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August 2010

斌仔的前世今生

有關斌仔搬家的新聞,隨着更震撼的,快速地從報章的頭版退下去,而我想問的一些很實際的問題,亦有網友問了和答了(註)。

經過一輪過濾,反而有機會靜靜的想清楚,到底我聯想到的是什麼,才開始寫。

關於輪迴丶前世丶今生丶還有來世,我想我是相信的。

我今生過得不錯,我相信,我的前世應該做了不少好事。

我今生遇上的人,我們互有相欠,無論關係最終是長或短丶深或淺,在我人生的某個階段,我們互相牽動,雖然走到人生的某些角落,有時候我也會累,也會問,是否一定要如此走下去?

我沒有問答,只知道,明天會告訴我,昨天作的決定到底帶來什麼後果,有些是我可以控制的,有些不可以。

當很多個“昨天”加起來,成為一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過去,猶如“一世”終結。

斌仔比一般人“戲劇化”的遭遇,reinforce 了我這種想法

我們每天都在“再世輪迴”,只不過,在這種 “Intra-life 輪迴”的過程中,沒有“孟婆湯”,是以每“一世”我們也背負着前生而活,那到底是無奈地還是帶着微笑地“背負”?

適隨尊便。



註:伸延閱讀>>好奇,可能闖禍?

密碼




S: 「噯!怎麼你會在玩 iPad?」
M: 」(偷笑而不語)
S: 「我今天加了密碼,你又在憑什麼“指模認証”去猜?」
M: 「嘻嘻!不用,我一猜便中了是你之前用在 iPhone 被我猜中了那個
S: 那你改了那密碼?」
M: 「沒有,我只是把它 delete
S: 「那真多謝你喔,沒好像對 Aunt I iPhone 那般對我
(上次M替 Aunt I 正在 recharge iPhone set up 了一個密碼!)

Sunday, 29 August 2010

四個10A的少年


剛看完這個「四個10A的少年」,是M今天(原來已經是昨天)選的,他原先選了三本「喜羊羊與灰太狼」和另一本什麼偵探系列的譒譯本,我堅持他選數量可以,但不能三本都是“同系”,該多看不同的“品種”。

於是他選了這個和另一本“同系”的代替了兩本「喜洋洋」(我猜他下回會“吃回頭草”,可以的,只是不想他一次看的太單一)。

這個系列叫「飛躍青春系列」,是香港“土產”,已不是M看這系列的第一本,這是給青少年看的原來他在不經不覺之下開始離開“兒童”讀物!

我沒可能把他看的書都看過(或先看),英文的盡量和他一起看(或讀),中文的多數是讓他自己看,而我通常只會在每一個系列裡選一至兩本看看,瞭解一下是什麼性質。

這個書名夠吸引,故事以2002年出身自比較草根階層的10A狀元作藍本,人物雖是虚,但不少情節應是從真實個案“拚”出來的,雖然訊息勵志,但背境都是頗為悲情又傷感的,四個破碎家庭,其中三個單親,姑勿論是否都是來自10狀元的故事,也是香港現今的寫照。

從成人或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的角度去看,感慨良多;對來自完整家庭丶又未有什麼經歷的青少年來說,也許不容易理解,但我想我仍是會先讓M自己看,讓他去感受一下,活在此時此地,不看小說也總會遇上。

另,他在看的那本是談及吸毒少年如何走回正途的我們到底活在什麼世界!?

Friday, 27 August 2010

人間仙境(景?)




多虧好朋友借了他那支“唔識影相都會變高手”的靚鏡頭給S
又有好友C在上一回替她父親“大掃除”時“掃”給S的超有型Nikon斜孭相機袋
風和日麗去昂平360
不但如入人間仙境
還在短短十幾分鐘經歷風雲變色

風雨欲來

霧中回程


有型相機袋 from 好友 C
更多相關照片:Picasa 昂平360



Wednesday, 25 August 2010

S’ eyes 公路電影 StOnEcUtTeR BrIdGe

已經很久無需工作至“可以 claim 的士錢”的時間,適逢最近工務比較繁重,偏偏遇上假期前夕(是S放自己大假,towards end of summer 好歹也要放放假,和M一起“癲”之餘,也回味一吓學生時代的享受)。

乘坐陌生司機的的士,無論多筋疲力竭也不可以睡覺,於是在聽 iPod(iPhone) shuffle,司機沒問S便選了比較新的那條 Stonecutter Bridge

