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August 2010

S’ eyes 公路電影 StOnEcUtTeR BrIdGe

已經很久無需工作至“可以 claim 的士錢”的時間,適逢最近工務比較繁重,偏偏遇上假期前夕(是S放自己大假,towards end of summer 好歹也要放放假,和M一起“癲”之餘,也回味一吓學生時代的享受)。

乘坐陌生司機的的士,無論多筋疲力竭也不可以睡覺,於是在聽 iPod(iPhone) shuffle,司機沒問S便選了比較新的那條 Stonecutter Bridge

Weekday 接近凌晨十二時,橋上沒有多少車,向左看去九龍和港島的燈火一同被影入“鏡頭”﹣是S以瞳孔作光圈丶眼簾作快門丶視網膜作菲林丶人腦作記憶體的那個“鏡頭”

ICC和IFC在同一個畫面裡不斷後退然後是港島西然後燈火漸漸減少然後一片寂靜離開了市區的燈火天和海幾近連成一體

iPod shuffle 在S耳邊溫柔地低徊

What will I do?
藍色憂鬱
風再起時
最深刻一次
惑星
True

這一首首老歌,在“新橋”之上襯托着一幅幅向後退的畫面,形象化地告訴S,在每一刻過去之時,當下一刻的S已經死去,同時又重生

且讓在那裡發生的,就在那裡“死去”。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