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April 2010

「鬱躁開花」


看了這個標題「鬱躁開花」,被它深深吸引,又「鬱」又「躁」經過灌溉後,如果最後能夠開花,那一定很漂亮又吸引,我竟然 ... 還覺得也許是另一種詩意是否真的“有病”?

折錄自原文:

Quote
「憂鬱」這個修辭涵蓋很多範疇

它壓抑了溝通。憂鬱症之所以又稱為「最寂寞的病」

. . . . . . . . . . . . . . . . . . . .

鬱躁天才
有人會購物、暴食,亦可以拚命寫作、創作。一次兩次無數次,輕鬱的戀人的文筆總是非常流暢,因為寫作作為「字療」,紓解了愛情所帶來的不安。

不如乾脆承認,疾病和創作是同一動力來源。無論在文學、美術和音樂的領域中,許許多多的偉大創作者原本就是個病人——沒有病,生命沒有思考;生命就沒有思考,就沒有反省;沒有反省,沒有修正和痊愈,生命也不會健全

或許,疾病常常為生命帶來了感悟,七情六慾的七情,包括喜、怒、憂、思、悲、恐、驚,全部在疾病裡頭翻來翻去。

至於「輕鬱」,書寫本身往往成為一種抵抗情緒低落的方式,透過寫作得到一種緩和,例如愛情遺落,就特別有想寫點東西的衝動。它阻止自己被否定,甚至以寫作證明自己存在而拒絕繼續沉淪下去。而在憂鬱情緒下寫出來的東西,每每都較有感染力。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鬱躁開花到鬱躁達人

因為「鬱躁」的污名,使鬱躁中人有時不得不蒙混偽裝「正常」、「開朗」、「正能量」。因而經常面對活出真實的自我考驗,因此對人性和社會的控制的實相,有更多的洞悉和洞見。

. . . . . . . . . . . . . . . . . . . . .

鬱躁已成了這個時代的體溫。當中有鬱躁病人,亦有鬱噪中人。我們已經無法一刀切地將「鬱躁」視為一個實體,而務須看具體情況來作倫理分析。

Unquote

文:邵家臻,於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任教,在香港各媒體任性。努力寫字和學習講話。


下一節: 最寂寞的病


其他相關文章:
「輕鬱」之樂...無病呻吟

原文請查看am730 印刷版第22
26 April, 2010.

網上版(如未能直接連結到原文,請選擇 “am 特寫 Feature”,再選「鬱躁開花」)
http://www.am730.com.hk/old_issues_details.asp?id=20100426&sec=headline&nid=0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