Weekday 接近凌晨十二時,橋上沒有多少車,向左看去九龍和港島的燈火一同被影入“鏡頭”﹣是S以瞳孔作光圈丶眼簾作快門丶視網膜作菲林丶人腦作記憶體的那個“鏡頭”

ICC和IFC在同一個畫面裡不斷後退然後是港島西然後燈火漸漸減少然後一片寂靜離開了市區的燈火天和海幾近連成一體

iPod shuffle 在S耳邊溫柔地低徊

What will I do?
藍色憂鬱
風再起時
最深刻一次
惑星
True

這一首首老歌,在“新橋”之上襯托着一幅幅向後退的畫面,形象化地告訴S,在每一刻過去之時,當下一刻的S已經死去,同時又重生

且讓在那裡發生的,就在那裡“死去”。

頭條.找不同

香港旅行團在菲律賓出事的晚上,我在工作,無緣看電視直播,昨天早上上班時如常拿了免費報章,頭條日報不是我的 favorite,只是順道替同事拿的,她上班的路線沒那麼多派發點,但昨天碰巧她也取了一份,一看之下,以為大家取了不同的報章,看下去,原來做報紙的整晚在更新資料,於是出現“原裝版”丶“零晨二時版”,還有“零晨四時版”(另一同事拿了)
左原裝版,右零晨二時版,頭版

第二頁

第四頁

第八頁

第十頁

第十二頁

後來發現“賣飛佛”am730 也有不同的版本,看來那些大報也要想想辦法

Tuesday, 24 August 2010

無常.為母愛至敬


嚇!一家大小一同去旅行竟然成為永訣,

親眼看着身邊人

寧願和他一同死去,卻想起,還有三個孩子,雖然比死更難受

也要活下去,她是

梁太,生還的人質

為母愛至敬。

為死者至哀。

Monday, 23 August 2010

預習老人癡呆


和老表們飯聚,S提到一件無聊往事,有份一起無聊的表妹記不起,到她提到另一件謊誕事情,那是一件令當時觀念非常保守的我倆“O晒嘴”丶現在看來不過矣已的事情,大家都清楚記得,S還能清楚說出當事人是誰。

然後S又提到一個奇怪記憶,就是表姐的朋友名字的來由,是的,那是表姐的朋友,不是S的,而且只得幾面之緣

老表笑說S是否患上早期老人癡呆症,要不然怎會記得這麼久以前鎖碎又無聊的事情?

S笑說也許耶,真的很無聊又奇妙,因為以上說的從沒出現過在S的日記。

但S忘了說,如果記得的往事是都只是美好的,也不失為一種浪漫的病耶!如果有一天,S真的患上,煩請妳們一定要帶S回家啊!

Saturday, 21 August 2010

惜花

看了別人的網誌,使我“的起心肝”整理好這些月來用 iPhone 拍下的照片

那次M問:你知太陽花為何總是向着太陽麼?
S:不知
M:因為花瓣的後面有些不能接觸陽光的物質,所以花瓣很大,而且總是向着太陽,去保護
S:是什麼物質?這是真的麼?
M:不知是什麼,但是真的
S:你怎麼知道?
M:是妳上次買給我那本書說的
S:Oh, I see

M去了拿書給S看,S去了拍照。

太陽花的生命力頗強,種得出來的話不難打理,但問題是不容易“種得出來”,上次朋友的工人姐姐從泰國回來,給了我們一包種杍,父親拿了十多粒來培植,結果一棵也“生”不出來,工人姐姐於是送了一株已經開始開花的給我們

父親悉心打理,但沒有刻意保護,只讓她停留在差不多同樣的位置(花盤是放在有“車輪”的底板上的,想的話可以把花推到不同位置),自然地經歷晴天下被艷陽曝曬,大雨甚至是黑雨時被風吹雨打,但花不只開得好看,還在同一株上開出很多花朵。

五月,只得一朵花
五月,有一新“花冧”
六月,之前的“花冧”開始成形
仍是六月,開始成形的花和快要凋謝的形成強烈對比
仍是六月,又有花冧
七月,六月時的“花冧”
仍是七月
仍是七月
八月,今天

八月,今天又有新“花冧”,和之前的全生長在同一株上

雖然經歷自然的循環,走到生命盡頭,還是難以倖免於死別,但我們從沒把花採下,帶到室內做“擺設”,只讓她們一直留在土壤上,直至老死。

希望她們在完成生命旅程時,也覺得沒有白活一場

P.S. 今天從家裡步往 food court 時,發現管理處又在栽種新一批太陽花,高度只及腰間,但已經開得很好看,我即時替她們的倩影留下美好的回憶,免得又好像上一回一般
八月,今天,管理處種的

Tuesday, 17 August 2010

最愛是誰?

