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August 2010

爆米花愛情


許多許多許多年前,看李碧華一個名叫「爆米花」的短篇,大意是女朋友請男朋友吃她摯愛的爆米花,男朋友不吃,後來因為發現別人請的男朋友卻吃了,女友因而自殺,因為看時年代已久,未能記起詳盡的細節女的有沒有死,但那不重要,重點是最後導出的原因是男的覺得其他人不明白他不打緊,但女的是他的親密伙伴,應該明白他,亦是他覺得最可以在她根前保留自我的人

那時候正值學習做別人的女朋友的我,因為自問也是自我得可以的人,把這個奉若聖經。

然而,走到人生某個角落,又有另一番體會

既然那是自己摯愛的摯愛,男的何不姑且一試?也許他也會愛上爆米花也不一定,因而可以大家一起享受,不是更完美麼?故事因要加添戲劇性,把女的行為極端化,但男的何嘗不是太也執着麼?反過來想為何女朋友不能在他面前“表現真我”?

自我空間每個人也需要,但也要看那是什麼事,如果每一件都像那個男朋友一般,而長久下去大家又可以“積極不干預”地各自各地好好地生活,那和兩個獨立個體有什麼分別?何不把關係結束,好過為了尊重而尊重?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