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April 2010

天鵝與魔鬼

S:「看我家那湖裡的天鵝…」
朋友:「為何變了白色?」
S:「原來有八隻黑色,兩隻白色,不明為何黑多過白…」
朋友:「我比較喜歡白天鵝。」
S:「看,用 iPhone 拍也如此好看,用我那新相機一定更靚!妳快看…」
朋友:「我有別的要看…」
S:「用妳不夠一分鍾 … 也許很快便到妳踏上“洗錢”之路,嘻!嘻!」
朋友:「痴線 …」
S:「當初是妳“提醒”我景深分明的相特別好看,我以後影了全上載到 Picasa,每次都叫妳看!」
朋友:「我不看 …」
S:「哈哈!很快便到妳,橫豎妳那麼想拍兒子們 …」


快看:




仍是用“魔鬼朋友”的 zoom lens 加了新買的機身,不用手動對焦。天氣好,無需用腦!

Related post:

Wednesday, 28 April 2010

流動

原來不知不覺間,我已變成 am730 fans ,昨天看施先生寫關於社會流動(今天他繼續寫),基本上認同他的看法,但有一兩點“small thoughts”他沒提到。我和他一樣,沒有實際數據,也是從我認識的層面觀察到的。

他提到“據一些在大學任教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的學生大部份來自社會的基層,並非只局限於富裕階層”。我相信這是事實,因為

最頂尖的尖子中的尖子(Cream of the Crop),不論家庭環境如何,都去了世界最頂尖的學府(無分國界,最重要是那學府的專長是否他們的本科),這些人唸書不用錢,因為有獎學金。

成績不俗丶家境又不俗的,去了不俗的世界性學府。

成續不俗,家境一般但仍能負擔得起的;或是成續一般,但家境不俗的,也是去了外國,只是去了一般的學府。

在我或比我更早的年代,家境不好,不論成績,只要你有一顆夠“野性”的心,儲足了買機票的錢,之後的生活,到了“那邊”自然有辦法。

於是,留下來的,大部份都是相對比較基層的人,雖然有部份以上說的會留下,但一定不會霸佔所有學位。

攪什麼形容得好像很悲哀,留在港唸大學的好像是只能“默默承受”別人留下不要的?

我又不是這樣想,因為人棄我取不一定是壞事,而且“走了”那些有的其實是沒資格在本地升學的!只是大家在用不同的方式尋找不同的“流動”方向。至少在我那時,要不是環境比我好的人都用其他方式“流走”了,以我平平偏向差的成績,我真能踏上大專(理工當時不是大學)之路麼?雖然之後基於不同的原因,我也“走”了,去尋找另一種“流動”!

到了今時今日,向“外”流是否仍然可助你向“上”流,不敢下定論,世界改變太快丶變數太多,也許到了M唸大學那時,向“內”或向“北”流,才能流到好方向

但誰能告訴我,那一方是“好”方向!?在看此部落格的朋友中有沒有風水大師?

P.S. 都說我是愛寫近乎成痴!一個“小想法”已經如此長編大論!其他的 有機緣再續再貼。

Related post:

Tuesday, 27 April 2010

最寂寞的病 …

為何我會覺得那標題吸引?「鬱」和「躁」明明是很“負”能量的,但“開花”這動作,又很“正”,某程度互相矛盾

從小到大,無論在不現實的世界還是在真實世界裡,我總是追隨丶喜歡甚至愛上有憂鬱傾向甚至是病的人。從我只追隨張國榮和陳百強就可知一丶二(請看:註)。而最奇怪的是,大部份人眼中看到的都是那個“開朗”又充滿“正能量” 丶和“憂鬱”格格不入的我 !這和那水晶能量論有沒有一點點關係呢?隔着空,能量到底怎樣傳達或感染的?歌者靠歌聲,普通人又靠什麼?

曾經甚至是現在,我都懷疑自己有憂鬱傾向,就算是和我識於微時的好友也可能不信,直至最近看了我寫的其他,才略窺到一點!

我繼續看那文章,做了附註在那文章末端的快速測試,又到他介紹的網站搜集資料,終於發現

我也有這個世上最寂寞的病,只是我不至於憂鬱,而是

原來愛想成狂丶愛寫近乎成痴,也是一種“病徵”,我猜那是從寂寞的十七歲開始灌溉出來的「輕鬱」!

