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July 2010

粉紫閃甲 DIY

朋友看到我的粉紫閃甲,以為我到美容院做了 gel 甲。
噢!原來我們相識多年,差不多天天都相見(從前現在也是同事),但她從不知我曾是塗指甲高手,皆因“唔生又生,做咗人阿媽”之後,加上近日又心血來潮,忽然極想練習彈奏某首喜愛的流行曲,而把指甲剪短,近年實在很少替指甲扮靚。

適逢剛過去的星期天,因為要付重要的人的約會,把最心愛的顏色拿出來,替我的“兄弟”(俗語有云“兄弟如手足”嘛)裝身。

Base coat,這個不能少,雖然沒研究過它的成份,但經驗告訴我,這個步驟偷懶的話,指甲很傷,曾經試過不塗這個,甲油給清洗後,指甲變得暗啞無
色。

第二層,是我至愛的粉紫帶銀底的甲油,反光時還帶點幻彩的感覺,Relvon,幾年前買的,雖然近年各大小品牌出了不少又新又潮的顏色,最喜歡依然是這個,也因為如此,反而用得不多,因為怕用完後無法配回相同的顏色,雖然深明指甲油是會慢慢地揮發去,就像慢性中毒身忙那般

第三層,是 Shiseido Maquillage 系列去年的出品,金色底的閃粉,同系有多種顏色,我另一枝是啡色底,可以單獨塗上,但這個金色底,要是單獨塗上的話,要塗很多層才“出色”,太厚不好看,反之加在其它顏色上面更可突出它的閃鑠效果。

Okay!大功告成,效果不下於做 gel 甲耶!但千萬別心急穿上“拖鞋”或來打字寫 blog…


By the way,不知是否所有會塗指甲油的人也知道,指甲油需要“搖勻”,大部份人上下搖,其實那不是最好的方法,亦不可太用力,因為這樣會弄出“氣泡”,指甲油塗出來時便不平滑。只要“打平”輕輕左右或打圈搖便可以了。這個沒什麼科學根據,但我一直這樣做,效果挺好的。

Sunday, 25 July 2010

幾時再見?

好友C在某年經歷人生低潮,幸得同事盡心盡力幫助,她與同事因為 station 在不同城市,當時素未謀面,但同事做的絕對比她工作範圍要求的多。C在身心情況復完得差不多之時,回來香港,想向同事道謝,那怕只是一餐 casual 在大家樂吃的午餐,還是下班後的 happy hour 短聚

只是不到一個月的光景,同事竟然從毫無先兆變成証實患上末期肺癌,體力已不能應付出外應邀,亦沒甚麼 treatment 可以治癒,只是在“等”,catch up 變成道別,無奈

同事那時候正值我們現在的年紀!

無言。眼淺的我又是眼睛通紅,想告訴C,她說的時候也一樣

近年我們和不少朋友丶我們想見的人丶甚至是我們自己兩人,都見得很少,動輒一別三數甚至十年,也許今次見面,不知幾時再見

但相聚一刻也真的很開心耶,請多回來,我也要快快再去上海!!!!


幾時再見.陳慧嫻,曲:Kenneth Gamble/Leon Hoff,詞:潘源良

Saturday, 24 July 2010

iPad 襲港第一天

昨天是 iPad 行貨到港第一天,不到一星期前,知道我一早在用“水貨”的朋友問,有人可以替她從美國帶水貨回來,買還不買好?我告訴她行貨快到, 反正她不是 Apple follower(從 PC / notebook iPodiPhone都沒用過),又只是差幾天,倒不如等,但她說怕到時候沒有貨云云。加上上次替我 home deliver 的朋友又熱心想知香港的情況。

適逢我午飯時間前路過其中一間經銷商,順道看看情形

噢!並沒有的想像中的“人山人海”,只有十多人在排隊,秩序非常之良好,還以為因為畢竟這裡不是潮物聚集區,而且又未到人流最“旺”的時間,不以為然

然而,再走幾個鋪位,原來“人龍”被這商場極好的保安給“收藏”到 Exit 通道裡去!只知那裡人並不少,但到底有多少,看不清,亦不知有沒有排到另一層去。Apple marketing 真多得這商場的保安不少!