小甲:你哋知唔知XX 結咗婚?
小乙:知!我有去飲
小甲:新娘點樣架?係咪好靚?
小乙:一般喇,係人都知,靚仔大多數最後唔係娶靚女之前我只見過佢幾次
小丙:我一直都唔覺得佢靚仔喎,佢自己覺得咋,係你哋定係我要求比較高
小乙:又係果隻,明顯地個女仔鍾意 XX,多過XX鍾意佢,同以前果啲一樣好似 ZZ
小丙:你又知?
小乙:淨係睇佢 xxxxxxxxxxx,重有 xxxxxxxxx (註:內容一點都不三級,但“出賣朋友”有限度,橫豎這細節在此並不重要。)
重有其他人,多過三把聲音一齊“起哄”:「吓,咁都得?」「又係喎!」「唔係呀話?」blah blah blah …
小丙:hmm…ZZ其實好靚女,又温馴,重就晒 XX…可惜!
小丁:YY當年就夠鍾意XX喇,佢夠靚女,又多人追,都冇用不過諗落佢哋冇喺埋一齊,對YY可能冇壞
小甲:係呀!YY而家過得幾好吖,如果一直咁,又真係唔散,到今時今日可能XX都一樣會結婚嘅
小丁:但佢似係到咗唔同嘅年齡同階段,做番適合嘅嘢(結婚),多過終於搵到佢嘅最愛
小丙:同邊個女仔結婚,只係睇吓邊個喺最啱 timing 撞埋嚟。其實佢唔駛搵“最愛”喇,果個人一直都在燈火欄柵處,就係佢自己!!

最愛是誰,演繹:張國榮(原唱:林子祥),曲:盧冠廷,詞:潘源良


後記:在聽完以上的歌丶預備貼這個之時,忽然“開竅”想到

為何相貌平平的女生*****,甘於冒半生幸福的風險(註),也願意付出大量的愛去和那些師哥一起...

也許這就是她們能“炫耀”自己的唯一方法,說來說去,最愛的,其實不又是...她們自己!!!

****Oops,S一向自以為是把自己列入“美女”行列,至少這樣自己好過些!那到底美女如S的最愛又是誰……………

估中冇獎。


註:伸延閱讀 不要靚仔的理由

Sunday, 15 August 2010

爆米花愛情


許多許多許多年前,看李碧華一個名叫「爆米花」的短篇,大意是女朋友請男朋友吃她摯愛的爆米花,男朋友不吃,後來因為發現別人請的男朋友卻吃了,女友因而自殺,因為看時年代已久,未能記起詳盡的細節女的有沒有死,但那不重要,重點是最後導出的原因是男的覺得其他人不明白他不打緊,但女的是他的親密伙伴,應該明白他,亦是他覺得最可以在她根前保留自我的人

那時候正值學習做別人的女朋友的我,因為自問也是自我得可以的人,把這個奉若聖經。

然而,走到人生某個角落,又有另一番體會

既然那是自己摯愛的摯愛,男的何不姑且一試?也許他也會愛上爆米花也不一定,因而可以大家一起享受,不是更完美麼?故事因要加添戲劇性,把女的行為極端化,但男的何嘗不是太也執着麼?反過來想為何女朋友不能在他面前“表現真我”?

自我空間每個人也需要,但也要看那是什麼事,如果每一件都像那個男朋友一般,而長久下去大家又可以“積極不干預”地各自各地好好地生活,那和兩個獨立個體有什麼分別?何不把關係結束,好過為了尊重而尊重?

Friday, 13 August 2010

左俏.右型!

看了別人的網誌,發現把自拍的照片左右反轉,別有一番風格

鏡裡倒影的我

別人看到的我原來好 cool 喔!!



