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June 2010

片段.一㩒制

時間:1989年
地點:尖沙咀,某店舖㕑窗前

朋友: 你估呢個係乜嘢?
S:  唔知呢!幾得意
朋友: 可能係未來嘅相機。
S:  係喎,你估第日會唔會唔駛用菲林?
朋友: 可能 ga
S:  最好發明啲可以“一㩒制”就可以將唔想要的相“洗”晒
朋友: 例如
S:  

2010年,今時今日,我們所有的照片丶影片也可以“一㩒制”就給刪除,硬碟裡愈存愈多,腦裡丶心裡記得的卻愈來愈少。

要記得的,縱使沒有“痕跡”,是否就真的從此給“刪除”?給“保留”的,又記得多少?

那時什麼也沒有,以上的情景和對話甚至沒被用文字記錄過,雖然不能形象化地把我和朋友看到那“物體”複印出來,但時間丶地點丶情景甚至是對話,今時今日依然活像電影畫面,清晰地在腦內重播

P.S. 但如果沒有高科技,又留不住永恆的 Leslie …


片段,作曲: Bertie Higgins,填詞:張國榮

Monday, 28 June 2010

風中的煙花


那天晚上在 Disneyland,看煙花時天氣很好,風勢都更好,看得很清楚,但一面看,怪怪的,怎麼圓拱形並不圓丶X(是 “cross”)形又是怪怪的不對稱丶直線上到半空變歪了

原來,就是那陣風!

風把煙驅散,使我看得清楚,卻把原形扭曲了。然而,沒有風,煙不散,又難以把美麗的煙花看清

Sunday, 27 June 2010

Tough Decision (轉貼)

這是在踏入2010年前我收到最有意思的禮物,當時只轉寄了給我最好的朋友。有意思,在這裡分享


Insight into Decision Making - Good One:


A group of children were playing near two railway tracks, one still in use while the other disused.  Only one child played on the disused track, the  rest on the operational track.

The train is coming, and you are just beside the track interchange.  You can make the train change its course to the disused track and save most of the kids.  However, that would also mean the lone child playing by the disused track would be sacrificed.  Or would you rather let the train go its way?    

Let's take a pause to think what kind of decision we could make...

Scroll down  






Most people might choose to divert the course of the train, and sacrifice only one child.  You might think the same way, I guess.

Exactly, to save most of the children at the expense of only one child was rational decision most people would make, morally and emotionally.  But, have you ever thought that the child choosing to play on the disused track had in fact made the right decision to play at a safe place?  Nevertheless, he had to be sacrificed because of his ignorant friends who chose to play where the danger was.

This kind of dilemma happens around us everyday.  In the office, community, in politics and especially in a democratic society, the minority is often sacrificed for the interest of the majority, no matter how foolish or ignorant the majority are, and how farsighted and knowledgeable the minority are. The child who chose not to play with the rest on the operational track was sidelined.  And in the case he was sacrificed, no one would shed a tear for him.

The great critic Leo Velski Julian who told the story said he would not try to change the course of the train because he believed that the kids playing on the operational track should have known very well that track was still in use,  and that they should have run away if they heard the train's sirens..

If the train was diverted, that lone child would definitely die because he never thought the train could come over to that track!  Moreover, that track was not in use probably because it was not safe.  If the train was diverted to the track, we could put the lives of all passengers on board at stake!  And in your attempt to save a few kids by sacrificing one child, you might end up sacrificing hundreds of people to save these few kids.

While we are all aware that life is full of tough decisions that need to be made, we may not realize that hasty decisions may not always be the right one.

'Remember that what's right isn't always popular... and what's popular isn't always right.'  

Everybody makes mistakes; that's why they put erasers on pencils.

Saturday, 26 June 2010

𡃁模,請勿佔我便宜!