午飯過後偷閒上網,發現有一好朋友在我路經時應該在排隊,原來未被商場保安“整理”的人群的原型是這樣的

如果好友上載他的活動時間是實時 (real time) 的話,他用了大概兩個小時買到新玩具。哈哈!我的強項就是在這裡“出賣朋友”,想他不會嬲吧!

Okay!想着可以告訴朋友,如想要新玩具,請.有.耐.性.去.排.隊...

怎知還來不及說,今天看新聞,iPad 行貨,第一天售罄!第二批未知何時到港。

相關文章:

從未如此深愛過…

天氣陰晴不定的星期六,最好做什麼?

昨日雖有點不適,仍爬了起床上班,晚上又和好友C晚飯,終於

今天睡至過了“正常”午飯時間(平常週末最遲午飯前也會起床),吃過午飯,送了M往英文班,回來想繼續上網丶寫 blog,但人“混混鈍鈍”,看見他,像着了魔一般,忍不着爬到他身上,倒在他懷裡,呼呼大睡,自然醒來時已是

真甜蜜,很久沒有如此熟睡過,更是從未如此深愛過過去日後仍一般愛你

我的床!!

Wednesday, 21 July 2010

結果.還有.過程

忘了最近從那裡聽到

年輕時着重結果
年長了才懂得享受過程

年輕時夢想成為作家但卻沒堅持去寫丶去磨鍊自己的寫作技巧
年長了不問結果卻天天努力在寫

還有

 還有,王傑/林憶蓮,曲︰李宗盛,詞︰潘源良

Tuesday, 20 July 2010

小小大冒險家



S: 「你暑期第一擊的第一天好玩嗎?」
M: 「好啊!我和她們兩個一組」(“她們兩個” 是M最好朋友/同學,因為S和她們的家長最好朋友)
S: 「那不太好,你在這些活動應多認識其他朋友,多少人一組?」
M: 「12個。」
S: 「那也不錯,都和你差不多年紀麼?還是像去年一般,從一年級到
M: 「全是升六年級的,還有,我那組有六個是來自我學校的,所以都認識
S: 「噢!真的麼?那沒關係,還有一半你們玩什麼?」
M: 「誰是天使,還有尋寶
S: 「怎麼玩的?名字好像我寫的網誌耶!」(註:S的“天使論”  中學生應如何談戀愛 信不信由你...天使下凡
M: 「我們先“圍”成一個圏,然後導師在後面點一個天使
S: hmm… 你可以把這個寫到你的網誌,我在期待着看
M: 「你說「馬爾代夫」?」
S: 「對啊!」
M: 「噢!題目就叫做“大冒險家”可以嗎?」
S: 「當然可以,什麼也可以快快貼,好想看耶!」

Monday, 19 July 2010

愛如潮水

上星期有線電視一連兩晚重播梁朝偉的陳年舊戲,「風塵三俠」和「每天愛你八小時」。儘管已經重看過許多許多次,每一次重播,我也會停下來再看。

抵死幽默之餘,帶出男性軟弱和憂悠寡斷的一面,除此之外,兩片有一共通點,就是剛強的“敗犬女”遇上這種男人,都只有一個下場,就是“沒有好下場”!

姊妹們,尤其是是獨身或是已離婚的,看到這裡,千萬先別生氣,我想那是男人眼中的“沒有好下場”,但在我看來,只覺感觸良多,菜少芬那句

「我覺得我沒上錯車,係架巴士行得太慢,但係我趕時間

是的,無論妳有多愛對方,可惜性格丶步伐不一至,縱使是百般無奈,結果只得一個,位置唯有留給那些母性泛濫或是天生一副小綿羊性格的小女生們!