Thursday, 12 August 2010

他想分手 vs. 她想分手

這邊廂鄭秀雯發聲明,那邊廂新聞繼續,說許志安和女友分手,有多負心、有多賤,孰是孰非,除了當事人,到底誰會知!?我不認識他們,又算不上是 fans,沒什麼感覺。但這令我想到朋友早前告訴我,她聽了一個某基督教會舉辦(註),關於 mid-life management 的講座,分享男女遇到的問題、感受、處理方法等等,其中一節關於離婚

(三國誌,盧巧音,曲:雷頌德,詞:黃偉文)


男人在處理感情事上大多拖得就拖(人人皆知),由男方提出離婚或結束長久關係的個案,大多數都是因為第三者(可能更多沒有離或結束,拖得的話繼續拖)。然而,在這些離異個案中的八成以上,男的最後都是和第四、甚至是第五丶六者一起(其實只要一天還有一口氣,到底什麼才算得上最後Anyway!),而當初那第三者只不過是導火線而不是真正原因。

女人剛好相反,提出離婚或結束關係的理由沒有特定,但因第三者而提出的只是少數(無論是自己有還是對方有),換句話說,女方分手以後,不是必然會順理成章立刻投入另一段關係,反而是獨身居多。

這個有趣,是否某程度上意味着我們的社會“進化”到今天,不但是女人不再依附着男人而生,至少這反映了有勇氣去提出“了斷”那群的個性,而且倒𨍭過來,男人反而一定要“情歸某處”才有胆量作出改變!?

上一章: 不要驚動愛情

註:忘了朋友有沒有說是那個機構,數字應該是從輔導過的真實個案得來的,但有可能只限於那機構輔導過的個案。

Tuesday, 10 August 2010

上一次的下一次


M: 我發誓不會有下一次
S: 「我不相信你耶
M: 「真的,不會有下次
S: …今次就是上一次的下一次,而上一次又是上上一次的…  下.一.次… !!

Sunday, 8 August 2010

不要驚動愛情

看了鄭秀雯那〔僅餘的一片小天空〕聲明。感動!

欣賞她的坦白

對於一個從十六歲開始便可影響自己的情感丶牽動自己的情緒的人,如果她說已經忘掉了丶沒感覺,除非那人根本不是那麼重要,要不然,一定是在說謊吧!就是騙得了全世界,也逃不過自己。

只是,在這思念和關心當中縱使仍然存着某種愛,是否就和「復合」劃上等號?

今天既然大家都有既定而又安好的生活,要把這個注碼(下半生的幸福)押下去,實在有如她所說,並不如「拎起個喼(篋)就行得」那麼簡單,外間只是把一切過於童話化吧了

當天沒有在一起,箇中一定有其因由,輕率的「復合」,攪不好只是再找一個機會去証實某個悲劇,這不但會把大家現有的生活軌跡打亂,傷害無辜的人,更可從此能萬劫不復,絲絲盼望都會幻滅之餘,也許連過去最美好的記憶也會被撕破。

何苦!

樂觀的人也許會想,當天沒有在一起,經過幾許風雨飄搖,仍然認定對方就是那一位,人成熟了,應該反而更懂得珍惜和保護“重生”的感情…但願如此。

只是我更相信,在不適合的時空,還是「不要驚動愛情」

雖然,“對”的時空也許永遠不會重來


不要驚動愛情,作曲:歐陽業俊,填詞:高皓正




〔僅餘的一片小天空〕摘錄:

這數千日裡頭,如果你問我心底有沒有想過同安仔「復合」這事,我會坦白:「我有。」我確實有。

我們都忠於朋友角飾(色)。這裡面有愛嗎?當然。打從我十六歲認識這人。冥冥之中我們就成了彼此生命之中的一個守護者。這廿多年

...來到今天,愛情變成了情誼,我珍而重之。

分開這麼多年,我們各自經歷了很多。時間大概也讓彼此改變了很多,我和他再也不是廿年前那個自己,要再走在一起,並不是空憑那個記憶中的對方就可成事。

我現在喜歡什麼,他又厭惡什麼,都得重新確認。難道就憑廿年前那點點一起的記憶麼?「復合」,都總得從原點開始,外間未免把「復合」想得太戲劇化了。

要從朋友變回情侶,並不是外界所想像那麼「拎起個喼(篋)就行得」這麼簡單

我感到透不過氣。有些關係,我實在驚動不起。也不敢驚動。

人的情感,總需時間去處理,療傷,平伏(復)。「我、他、她」都不過是個人而已。謝謝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