對於𡃁模,我沒太大的感覺,畢竟我不是男人,也算不上反感,雖然甚至認為“捧紅”她們的 marketing strategy 頗成功,但她們“殺入”書展,我又沒什麼好感,因為她們確實是在佔書展的“便宜”。

先別談那些道德大道理或 cheap cheap丶低俗與否,從純商業⻆度看,“𡃁模”本身是百份百商品,而這種商品和書展的目標不盡相符,單是從這個⻆度,如果我是貿發局已經有足夠理由拒絕她們“同場加映”。

既然是百份百商品,要做宣傳的話,那有道理不用付出?我不肯定攪簽名會用不用付出比單是展覽書本的 booth更多租金,就算有付多一點點,那又如何?那些簽名會,確實霸佔了其他參與者和有關讀者的空間丶資源和影響他們享受自己喜愛的東西的自由,還 ride on 書展經營了這些年來的 goodwill,就算是付出多一倍租金,對她們來說,仍是個非常 cost effective的安排耶!

貿發局用的是公帑,間接“補貼”𡃁模的宣傳活動相等於把納稅人的錢“袋進她們的袋”

𡃁模用她們的方法掙錢,我沒意見,但請別佔我的便宜,如果我對妳們有興趣,我自會掏腰包,不用“假手於人”!

Friday, 25 June 2010

雨絲·情愁

今天早上,滂沱大雨中,從中區郵政總局步往交易廣場時,看着那無力的小雨點,在狂風的舞動下,散亂地落在大廈外牆,然後又無奈瀉下、消失

忽然明白,為何雖然我在學影相,但始終不想“用腦”去影

我想照片替我表達的是感覺,是那些沒法解釋、不可理喻的感覺。

然而,要通過一幅照片反映那一剎的虛無飄渺,卻先要理性地計算那些 parameters,例如光圈、快門丶感光度什麼什麼的

這並不合乎我的邏輯,因為太像工作,就像在設計新系統丶新平台時,總要盡量把可以控制的糸數調校至最理想的水平,還要平衡各種互有矛盾的因素等等

凡是經過理性的計算或過濾的,最原始那激情和感受,如何能不被扭曲,又能剩下多少?

作詞:向雪懷 作曲:五輪真弓

Thursday, 24 June 2010

Groupthink

近日不少討論圍繞,由民主黨提議,關於2012如何選舉那五席從區議員提名的立法會議。看見那百花齊放的意見和行為,我想起這個從唸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學來的概念“Groupthink(群體思維)。

要在一個群體中,不被 Groupthink 掩沒,能夠力排眾議,堅持己見得來又不會變成攻擊別人,有多少人能做得到?

對錯,只能讓時間和歷史替你做定論,當下能做的 就是做自己做得到的!

Tuesday, 22 June 2010

史上最XY交叉的足球節目


到底發生甚麼事?

沒有世界杯轉播權那“求其是但”電視台,每晚總集合一群人在做

“世.界.杯.節.目”!?

球迷不會看,如我這般的非球迷更不會看,但卻霸佔着大家也有份的大氣電波,真的差點令我要在這品味網誌破“界”(情急到忘了怎樣寫!)

想.講.粗.口!

XYZ$#@﹪)(*﹠↑﹪↑<?「。。。。。。。。。。。

註:題目的“XY交叉”原意並不是粗口,但歡迎讀者發揮自己的創意,自行“填充”

Sunday, 20 June 2010

結婚筆數幾時清?

每次看那些什麼「XX咭數一筆清」丶「情X義」等等等等的財務廣告,我都頗為反感,特別因為家裡有正要學習理財的一代,而那些廣告大部份宣傳借錢用在消費品上,這個真的Sigh!!

忽然想起朋友告訴我,他工作的環境裡,絕大部份是男性,發現比我們年輕的,不少已經離婚,都是結了婚不過幾年,便離異。而最嚇人的是,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欠了一身債,不是情債,是真金白銀的錢債,而債都落在男方身上。當中大部份的原因都是結婚時買了或搞了超越能力負擔得來的樓或婚禮,要注意,是“超.越.自.己.能.力.負.擔”的!

