Saturday, 31 October 2009

恰似你的溫柔.Starry Starry Night

看龍應台的書。如果三年是一個 generation,我和她差很多代,但她竟然寫到其中兩樣我的最愛。

又一次証明 genuine 的感動是沒有年代界限的,只是我們對同一樣事物的體會和產生共鳴的過程不一定一樣。

encountered 的是
蔡琴的歌和 Vincent van Gogh 的畫
encountered 的是
鄧麗君和 Don Mcclean 的歌

她感的是
恰似你的溫柔.星夜
我感的是
恰似你的溫柔.Vincent



source of 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WqhF6hRiiM

Related post: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uesday, 27 October 2009

邱禮濤

邱禮濤有新戲上,「同門」。不肯定會不會看,我不算是電影狂熱份子,也不算是他的 follower。但一直有留意他的出品。因為….

我們有一點相似。
我們都在理工唸過同一個學系。
我們都踏過那紅磚堡的樓梯。
我們都只唸了一年,沒有完成。
我們都受不了在醫院工作的折騰。
我們都沒法把面對死亡變成 routine
我們都珍惜那一年寶貴的經驗。
我們都聽過同樣的歌,做過相似的事。 

然而,我們又並不相似…….. 

我們活在不同的年代,受着不同文化的衝激。
他投入地反叛,我理智地反叛。
他離開為了尋找理想,我離開只為“出走”,逃離那個我不屬於它的世界,並沒有理想給我追尋。
他一早便做他想做的事,但我現在才開始。 

他可能想像不到,二十年前寫的書,今天竟被從書架拿了下來,翻看。


Related post:  
So Close Yet So Far Away
無仇不成...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Saturday, 24 October 2009

考樂理

1010日,陪兒子去考樂理,只得我和他,之後我要學書法,他進入試場後我便離開。考完由父親來接走。

離開時,在路上我不斷回想自己當年考同一個試的情形,基本上只得一片空白。 

只記得當時我已唸中學,父母對我考什麼試丶何時考丶去那裡考都一無所知。我和鋼琴老師商議好後,告訴他們,他們只知道考了對我好的話,就支持,包括考試費。 

那時候,父母對相對我們現在比較早“放手”,雖然很多事他們都想做多一點,知多一點,管多一點。但客觀環境不容許,因為根本無能為力,我唸的東西他們都不懂,是沒有選擇,管不了。 

然而,這並不一定是壞事,因為對我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得自己去尋找丶去發掘,那是一種經歷。 

剛才看着兒子走進試場,大部份的考生和他的年紀差不多,那些看上去是中學生的是少數,更完全沒有成年人。 

我考的時候,很多成年人。因為比我年長的人,大多數都是出來做事之後,自己負担才有機會發展自己的興趣。 

今時今日,相比起我小時候,他好像早了經歷得更多,早了知道得更多,但這是否就真的比我更加“幸福”?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Sunday, 18 October 2009

吵架

和父母吵架,吵吵吵,吵了幾十年,很傷感情,好唔開心。次次都一樣,事源都是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

為什麼大家總是看到對方的短處?從那時開始,我在他們眼中再沒有優點?只剩下缺點。 

為什麼那些傷害的說話,大家都不可以留起不說出來?我明白,他們都一把年紀,要改也改不了,那我自己呢?

噢!事實是,我也是一把年紀了。請別再叫我學別人,我是我自己。然後我在問,我是否同樣地對待自己的兒子?

我努力地在做一些事,一些我並不知道是什麼的事,總之是一些“應該”做的事。一些做“女兒”應該做的,一些做“母親”應該做的,一些……

但我做不到,至少我知道我做得不好,我一直只在做自己。

我做不到為了兒子而改變生活習慣,我做不到為了他而多做一些我不喜愛的活動。我做不到把兒子變成我生活的軸心。


我做不到,某程度上因為我不認同我應該這樣做,多過因為我真的辦不到。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不是為了他而活,亦不想他為我而活。

我一直在告訴他,請別為了我而去學去做他不喜歡的事,在他能力範圍可作决定的事,我不想管,而這個範圍隨着他長大,漸漸擴大。是的,我現在已經這樣教他,以後他不想我管,我是“自作自受”。