只不過,有點無奈的是,大部份人不明白,或許是不願意相信,性格剛強的“敗犬”,其實也有柔弱的一面丶也懂得傷心

愛如潮水.廸克與牛仔,作曲:黎沸揮/木子,作詞:李宗盛

Sunday, 18 July 2010

四千五佰元月薪的校長

如果以時薪計算,呂麗紅校長的時薪,比立法會最近通過最低工資條例中提議的還要低。

別人說她偉大,但她自己說不盡然,因為她在玄岡幼稚園的經歷令她有其他得着,又一例子,是非黑白,是功是過,是高是低,誰來定論?

不過肯定的是,無言加感動!也想起這個...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看了周星馳才認識,但原來是出自真的唐伯虎的「桃花庵歌」。)




P.S. 身在內地的朋友看不到以上在 youtube video,那是一個有線電視做的訪問,大意是呂校長講述玄岡幼稚園從兩年前只得兩個學生,到下一年會收二十多個學生,中間的經歷。

Shu uemura 防曬 mousse

美容的天敵,除了睡得少,頭號敵人是天然的陽光。

最近天氣酷熱丶陽光猛烈如火,雖然在室內上班,防曬功夫真的不能偷懶。適逢 shu uemura 推出試用裝價錢套裝給我公司員工(現在已經公開推廣),HK$200 包括 UV under base mousse SPF 30 PA+++ 30g(試用裝只有 beige colour,正價裝有兩重顏色,另一種色應是偏紅/粉紅,HK$320但忘了有多少)和 skin purifier 50ml (可從三種不同功效的 cleanser 中選一種),我選了保濕那種,因為已經有綠茶(即抗氧化那種)。
用了個多星期,mousse 狀的質地,比起原來在用的 Shesiedo liquid 狀(其實其他用過的牌子大部份是不同程度“杰”的 liquid),感覺不太一樣。雖然售貨員姐姐教用 sponge,但我至愛仍是用手,mousse 推開時比較容易塗得均勻,相信因為 mousse 比較薄和輕,塗上之後好像真的比較貼面。

但塗上時千萬要溫柔,切勿太用力,要不然 mousse 會被“摔”到變成“起粒”,便不能“上面”。

還有一樣重要的是,之前用 liquid 或膏狀那些,遇上出完汗水被“印去”之後,感覺總是面上變成“一達達”,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mousse 狀的 so far 好像被“印”時沒“甩”得那麼多。

Saturday, 17 July 2010

白雲纏繞着籃天

天晴,不用去旅行,一踏出家門,便可看到

不踏出家門,也可看到


踏着單車多走幾步

踏回家門,看見這個...



Friday, 16 July 2010

夏日炎炎正好眠

昨天早在上中環陲政總局的行人電梯上,往下的那邊有兩母子,孩子看上去大
概十一二歲,沒精打彩,站在電梯上也好像隨時可入睡似的。站在孩子後面的,應該是他母親,最低限度不似是工人姐姐!母親看上去明顯地不太耐煩,應該正在教訓兒子不知什麼的。

這個本來平常不過,可是,說時遲那時快,母親忽然向孩子大力推,孩子當時是站在她前面低一級,而電梯正在向下。我和前面的女生(她看上去比我年輕不少),都看得目瞪口呆,就在這一刻,那母親又再推,還一面唸唸有詞,孩子差點跌下去,母親又及時把他拉着,有驚無險,電梯差不多到地面,我們都轉頭看着,幸好孩子沒損傷。

充滿幻想力的我,即時在想,是親生的麼?是的話為何這樣?雖然M也不時會給我教訓

啊!也許是趕着去什麼暑期班,排得密密一星期十多二十項那種,弄得大家體力透支丶沒精打彩之餘還極度欠缺耐性。

炎炎夏日,早上八時多,M會在做什麼

這星期報了名那“唯一”的兩個暑期興趣班還沒開始,早上八時多,母親在上班途中,他在睡覺,養足精神打網球和游泳去。

Monday, 12 July 2010

無厘頭的 Macbook Keyboard and Rechargeable Battery

最近 my Macbook 的鍵盤不時“發癲”,請別問我它如何“癲”,因為我真的不知,只知它不時會無定向地沒反應或亂反應,就像一個人在鬧情緒丶發脾氣一樣,全無邏輯可言。