真不明白,結婚到底是為了和對方一起,還是為了那個婚禮?住在那裡?我知道寫這個也許得罪不少港女或公主,尤其是現在個個嬌生慣養。有人也許會想,我已擁有,“風涼話”當然易說

那我只能說,我絕對有資格說這個,因為我雖然不富有,但也嬌生慣養,我結婚時雖然有擺酒(如果真由我自己話事的話,這個也省卻),但我沒拍婚紗照,沒去渡蜜月,婚禮拍照和 video 的都是朋友(而且真的是友情客串,沒法子,我人緣好!真的好多謝他們)。雖然因為那期間很窮,出來做事幾年遇上金融風暴!但只覺得在一起是兩個人的決定,想不想一起生活,真的只為了那一張紙麼?(嘻嘻!一點點喇,因為有了這個,在必要時,搞膳養費比較簡單耶!!)

還有那些婚紗照,特別是那些在影樓拍下,千篇一律的老土硬照,我和同年代又已婚的女性朋友談起時,真的“十個着咗九個”也說沒有勇氣再看!還要找地方放,另一半又沒有興趣去理云云。當然了,我真懷疑男人要不是為了取悅身邊人的話,到底有多少個會享受影這些?噢!新生代還要煩惱一旦離婚如何處理!我聽說過最誇張的例子是,我朋友家裡存放着她朋友的婚紗照 分手時雙方都不願要!何苦!!??

嘩!再寫下去,也許認識我的男性朋友都後悔“放過”了我!

但認真的,我對別人打做夢想婚禮丶建立自己的 dream home從不反感,很多時還興致勃勃聽別人分享或交換意見,皆因“洗錢”方法人人不同,最重要是自己能力負擔得來就可以了。

不知我循這方向教M,他以後會不會很難才覓到他的有心人呢?

Money Money Money, ABBA

Saturday, 19 June 2010

天使之後…

昨晚寫完問路天使論,開完玩笑,想起近日讀到 am730中史提拉寫的「見工二三事」,今天那篇真叫有機會做請人那個些哭笑不得!以後有“茶飯”或“茶禮”真要小心篩選,好讓不用“背脊骨落”!

話說回去,她之前寫給正在或計劃找工作的年輕人的忠告,和選人問路的“條件”,真有異曲同工之妙,試想想,街上滿是人,在你又心急丶又趕時間丶又沒多少時間去精挑當細選的情形下,你第一眼會看什麼?

外表耶!

這個看似膚淺的方法,無可否認真的最直接,試想想,你會看上一個沒精打彩還是精神煥發的人?會看上垂頭喪氣還是充滿自信的人?穿戴整齊(都是那句,不等於名牌)還是不修邊幅?

有朋友曾不屑地說,(given CV 及履歷都可以過關)單看見工那短短的時間,可以很假,難下定論。我曾經也同意,但想清楚後反問,那有什麼更好的方法?語塞!

只覺得,就是因為那時間很短,如果也不肯費一點點的力氣去把他演好,好好把握那“戲份”,無論你如何“真”,我也一樣不會請!人人皆懂的事實,每個人担當着太多不同的色,帶着無數個不同的面具,你來做工,實情是我也來做工,首要是先「做好你份工」( 請看:註),至於工作以外,是後話,成為合拍的工作伙伴最好,變成朋友更好。

這一切都是需要經營的,雖然不能太刻意,而“天使”只是個開始,但願你也曾遇上你的

註:原來我有一樣認同 Donald!還是認同周星馳?他在「喜劇之王」就在拍這個!

也是天使: 中學生應如何談戀愛

Friday, 18 June 2010

信不信由你…天使下凡

我的樣子,雖非天仙下凡,但算得上娟好,只不過在沉思、“有火”或在趕時間時(我在路上走着時,沒多少次是不趕時間的),那副“不要惹我”的樣子應該不太友善,至少這是我的想法。

然而,傍人看到的似乎又不太一樣,皆因常常被人纏着問路,多得真可用“無數次”來形容,每每身傍都似乎應有更好的目標,而更甚的是很多次我不但走得很快、而且是明顯地是帶着 earphone 聽著音樂的,但就不知為何他們都翩翩選中我...