矛盾亦因此而產生。因為在我這樣教他的同時,我的行為又在不自覺地在支配着他。這亦是一直以來發生在我身上的現象。我努力地擺脫那支配,卻因此而製造更多的矛盾。

在家庭剛位上要担當的⻆色比工作難完成。想了很久(是很多年),估計因為工作無需投入大量情感,雖然也有甜酸苦辣,但對那些人你可以選擇在工作以外的關係。

兒子說了一件大家都不想承認的事,就是很多事都是遺傳下來的,一代一代的傳下去。大家都不想承認下一代的短處是自己的影子,雖然優點也是這樣,但從沒有人着眼看優點。為什麼?(這也是其中一項我在“努力”的環節,就是盡量 balance 讃美與批評)。

於是大家都努力地想“教”好大家,努力地想下一代不會犯同樣的錯,但愈是努力,結果愈是相反, Vicious Cycle 。

兒子只得十歲,他說出以上的觀察,其實幾驚人,這也引證了他的“遺傳論”,但我十歲時不是在想這些。而另一樣不得不承認的就是他已經開始長大。應該如何平��他的“自我”和來自我的“支配”?

P.S. 猶豫該不該 post 這個,因為涉及家事。但又想這些情形其實家家都可能發生,只是細節未必一樣,還是决定分享一吓。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uesday, 13 October 2009

「花嫁」

最近無論在路上(公共交通工具)丶看報章雜誌丶還是看電視,都看到不少關於這部電影的宣傳。

如果是年輕時的我,可能立刻去看,好感人嘛!女主角在年輕生命的最後一個月披上嫁衣,尋找到終極的幸福,多麼浪漫感人。

可惜的是,我天真不再,反而在想,男女主角既然原本已經同居,為何偏要等到看見生命盡頭時才去完成這…..這什麼?我不懂得形容,可能這是女主角的“心願”。
如果沒有絕症這催化劑,結局會是一樣麼?還是繼續同居,直至總有一天也是結婚生小孩?還是拖得久了,感情變淡,無言分手,連解釋也不用?
可能有人認為我沒有資格去評論,因為我沒看這電影,沒有見証過男女主角如何積極地共同面對患難,面對身邊反對的聲音……..但為何家人要反對?
只想說這是感覺,我的感覺。覺得那份只需一個月就完成兌現的承諾,真的有點不稀罕,不喜歡被施捨。
記得很久很久以前看「The Twilight Zone」,其中一集講述世界末日將至,一對男女鼓起勇氣承諾與對方一起,甘苦與共。他們恩愛地一起等待世紀末的來臨,很甜蜜。
終於,等到了,電台傳來的…….“竟然”是好消息,世界被救活了!沒有末日。
他倆沒有相擁,沒有喜極而泣。鏡頭停留在他們無奈地問那以後怎樣過的一幕。
陶傑最近引述英國思想家約翰遜的話,「當一個人知道兩星期後他會上絞刑台,他的思考就會高度集中了。」
對!「人之將死」,也許未必是「 其言也善」,可能只在想着或做着自己最想的事。
這約翰遜怎麼在三佰年前已經知道,倔強如我,在死前其實可能也只會想着最想要什麼丶最想做什麼丶最想誰知道……可能我也會覺得,管他是真還是施捨,被“寵死”總好過孤獨面對,至少不用帯着遺憾離去吧!
矛盾!!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Friday, 9 October 2009

秋日的回家路上



住了這裡超過十年,但走在這條這麼美麗的回家路上不夠兩年.因為…….

從前走路總是走得太快,從來都沒有時間慢下來看風景?

 從前眼睛總是只懂向前看,從來不會四處看看身其他的事物?
 從前總是事事講求效率,永遠只會在最近家門的巴士站下車,從來不願浪費時間走多一點?
 從前常常都太晚下班,搭的士回家總是車到門口,連走路的機會也沒有?
 要不是已經結了婚,也有資格成為敗犬,只是未必是女皇

然後,當我開始踏上這路上,發現原來...

 香港仍然有四季,春夏秋冬,走在路上的感覺也不一樣。
 走路慢一點,所有事都變得....美好一點。


P.S. Inspired by Long & Winding Road, The Beatles
 

Related post: 單車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