到底,它壓抑了什麼?


太陽花 主唱:陳百強
作曲:陳百強 填詞:鄭國江
大碟:有了你 年份:1981


上一章:「鬱躁開花」
其他相關文章:
生死結
流動
Remember Me

註:也許你會說,他們是眾人的超級偶像,莫非他們的“粉絲”全都是只愛憂鬱的人?別人的事我不知道耶,我只知到自己感應到的!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Monday, 26 April 2010

「鬱躁開花」


看了這個標題「鬱躁開花」,被它深深吸引,又「鬱」又「躁」經過灌溉後,如果最後能夠開花,那一定很漂亮又吸引,我竟然 ... 還覺得也許是另一種詩意是否真的“有病”?

折錄自原文:

Quote
「憂鬱」這個修辭涵蓋很多範疇

它壓抑了溝通。憂鬱症之所以又稱為「最寂寞的病」

. . . . . . . . . . . . . . . . . . . .

鬱躁天才
有人會購物、暴食,亦可以拚命寫作、創作。一次兩次無數次,輕鬱的戀人的文筆總是非常流暢,因為寫作作為「字療」,紓解了愛情所帶來的不安。

不如乾脆承認,疾病和創作是同一動力來源。無論在文學、美術和音樂的領域中,許許多多的偉大創作者原本就是個病人——沒有病,生命沒有思考;生命就沒有思考,就沒有反省;沒有反省,沒有修正和痊愈,生命也不會健全

或許,疾病常常為生命帶來了感悟,七情六慾的七情,包括喜、怒、憂、思、悲、恐、驚,全部在疾病裡頭翻來翻去。

至於「輕鬱」,書寫本身往往成為一種抵抗情緒低落的方式,透過寫作得到一種緩和,例如愛情遺落,就特別有想寫點東西的衝動。它阻止自己被否定,甚至以寫作證明自己存在而拒絕繼續沉淪下去。而在憂鬱情緒下寫出來的東西,每每都較有感染力。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鬱躁開花到鬱躁達人

因為「鬱躁」的污名,使鬱躁中人有時不得不蒙混偽裝「正常」、「開朗」、「正能量」。因而經常面對活出真實的自我考驗,因此對人性和社會的控制的實相,有更多的洞悉和洞見。

. . . . . . . . . . . . . . . . . . . . .

鬱躁已成了這個時代的體溫。當中有鬱躁病人,亦有鬱噪中人。我們已經無法一刀切地將「鬱躁」視為一個實體,而務須看具體情況來作倫理分析。

Unquote

文:邵家臻,於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任教,在香港各媒體任性。努力寫字和學習講話。


下一節: 最寂寞的病


其他相關文章:
「輕鬱」之樂...無病呻吟

原文請查看am730 印刷版第22
26 April, 2010.

網上版(如未能直接連結到原文,請選擇 “am 特寫 Feature”,再選「鬱躁開花」)
http://www.am730.com.hk/old_issues_details.asp?id=20100426&sec=headline&nid=0

Sunday, 25 April 2010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細節裡的魔鬼

新聞不時也會報導關於醫療失誤的事件,其實任何程序,無論和醫療有關與否,就算是全自動(highly automated,甚至是 straight through process “STP”),一定有可能出錯,如果由人來執行的就更加了。只不過,醫療失誤往往人命尤關,而且關乎“公眾利益”,很多時會給報導出來。

當我說“一定有可能出錯”,並不是要為誰找藉口,開脫些什麼,更不是鼓勵犯錯或不小心處事。

只知道,就算已有既定程序,執行時,每一個細節都存在着不同的變數,有些更可能是前所未見丶之前無法預計的。就算是“最好”的程序,也會如此,因為就算它在設計之時,在當時是“最好”,但隨着環境丶科技丶要求等等等等各式各樣的因數改變,不再是最好,甚至可能不再適用。

然而,撇除以上的因素,還有一個最大的變數,就是“人”。由於人而產生的變數,往往是最不能預計的。而且,大多數情形之下,執行程序的人是從沒參與過程序設計,有時候更有可能是經驗不足的人員,並不明白那些看似簡單丶又不重要的程序,原來就是致命的魔鬼 “devil”,亦可能因為人手不足丶時間緊迫等等而忽略了。反過來說,有時候也可因為設計那些人並不明白實際運作環境,設計了不設實際的步驟。

設計程序本身是一個理性又講求邏輯的程序,然而如何能做好設計與執行者之間的互動和溝通,卻是一門高深的藝術!