今天又是如此,在繁忙的尖東站往尖沙咀站的行人輸送帶上,我邊聽着音樂邊趕路(約了小S時間快到,而且她已到達), 四面都有其他人,忽然一把甜美的聲音在問「請問到 I square 應走那一個出口?」我看看她,看似是本地人,很年輕,我表情示意是問我麼?她正在等我回答

「哦,我不大清楚,但這方向應該是對的」我只用過那出口一次耶,所以只知道方向。沒有再對話,大家一起走着,然後,不消一會,看見那出口,我指着那邊告訴她,她帶着愉快的䉠笑道謝後,轉身便離開。我的心情也愉快起來

哈哈!有時候真有點懷疑我不是天仙,而是...天使下凡喔!

男仕們如想試試相同的“艷遇”,不防多到尖沙咀丶銅鑼灣和中環走走,但得有心理準備,問路的有男有女丶有老有嫩,近年內地的自遊行多了,但要問路的多是一家大小或上了年紀的(也許只想 shopping 的美女目標清晰,不需要問),也曾遇過台灣人丶西方人包括英語不太靈光的歐洲人丶但最經典的莫過於來自泰國的人妖!


註:相片是S在澳門拍的。


下一節: 不由我不信...天使下凡

Wednesday, 16 June 2010

雨中送飯


端午節
天氣:陰晴不定

早上出門時,天色還可以,一路上,時晴時陰,過雲雨一時下得很兇,不消幾分鐘又可以完全停止,像個情緒飄忽不定丶愛哭又愛笑的少女;和上次風和日麗,像去旅行一般的天氣比較,是兩個極端,然而這無損我們去送飯的心情。

飯,不可能因天氣不好就不吃耶!何況在如此的天氣,知道義工仍然風雨不改堅持完成任務,對於獨居的長者們,也許比那口飯更重要。

雖然自命有性格,但絕不敢把自己抬上去道德高地,說什麼不計回報云云。雖然表面看來我們沒有金錢和物質的回報,但那種難以用筆墨形容的良好感覺,是實實在在存在而又感得到的,更重要的是,因為從中有的互動和交流,是捐獻金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

很老土,但還是那一句,施比受更有福,快樂,因為我有這種幸福!還有那份無價的身教,在今天晚上我和M的閒話家常中,我知道,這就是最大的回報!

再一次,唔生又生原來着實是另一種幸福  




伸延閱讀:義工送飯的幕後功臣

Tuesday, 15 June 2010

摘星

M 設計了新棋盤

M: 「妳想用什麼顏色的棋子?我用藍色。」
S: Hmm… 還沒想好。」
M: 「那每人先拿一份啤牌”…
S: (嚇了一跳的樣子) 「為何要用牌,不是玩棋麼?」
M: 「那是用來代替骰子的,我用葵扇
S: 「那我就用紅心吧!」
M: 「開始時每人有二十元。」
S: 「為何要錢?」
M: 「用來在 Item Shop 買東西錢都是假的,記錄在這 record card
S: Oh No!又是那些 items …?」
M: 「是啊!你先打骰拿一隻牌」(鬼臉一個)
S: 「噢!是9,很好耶!你替我吧,這棋盤太複雜了。」(最大是10)
M: OK!1丶2丶3,是分叉路,你想走那一邊?」
S: 「有什麼選擇?還有,終點在那裡?」
M: 「沒有終點的,玩十個 turns …  你現在有三條線可選
S: 「十個 turns上面那路線試試」(無言以對…)
M: 「4丶5丶6,到了 Item Shop,你想買什麼?有這些 ….」(一共十個選擇,S差點兒暈了!)
S: 「買了我那裡再來錢?」
M: 「噢!我沒告訴妳麼?停在藍色上加三丶停在
S: 「那麼複雜,我建議你先寫下來
M: 「都寫了,就在這裡」(指着棋盤右上
S: 「很複雜耶!我想要一個電腦版本,你現在先去寫,然後讓我 study 一下我才懂得玩
M: 「我們現在先玩一次啦!!好不好?我替妳控制棋子 loh … 妳到底買什麼?」
S: 「好了好了,買什麼就試試這個 “Big dice times 3” … Wow,那麼貴,16元,我只得二十元!」
M: 「但妳現在停在藍色上,加回三元即是還有七元。」
S: … OkayYour turn now,我都是先去拿電腦,開始記錄你的金句”…」(S一邊走開)
M: 「Oh!我打了10 Snag bag… 哈哈!
S: 這次我想用 “Big dice times 3”,怎麼用?」
M: 「在這裡每一份抽一隻。」
S: 「不是乘3麼?」
M: 「每份都只有6至9
S: Okay!是9丶噢!又是9
M: 「如果3個都一樣,加三十元的
S: 「是麼?你之前沒說過 … Anyway,哈哈,又是9,加了三十元,有什麼好嘢可買?」
M: 「星星,是最貴的!」
S: Wow!星星也有得買?真好,我就買這個!但有什麼用?」
M: 「買了妳變成排第一,就算我的分數(即錢的數目)和妳一樣。」
S: 「會被偷去的麼?」(因為 Item Shop 有一個工具是可用來偷別人的工具的!都說很複雜的啦!)
M: 「不會,星星一旦是妳的不會被偷,都是妳的了
S: 「那就一定要買了,就要星星一個