例如按了同一個鍵多次也沒反應,但這已是最“正常”的“癲”,其他的亂反應可以是,按 spacebar 時會跳到文章的首頁丶最後丶header丶甚至是把整句句子給刪除掉,如常打字時 cursor 會沒有 pattern 地亂跳,例如想打 “keyboard”  一字,打到中途,cursor 無定向地跳回前面任何一個位置,如常繼續的話整個字不是給 deleted 就是 wrong spelling。打中文就更煩了,完全不知怎樣形容。

打電話到 support center 查問,答案如我所料「請把 Macbook 帶到維修中心」,基本檢查 HK$600 大元,因為已過保養期,又沒買extended warranty,所有服務和 parts 當然要一一收費,但最麻煩的是要在這炎炎夏日來來回回嘛!

深深不忿,再到網上尋找 solution,其實之前已找過,download 過一些所謂可以 fix 鍵盤不反應的 applications,但問題仍沒解決,最後找到一個極之無厘頭的方法,不相信,但“走投無路”也得一試。就是把那 rechargeable battery 拿出來,再按着 power button 最少五秒,然後把 rechargeable 重新裝上 很沒邏輯,Right!?但竟然 WORK!!!

然而,畢竟 battery 可能真的壞了,第一次維持了一段 reasonable 長的時間,我當時其實仍然不信鍵盤壞真與 battery 有關,但再試,又再 work!之後每次再用同一方法,“回復正常”的時間愈來愈短,就像打止痛劑一般。終於不把 rechargeable battery 再按上,只用 AC 電(濕電),鍵盤竟然正常!但我的始終是 notebook,長期用濕電便不 mobile,唯有乖乖的付錢買一個全新的 rechargeable battery,“盛惠”HK$950


九.百.五.十.大.元!這真是我一生中最貴的電池耶!但算了,不用來來回回浪費時間去 support centre,已經省回不少!

寫這個時換了新電池剛好一星期,TOUCH WOOD!!

Sunday, 11 July 2010

如何比男人早死?

誰先死」這個永恆的課題,在不同組合的友儕之間,總會成為話題,這次由單身好友M提出,女子組的意願,意願一致,奈何事與願違的機會比較大。

有人題問,為何 (in general) 男人比較早死?

哦!這個不大清楚,我說只知男人不會像我們一般,from time to time,相約一起無聊一下,他們大部份心事鬱在心裡。也是單身的R說,不不不,男人也愛相約一起,但總要談他們認為的“大事”,怎會像我們那麼感性,又或是談些無聊 small talks,連八掛雜誌的新聞丶星座丶拜神等要多無聊有多無聊!

噢!好像很瞭解丶很明白似的!當然,那是眾所週知的,了無新意耶!

C說其實有研究做過,其中一個“科學化”的原因是,男人平均每天比女人睡眠少一小時(我有點 wonder 這個說法,但我們沒有深究),而短命之謎就在這一小時。P還說睡眠少過六小時,也會比較短命。



哈哈!我和小S說,這就容易了,我們平均只睡六小時左右,或更少,以此推斷,我們應該可以如願以償,比較早死!但C就比較難,原來她從沒見過身邊那人睡覺,因為她永遠比較早睡卻又起得晚!

只不過,我和小S仍有另一難題,因為睡得少是美容的天敵,我們想早死得來可以維持不太老或太醜,有誰知道更好的方法?


相關文章: 誰先死

Saturday, 10 July 2010

不由我不信…天使下凡

才是兩三星期前,寫過這個「天使下凡。朋友留言道相信,因為在你不夠時間又心急時,找到可以幫助的人,不是天使還是什麼?謝謝他,因為他不時也解答我不懂的一些難題。

前兩天又來,今次我在聽的 earphone 聲浪調得很大,那人就站在我跟前,但我完全聽不到她的說話。待了一會,她沒走開,我終於發現,於是放下earphone,原來她想問就在我們腳下的 MTR 在那裡?

