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November 2009

單車

自從兒子的英文老師搬了往一個比較遠的區分(仍然在我們同一個屋苑),每個星期六,我總會和他一起踏單車送他。其實他已經可以自己一個人前往,但我問過他,想自己去,還是我們帶他?他的答案是兩樣都想。

於是,我和他一起去,上完課他自己回來,反正我有其他事要做。我們都是兩個人一起去,一個人獨自回家。

回家時,我總會走那條比較長,但我們都認同是比較安全的路線。其實我自己一人,可以選較短那路線,但我想感受一下他會見到的…..什麼也好。

因為路是一樣,但心情和感受不一定,就像我每天走在那回家路上一般。

從炎夏的小背心丶短褲加太陽眼鏡,到秋涼的長褲外套,再到天冷時的厚外衣。

我們都是把整個人 expose 在環境中去完成這過程,這是駕車送他,或是一起乘車往目的地,沒法感受到的另一種親近。

兒子幾年前很愛這歌,甚至要鋼琴老師教他彈,我不知道他當時還那麼小感受到什麼,但自從他長大到自己有自己的單車,現在又不彈這歌了。

Source of picture: Bicycle at Lake Zurich

Related post: 
秋日的回家路上

夠不夠愛?
在月光下散步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Wednesday, 18 November 2009

高級阿四丶未來(野蠻)奶奶







已婚的 working ladies,話題會落在什麼身上?朋友談到她因為替老公和兒子傳話而“發癲”。

雖然“勞氣”,但她把過程形容得很有趣,我們一邊聽一邊笑,結論是他的老公是“老闆型”,而朋友就是高級袐書,直接點說其實是“阿四”,包辦了所有 administrative work,包括傳話。

另一個朋友說,他的另一半,剛好相反,是“懶理型”,什麼都沒所謂,只要煩不到他便可以了。但朋友的結果也是一樣,也是變成“高級阿四”。因為生活上有些事,無論你多沒所謂,也得要完成,例如孩子總要上學,找學校 etc 多沒所謂也好,總有很多 tedious work needs to be taken care of。

真是身同感受!

我們發現,無論另一半是什麼型號,最令我們不耐煩的是…

我們不想說的話,總要重覆千萬遍才像有人聽得到,而聽到後又要再重覆多千萬遍,才有行動。我們說得比較輕聲時,總是好像代表 we don’t mean it,每次都等到我們 “yell at them”時才像如夢初醒 !

相反地,我們不想聽的,又總是聽到幾千幾萬遍,就像周星馳的「西遊記」裡面的羅家瑛,在我們耳邊不停地吟。如果你們說的是情話,我們絕對樂意接收,就算真是幾千幾萬遍,我們都會好好保管。

要知道,我們都是 “action oriented”的人,可以自己做的,我們都不想勞煩你們。如果我們不答你們,please read between the lines (or read the silence in this case),就是你們可以自己做。

其實我們和你們一樣,工作之後也想有私人時間和興趣,可以有人代勞的,我們也想說“請勿騷擾”。

而且有些事情是不可“假手於人”的,例如和你自己的父母丶兄弟姊妹丶孩子丶朋友等溝通,這些就算我們不介意幫你們做,但建立了的關係最終屬於誰?

沒有孩子的朋友得意洋洋地說,她比我們煩少很多瑣碎事項。

老公是“懶理型”的說:「我們的都是兒子.....」,我接下去:「我們都是未來奶奶…」

P.S. 有緣看到這個 post 的老公們,也許這也是你們的感受,如果真的,很簡單,請坐言起行。

兒子們,要是你發現你不自覺地 take after your old man,請有心理凖備你母親將來是個如何的奶奶,還有你自己的婚姻生活又會是如何(assume 到時還有人選擇結婚)。


source of picture: Subway Scene Tokyo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hursday, 12 November 2009

親子 Competition



和比我年輕很多的朋友,不知怎地談到親子學習。他年紀輕,in theory 沒有什麼“心得”,因為他畢了業丶出來做事只是幾年,在家裡理應仍是個“全職”兒子。

談到他小時候,母親總會盡量抽時間和心機和他一起學習,我說真令人羨慕。但他的反應竟然是 “Bloody No,一點也沒有提高他學習的動力。

因為母親不但陪他一起學習,還和他一起參加考試,曾不止一次,成績都比他出色許多。漸漸地,這個 learning buddy 竟然成為了 fierce competitor,而這種感受比敗給同輩要難受得多。年紀小小,在面對“失敗”的同時,還要面對這種“人吃人”的殘酷現實。

這事令我想起多年前,另一個朋友,一出來做事便在母親開的公司做工,看上去令人羨慕不已。但她告訴我的也是完全相反,因為她母親也是個強者,走路永遠比她走得快,quota 永遠比她做得多,效率永遠比她高。

其實在畢業前我們也談過類似的問題,我們發現母親的強項都是我們的 weakness,這不一定在工作或學習上,可以只是生活上的小事。沒法子,因為我們無論怎樣努力,都不容易有什麼“突破”,有時候還可能因為對結果太着緊而犯下大意的錯誤。

今時今日,年輕朋友告訴我的,不就和我當時感受的同出一徹麼?  