玩下去結果,在M的幫助下,S也完成了十個 rounds,還勝了,因為M買不到星星

M: Hmm… 這個下次可改得更好
S: 「我贏了,先 give me five
M: 就大家都更有機會買到星星」(一面 give five to S,一面在說)
S: Okay!下次改良了再玩,你現在先去睡,那更容易得到星星

童真,真惹人懷念,曾幾何時我也好想把星星摘下丶擁有!若不是唔生又生,今天便沒有人替我完成這摘星夢”…

P.S. 在貼這個之時,M已再設計了新棋盤,比較容易買到星星,但玩法又更複雜,我決定抵制他,不寫不貼因為太複雜不好玩之餘,星星太容易得到,變得不再矜貴。

上一章:自尋煩Bugs

Sunday, 13 June 2010

來電顯示

來電顯示,算得上通話工具功能上一大發明,自從有了這個,你可把來電過濾,不想接的不用接,想接的又可以“有晒心理準備”如何對應,才去按那 green button

打電話的人無須說出想找誰,亦無須 introduce 自己是誰,只須幾十秒的開場白也給省卻,一切從“講野”開始

這些應用在公務上,非常有效率之餘,在接上司或客戶等的來電,不再有 surprise,可以應付自如,如有 missed call 亦可盡快回覆處理(還是處理了再回覆)。

還有那些無聊的推廣來電,自從用了記憶容量大的手機,我甚至把一些常來電的記在電話簿,以“垃圾 …” 作名字,一見這種“垃圾”來電,一概不接!你或許會懷疑,人家的電話 network 不一定每次都“出”同一個號碼。哈!哈!那麼你就要試試,雖然不能cover 100%,但連某大本地銀行“X生”其中一個產品推廣部都中我這種計!省卻不少精力

在愛情遊戲的世界裡,這功能的“偉大”之處,不用我多講,用得“出神入化”的大有人在

然而,在這個電話丶手機並非用來“講電話”,而來電顯示丶call waiting 等等的功能都是 given 的世代,永遠無法感受到在講 “開場白”:「唔該 xxx 吖!」「我係 xxx 呀!」還有接的一方,在突如其來時聽到期待已久的聲線時那份心跳的感覺!


你好嗎
歌手:張立基,作曲:M.George Jackson Clake / Glenens Winterhalter,填詞:潘偉源

Saturday, 12 June 2010

說不完的 Hidden Costs … 回到 Trainee 時

我和自殺的人..

相似:我也想過死
不相似:我沒有去死
相似:我也天天做着重覆的工作
不相似:我明白人生就是這樣

是從何時開始明白呢?我也不知道,嘗試時光倒流看看這個

時間:上世紀,9x年,S出來社會做事第一份工作
背景:當年六大會計師樓之一

第一節:工作時間

星期一至五:
官方辦工時間: 8:30 17:30
實際工作時間
一般日子:8:30 19:30 / 20:00
忙碌季節:8:30 至 ??,晚上十一二點是正常,忙碌時凌晨時份也一點都不出奇,第二天照正常時間上班。最誇張那次是凌晨三時,同事“通頂”也並不是奇事。
(註:小妹比較有性格,從來不會“人留我留”,又會對上司無理的要求 Say No,為了早點下班,更會反覆思考有沒有其他 more efficient 的途徑,算不上是個容易 manage 的下屬,仍逃不過做這種工時。) 

星期六丶日:
9:00 17:00 : 上學預備考專業試,但工作忙起上來也要上班(是加班丶OT),即是要“走堂”!