沒留意她是什麼國籍,只知道大概三十來歲,操不太流利的英語,留了一頭深棕色略帶金色又長又曲的長髮。我告訴了她怎樣去,看似是我幫了她,我是她的天使。

然而,那天我心情不大好,聽着 iPod想着一些事,就算不是“黑口黑臉”,一定是“呆若木雞”,而她問我之時還不懂反應,如此這般,她還用行動“投我一票”,讓我知道她覺得我可以幫助她。她愉快地道謝,看着她愉快地離開,我鬱鬱的心情又好轉起來,到底誰是誰的天使?


上一章: 信不信由你...天使下凡

Thursday, 8 July 2010

我來自火星


M: 「你知不知自己是不是第一次活?」(我們在談前生)
S: 「這個我不知哦!」
M: 「也許我從前住在火星
S: 「哈!哈!你怎知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知金星?」
M: 「???嘻嘻!我上次“作故事”是關於到金星掘金
S: 「那裡有金掘麼?」
M: 「嘻!嘻!金星是金色的。」
S: 「是麼,你怎知?學校教的?」
M: Science 在教,solar system,你看金色的。」
S: 「那火星是什麼顏色?」
M: 「像地球噢!我知道為什麼女比男多!金星比火星大
S: 「吓!金星很大麼?」
M: 「是,它的 diameter 比火星差不多大一倍,你看,是一萬二千多 km,和地球差不多,但火星只有大概六千多
S: 「比較大不等於會有多些人耶!我們慢慢再研究這個。這書可借我拍照麼?是時候睡覺

Tuesday, 6 July 2010

“倒模”的「分手說愛你」


最近有一電影名叫「分手說愛你」,我沒有看,暫時未打算看,但從不同渠道看了一些看後感。

有趣,有人說想哭,但亦有人說沒感覺,更有人不屑地說是“倒模"愛情故事卻仍寫了一篇文章去訴說感受!

世上有幾十億人,有多少故事是可以不重覆、不“倒模"?

從來沒有人說過我們要為別人的故事感動。如果是自己的故事,那怕別人覺得多平凡丶多沒新意丶多“倒模”,只要自己和你想他/她感受得到的人,有着深深的體會和共鳴,還不夠特別麼?

Sunday, 4 July 2010

生仔驚?定生女驚?梗係…

每次談到這個話題,大部份人(包括我自己的是兒子)的 model answer 通常是“梗係生女驚喇”!又擔心“泄底”,更擔心“比人搞大個肚”還有沒有?當然有,沒完沒了耶!

但聽過朋友這個,立刻“轉呔”,皆因有條法例叫做“衰十一”(in case 不明白請看:註),男生丶男人,無論幾多歲,就算八十,也有可能犯這個,那你說做家長的是擔心生男還是生女!?

Wow!太精闢,一針見血,加上我家的是兒子,怎能不讚成!!!

只不過,家有女兒的不用開心得太早,今時今日的新生代,十六歲?男男女女都已認為自己很成熟,搞不好還覺得十六歲才?跟不上潮流耶!!

朋友告訴我她十多歲的兒子“評論”對找“女朋友”的“要求”的驚人語錄,我差點兒連吃在口裡那口飯也給吐出來!不知“好嬲定好笑”之餘,不得不承認,時代和思想方法都改變了。

唔生又生,真傷腦筋!

到底如何才能令他們明白,有距離的邂逅,比起即食關係,遠遠來得美麗動人又刻骨銘心

註:「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剛好十一個字。

I'm 16, going on 17 original ... 老餅版:



現代版:

Saturday, 3 July 2010

八十後.真叫我打倒昨日的我!