以上所說的,都基於一個重要的假設,就是設計的和執行的人,都有盡心盡力去做。事情一旦發生了,已是無法改變的現實,如果當初其實沒有盡心,“魔鬼”原來不是那些細節,而是自己,除了苦害了別人,過得了自己“良心”那一關麼?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Saturday, 24 April 2010

約會

S: 「今天我沒有課要上。」
M: 「妳沒約人麼?」
S: 「沒有啊!你會約我麼?」
M: 「也好
S: 「天氣很好,找些戶外活動
M: 「有什麼好呢?」
S: 「但你要上英文班 … hmm,你上完課之後,我去找你,一同去“踩單車”後才回來好不好?」
M: 「好呀!」
S: 「除了“帶”你去上課,我們好像很久沒有一起“踩單車”了!」
M: 「是的
S: 「我明天下午打網球,你來不來?」
M: 「先看我早上要不要練習,最近很多時早上都下雨。」
S: 「也好,早上丶下午都打會很累,那明天你看看怎樣再約我 ….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Thursday, 22 April 2010

$54 和三張船票

一個年青人因為連“開餐”的錢也不夠,騙了天星碼頭五十四元和三張船票,被判八十小時社會服務令。

無言!

曾經也有過被社會認為前途不錯的工作,“沙士”之後沒法再找到合適的工作 這種故事是否似曾相識?

新聞說那人最終放下“執着”,找了一份他原本覺得和他身份不太合襯的工作

如果你身邊也有相似的人物或經歷,請支持他!

“Life is full of ups and downs”

過了這個深谷,會見到什麼?雖然沒人能預知,但沒有攀過,永遠不會知!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Wednesday, 21 April 2010

最低的上限

從一個普通人或門外漢(layman)的度去理解:

“最低”,英文我會理解成 “at least”,即是至少,在它下面或底下沒有其他東西或數值。

“上限”,英文我會理解成 “cap”,即是最多或最高,不能超越的,但它下面或底下是可以有其他東西或數值的。

這兩個理應是矛盾的形容詞,今早出現在報章頭版,還被連在一起,大清早看到,我還以為自己仍在夢遊!

看過內容,原來如此!只是告訴我,作為一個普通人或門外漢,千萬別妄想做議員 我的小想法,真真難登“大雅之堂”!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Tuesday, 20 April 2010

請別藏在心底

有些說話,總得放在心底...

雖然我們可以口事心非,或故意隱瞞一些事情,無論語言有多利害,它都敵不過你自己的感覺,一些放在自己心底的情感,一些跟自己喜歡的人眼神軌道上相遇的感覺,無論你騙得了誰,你也清清楚楚的聽得到,那句放在你心底,那絕對只有你自己聽得到的說話。

如果我找對了位置對號入座,我想告訴你,我也聽得到。為了不想你患上幻聽又或是憂鬱症,請別把話埋藏在心底,尤其是那些動聽的說話,甚至是以為是傷痛的故事,其實我很想聽,因為那也許是我死前最想聽的(多過那些什麼死前必看的一佰部電影),又或是你死前最想說的!

如果真的不好說出口,請你(和 Mr.)繼續寫(和唱)

願有天我們坐下來, 好好的聊個痛快, 你說好不好 ?

 OK! 當然好,如果有這樣的一天






Inspired by 有些說話,總得放在心底, MJ of Mr. @ 最是凡人

P.S. 
灰色的段落是從 MJ 的網誌直接轉貼的。


相關文章:
「輕鬱」之樂...無病呻吟
不經意
Remember Me

另,一邊寫/貼這個,一邊聽着以下這個美妙的旋律,多謝在 facebook 分享這個的朋友。

Camera’s Impulsiveness

朋友知道我買了新相機,雖然遠隔重洋,仍然關心一番,問我買之前為何不詢問他的意見,見他這麼熱心(其實他從小到大都是超級八公),我“詳盡”地解釋了為何選那個在他心目中是 “stuck in the middle”又已經 “out out 的型號哈哈!他如何想其實是我自己猜的,他沒機會在此抗辯!