他還提醒了我,其實孩子在年紀還小時,無可避免因為閱歷比我們少,對很多事物沒有成人那麼容易理解或掌握得凖確,比較容易犯下輕率的錯誤。

雖然大家長大了都明白,母親其實用心良苦,但我仍警惕自己,在參序孩子的活動時,小心別跌進那個 “身份陷阱”,千萬別為了証明自己是個“好母親”,而做出了 cross identity 的行為。

孩子想要的支持和鼓勵,可能只是陪在他身邊丶甚至是聽聽他訴說過程,已經足夠。

But still the same old thing, I’m still learning by trial and error.

P.S. 多謝這位朋友讓我 post 這個,也希望她母親已經知道,她的兒子其實很成熟。


Source of picture:  Kids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hursday, 5 November 2009

記憶法


我告訴朋友,我的記憶很奇怪,總是記着一些無聊的事,有些甚至瑣碎不堪,或是年代久遠,都可以把細節描述出來。 

剛巧記憶法近來大行其道,坊間流行着各式各樣丶大大小小的課程。朋友為了瞭解基本原理,去了幾個免費的宣傳 demo,最後選了一個最便宜的短期課程。 

OK! 原理非常簡單,離不開那些 “associate” or mind mapping 等的方法,只不過,最有效的是把想記的東西 associate with one or more of your five senses, seeing, hearing, touching, smelling, and tasting 

例如一課比較悶的課文,把它和一些喜愛的食物丶歌曲或形象化的 object 等連起來,就會容易記得。 

怪不得,我們忽然好像明白,為何我會記得她兩多年前在美麗華地庫那餐廳,告訴我的某一件事,某一句說話。 

但又不明為何我會記得,我們在太子附近的茶餐廳“傾計”至深夜,雖然談什麼已經全給忘掉。還有 …… 很久很久以前,星期六晨早一起逛花園街,但其實店鋪還未開門的那些日子。 

我們估計還有一個 sense,是這些課程沒有提及的,就是 feelingwhich is through your heart and soul, maybe channeled by all or part of the other five senses。抽象得多,亦難以形象化地說明怎樣應用,因為那其實是可能沒法解釋的。 

其實朋友不需要這些,她沒有孩子。雖然在唸 master,但未有科目要如此簡單複雜化地處理。

不過我們都 agree 我可以教我兒子,把這些他本能已經在做着的, apply by a more systematic and organized way

只不過我們亦 wonder,是否所有事情,都真的想如此 systematic丶機械式地丶有次序地 file and archive

P.S. 她還說,課程沒有 cover,但她問老師回憶是否真的可以刪除。答案是可以的,有心理學應用的方法,但最關鍵仍是當事人想怎樣,而不是用什麼方法。講了等於冇講,這個不用學啦!

之後和兒子談這個……..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Monday, 2 November 2009

秋冬換季,請勿大笑


別人說一葉知秋,我卻是一知秋。 

天氣忽然轉涼,第一件事應做什麼? 

上班時記緊帶jacket,又是整齊套裝出動的季節。夏季太熱,穿不了套裝;冬季穿套裝,又很難穿大褸。近年流行 smart casual,套裝雖然老土,但永遠是穩重又不需用腦之選。一年下來,總要找些機會給他們出出場。

原來穿什麼只是第 n 件事 

精神奕奕,大清早回到辦工室,同事 P 小姐給我看她新買的鏡子,她說是 good bargain,很便宜,又好用。 

嘩!嘩!嘩!真的好好用,是什麼設計?一拿起,很順手便可放到超近距離,雖然沒有放大的function,但臉上的所有細節都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眼旁和眼底的細紋,簡直好像雕刻了在臉上似的。

我連忙問  P小姐有什麼好的美容院可介紹給我(她是美容expert),她說:「間中去一次是沒有用的,還是回家勤力做水份面膜吧!(她知道我從來都沒有耐性上美容院。)」

我說:「Ok! Ok! 今晚開始天天做,直至天氣濕度穩定下來。」 

但我一面笑,一面繼續說:「說了這麼久,眼紋仍是那麼深,怎麼攪?」
P見我照完又照,說倒不如把鏡子送給我,她可另外再買一個。我說不必了,不想要這照妖鏡

比較人慈的同事提醒我,這是表情紋,像我們這些大情大性又易笑的人,除非改變性格,otherwise,眼紋不會走,只會愈來愈深。

噢!這提醒了我,自從十七歲開始便得面對這現實,只是從前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因為針還未拮到肉

木無表情返回自己坐位,照照自己的鏡子,眼紋真的淡了!! 

原來秋冬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換季,而是不准大笑!(如果我做得到的話!!!!!!!!)

比較實際,還是今晚開始,勤力敷面膜。 

P.S. 貼這個 post前剛完成“勤力”的第一步。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