對!是“走堂”,好肉痛耶!因為那課程的學費相等於我當時三個多月的薪金,加上要往美國考試的旅費,考一次試,花費差不多相當於我半年不吃不用的薪金,真是“分分鐘都有血有汗”,而更甚的是,OT 大部份時候要“食鐘”即是加了班但沒有工錢。

只不過,我一生人都算得上好運,成功通過專業試的話,公司會 reimburse 學費,當時其他五大行不會 reimburse 我唸的那課程,比較小型的公司更不用想,只有我做的那家會

而更好運的是,我往往又“跟”到比較有良心的上司(其實可能是沒多少個上司想 manage 我),“食鐘”的情形比同僚輕微,所以我很有 incentive 盡快完成考試,需要時亦“樂意”加班!

要知道,加班是“自願”性質,你絕對有權利不加,只不過,“六大”是“名牌”,你選擇不做,在場外排着隊“擠進場”的大有人在,不想做的話,請便!沒有人會留你,更不可能有心理醫生去跟進

第一次考完試,Holy Cow!其中一個 paper 差幾分才及格!好心考試當局就不要讓我知道分數,死了就是死了,差幾分!?我差點兒因此想去跳樓耶!但來不及想這個,又要煩腦,因為再要去考,又要洗錢,而 liquidity 也有問題,因為公司只會在考到後才會 reimburse,而旅費是沒有津貼的

考完之後,日子輕鬆了一點,至少不用為旅費傷神。然而,就算知道自己不是未來合伙人的材料或沒有這樣的“大志”,也得做下去,因為 qualify 需要有相關的經驗,也要生活


上一章:說不完的 Hidden Costs … 如果我是郭台銘

Friday, 11 June 2010

猜謎:會在那兒見到這些句子?


Oh !又要考試

OK!第一日完成任務。

第二日,繼續努力!

唔駛擔心!一定會考得好!

第三日喇!要盡全力!

仲有一日 za

最後一日!堅持到底!

考完喇!返屋企玩喇!Yeah!!

P.S. 謎底已貼於 comment

Thursday, 10 June 2010

眼睛通紅

朋友:「我那朋友最近“去”了!」
S:「哦!他的子女趕得及麼?」
朋友:「趕什麼?」
S:「最後一面
朋友:「他們之後兩星期才到。」
S:「
朋友:「如果沒有那個巨大轉變,她應該沒有“走”得那麼快。」
S:「她幾歲?」
朋友:「八十多
S(被嚇了一跳的樣子)「:八十多!?」
朋友:「上次告訴過你!」
S:「我還以為和你差不多 她之前是否長期病患者?
朋友:「不是,都說因為那轉變,身心都承受重大壓力,在臨行前還因執拾行裝而跌了一跤!」(表情有點不耐煩,示意之前已經告訴過我)
S:「我只是想弄清楚,是因為原本患病,還是純粹因為年紀大,體力不支,那程機很長途嘛!」
朋友:「年紀太大,所以後期想回來香港也不能
另一朋友:「她的房子怎辦?」
朋友:「都安排了

首先,在這裡向這個朋友的朋友致歉,我和她素未謀面,朋友亦從沒把她的故事拿作話題,我們其實在談生老病死和買樓,只是很粗略地提起過

知道那是一個令人“眼睛通紅”的故事,很有「情牽一書」的影子,可惜子女的態度與那完美結局大相徑庭。令她在人生的最後一程,雖然尋到最愛的,卻陪上 ...

也許在她心目中,能夠在被稱為世上最浪漫的國土(法國)丶又在自己最愛的人陪伴下,通往那遙遠的國度,也是另一種幸福,但願她安息!

那天走在春日的回家路上,一邊想這個,還有不夠半條街便回到家門時,忽然下起毛毛細雨,回到家裡按捺不住,開始寫這個。

今天回家時在想今晚貼什麼,又下着細雨

一定要看的相關文章: 情牽一書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