“解釋”完後,我發現一個連我自己也覺得很好笑的現象,就是在我例出的大大小小原因當中,買相機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即是相機技術性的 specifications,完全不在我考慮之例(雖然有人看過合不合我的要求)!!!

我第一句告訴朋友的,是我是那型號的 “niche market” ,管它是不是?我買了就變成“是”!接下來的是

是否在我可以負荷的重量丶是否可以“全自動”(不用我用腦)和將來加裝也是“全自動”的配件丶有沒有朋友可以借配件給我丶拿起來似不似拿着“相機”丶如果不能像咭片機般携帶應如何等等等等,當然還有我的錢包是否負荷得來,相約的價錢可以買到些什麼(不一定是相機),但大部份都是一些與買相機無直接的原因!偏偏生產商又出,我又會去買的

這些看似膚淺的理由,也許其實是打開“中女市場”(甚至是“女性市場”)的 key success factors!因為我們大部份都 impulsive,買相機其實和買衫丶買鞋丶買禮物丶買飾物丶或是其他消耗品,甚至是想和誰或誰做朋友丶交往(註:朋友不是“消耗品”,也有這可能性!),“鍾意”才是第一個因素,從來沒有對錯,更沒有絕對

然而,如果有女性認真地告訴你,她很認真地想學習那些技術,這勿“拆穿”她,至少她對你(表現得)很認真!!!!!

P.S. 雖然挕揄朋友是“xxxx”,其實很多謝他正在努力地替我尋找另一件玩具!


上一章:中女不能承受的.重!


Related post:
Impulsive Buying
唔 iPhone 又 iPad

Monday, 19 April 2010

Edelweiss

從來不知這首如此悅耳的歌曲是來自「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的。小時候不知在那裡(也許是在親戚家),聽過那幾首聽不明白英文歌詞的歌之後,很想看這電影。

無奈父母不懂,加上當時看電影算得上是奢侈品,從沒機會看過。長大後雖然從不同的版本或媒體可以看到,但熱情已不復當年!

今天因為M要做功課,和他一起去看那舞台劇,原本因為那是改編了做粵語版本(我從來不太喜歡本地的改編/配音方法),又只懷着“交功課”的心情,完全沒有期望。

怎知,看完之後,只有兩個字“好看”!悅耳的歌聲,動人的故事,無分年齡,同樣動容。

無獨有偶,我們同樣最喜歡這一首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Saturday, 17 April 2010

「玉樹」不臨風


一場地震,青海的玉樹懸,慘變廢都,從此不再“臨風”

看相關新聞時
M:「你看青海的東南面
S:「怎麼了?」
M:「是四川,那次 512 大地震的地方。」
S:「原來就在同一帶!?逃不了!」



世事滄桑
任憑它原來是多玉樹臨風
天意難違 ….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Friday, 16 April 2010

唔重又重 … 黑天鵝

又是如此朋友發現我拿了舊相機出來,借了她那個“還可以”的 zoom lens 給我,試試是相機型號太基本還是過時這個朋友是我口中的“魔鬼”,因為她最懂得教我丶又最喜歡看着我“洗錢”!!還沾沾自喜!

其實,一想到要“用腦”丶又要“負重”才學得懂和影得到漂亮的照片,就覺得太辛苦,何苦?

然而,上星期天,天氣太好,想起我屋苑那些黑天鵝,太漂亮,於是















Sigh!可想而知啦 … 如此“有要求”,怎會就此滿意?


Related post:
中女不能承受的.重!
時日無多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Thursday, 15 April 2010

Walking under the Moonlight

M: Walking under the moonlight with mum…
S: And then?」
M: Can’t remember that much, our teacher doesn’t require us to do so!」
S: I guess it’s not that difficult …
M: My teacher also mentioned…
S: What’s up …?」
M: Children at my age usually take for granted parents are always around.  But indeed some peoples do not have father or mother, and some even don’t have both of them …
S: Did your teacher mention about the reasons, such as due to illness, accident or divorce etc?
M: Nope!…
S: What subject is that?」
M: Chinese …

……..

S: The weather is getting better lately.  Let’s go for a walk after dinner, but you always stick to the soap opera …

Original post in Chinese:
在月光下散步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mysmallthoughts 2009 to 2010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