記得不久之前,看着那群為了高鐵苦行抗爭的八十後,我曾為之動容過,覺得年輕的心有激情丶有思想,把它們化成動力,總好過天天索K丶唱K

但故事看下去,不對勁

首先,我在和某“高人朋友”談到高鐵時,他簡單問了我兩個問題,高鐵的覆蓋面和怎樣比較香港將會建的高鐵和倫敦以及東京的鐵路網絡,我雖去過這兩地不止一次,但從沒仔細“研究”過,於是去看了一些資料,但詳情不是這裡想談的重點。

到了民主黨提出的“改良方案”,我又看了一些資料,至少我嘗試瞭解被公開的資料和方案的可行性。

讚成還是反對不是重點,想說的是,我的“高人朋友”其實並不是什麼“神”,他只是“做了功課”,知道無論自己是讚成還是反對背後的原因。但觀看最近那些“抗爭”,除了非常煸動式的口號和行為,我暫時沒看到有誰真的在理性地討論過那方案的 pros and cons,還有就是如果不可行,what’s the better alternatives!?(撇開能否“直達中央”這政治現實,但連方案也沒有,談什麼丶“達”什麼?)

要知道,就算在做一個工作丶商業的negotiationconstructive 的討論和行為是除了懂得 criticize 之外,請提出你認為可行的建議讓大家理性討論,找出可平衡不同 stakeholders 需要又可行的辦法,這才有可能“摸出” win win situation

請別說我要求高,這是大公司對 “fresh graduate” management / graduate trainees 的最低要求,要在人前做一個十分鐘的 presentation,人家隨時花上幾十小時去搜集資料和預備,正是「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如果連這個也未達標,就想跳上政治大舞台,建議他們先回家“做好自己的功課”才去設計口號!

寫完了還是要加一句,我們看得到的那些,只是“八十後”中的一小部份,真的不能以片蓋全。

More Complicated than DNA?

我們一生出來,就被數字包圍

出生
年月日丶時分
體重丶身長
出世紙號碼
passport no.
身份証號碼
回鄉証號碼

入學丶唸書
班級丶學號
考生編號
Student no.
各式各樣的証書丶professional memberships

做工
職員編號
各種系統丶applications login id and passwords

玩樂丶shopping丶投資
手機號碼
各大公司丶club memberships
銀行丶投資戶口
股票“冧把”
存款數字丶portfolio valuation

Relationship ...
幾段情歌?
幾段婚姻?
幾個孩子?

年紀漸長
身高
體重
BMI 身體質量指數
體脂肪率
三圍
血壓
脈搏
紅血球丶白血球
膽固醇

blah blah blah … 還有多少?

這些數字組合起來,比 DNA 更獨特又複雜,但到底代表着那一面的我?


Friday, 2 July 2010

全部?說謊?

剛過去的星期天,去了剪頭髮,髮型師哥哥堅持替我試了一個“齊音”的留海,我告訴他那種留海不容易 carry,因為我“唔細”,但堅持我的面形和長相可以試,而且不喜歡的話要“打回原形”並不難於是聽他的

星期一回到辦公室,同事們都很人慈地稱讚我的新形象,收到的 feedback 一面倒(當然明白覺得不好看的不會提出),我自嘲可惜我眼角的魚尾紋大煞風景,同事們仍說沒關係,我看上去確實是年輕了云云。

換了是從前的我,只會覺得換髮型是我自己的事,沒有什麼好談論,更覺得要是只是 social small talk,省回吧!

但如今,多謝大家…

雖然同事們沒說,到底我是年輕了一日、一個月、一年、五年還是十年?但那重要麼?既然別人沒有說謊,說的聽的也開心,是否事實的“全部”?又如何!

P.S. 請別“拆穿”真相告訴我,那 small talks 也許也是謊言,肯花心思去想去說,寧願相信謊言也是美麗的! 

Thursday, 1 July 2010

Nice But Not Good …

朋友: 有什麼提議?
:  沒有,妳點什麼我也吃
朋友: 不是吧!妳有不少東西是不吃的(哈哈!果然是我朋友!)
:  我不吃,最多不“挾”,妳們喜歡的 go ahead…
朋友: 只不過,我們只得四個人!
:  …
朋友: 個個好像妳這樣,點了的食物誰來吃


Okay! Okay! Being nice may not necessarily be a good team player.  唯有乖乖提出意見和“盡力”去吃,結果四個人“同心恊力”把點了的都吃光,沒有浪費。

Well Done, Ladies!  We are a winning team for luncheo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