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September 2010

廖安麗

對廖安麗的印象,止於當年她飾演郭芙,斬斷了劉德華(楊過)的手。

又喜歡劉德華又喜歡楊過的S,當然不會怎麼喜歡廖安麗了!

然而,剛過去的星期一前往午飯途中,路經報攤,竟然因為廖安麗這個封面,令S買了這生人第一次自己付錢買的「明報周刊」*

一個女人,在一個選擇了出家的男人離開她之後,竟然要賣樓賣車位(沒詳述,但似乎是大部份的資產),還要復出拍戲,才能支持自己和女兒的生活,還要付了佰多萬元去支持“前生” 丈夫留守的寺院。

看那訪問前,S以為自己看完會破口大罵,或寫一篇數盡那大師怎樣怎樣自私的文章。

然而,看完之後感到的,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被問到,覺得大師自私麼,廖說不覺得,因為明白了。而最吊詭的是,原來一個在凡塵丶一個在世外丶不再是夫妻的兩個人,不但定期有會面,還差不多天天通電郵。

除了她自己,沒有人知道,廖說不覺得大師自私,是真的已經想通丶放下?還是「對人歡笑,背人垂淚」?

面對凡夫俗子,你還可以恨,面對心中已無一物的世外高人,愛與恨,也是枉然。

*總覺得「明報周刊」是屬於上一代的,就是上髮型屋時,如果有其他選擇也不會看這個。

Tuesday, 28 September 2010

喜歡與愛

喜歡,是一種感覺
愛,也是一種感覺

喜歡,讓人快樂
愛,讓人失落地快樂

喜歡,令人忘憂
愛,令人牽掛


更讓我歡喜讓我憂

Sunday, 26 September 2010

一個人睡雙人床

小時住公屋,莫說沒有自己的房間,床也因應地方淺窄而只能容納窄窄的,為了盡量利用空間,還要是被閣在衣櫃上的那種(現在很流行,那時候算是前衛設計)。

到了美國唸書,S住的那小鎮座落鄉下地方,勝在地方夠大,租住fully furnished apartment,附設的床最小的也是 twin size bed,在那裡的標準,twin size 只是一般的單人床,但在香港的標準而言,不少雙人床只比 twin size 大一點點而已。

S從此開始睡一個人睡“雙人床”的生活。

真的很舒適耶,不但可以“大”字形“歎”大床上,從此無須担心轉向一方會撞牆,轉向另一方又會跌在地上。

回來香港,S開始工作,父母“甩掉”了S這個大包袱始能置業,S第一次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無論多狹小,那怕只能容得下一張床和一張小桌,仍是堅持最小也要有能和 twin size comparable 的床。

隨着生命軌跡而行,一個人睡得久了,變成兩個人睡雙人床,雖然比 twin size 大了一點,但始終不能“大”字形睡,而又回復轉向一方會怕掉在地上,轉向另一方不是怕撞牆,而是撞上另一個人。

久而久之,又好懷念一個人睡雙人床的日子啊!

Saturday, 25 September 2010

選學校篇.國際 vs 直資學校

最近因為要為M升中學張羅,不時與朋友同事討論選校問題。

國際學校

不單止貴,S接觸到的實例是,學生質素兩極化。本身屬於“高班馬”的,往往因為自由又正面的學習環境,潛能通常得到比在全統學校更好的發揮;然而如果學生本身的質素只是一般甚至是低於一般的,基本上除了懂得講得一口流利英語外,其他方面通常不甚了了。雖然現時有些國際學校也標榜有中文科(普通話),但暫時未見過普通話說得好的,莫說閱讀能力了。S甚至見過例子,錢花了,最後不想往外地,在香港又“追不上”。

還有一個S覺得的古怪現象,就是大部份(雖然不是全部)從小便唸國際學校的,就算一直在港生活,他們也不太似香港人,長大了如打算繼續留港生活,總是有點格格不入丶難以溶入本地生活似的。S就曾在到瑞士出差時,遇上一個從香港去的年輕 part-time waitress(嘻嘻!其實當時S也年輕耶),他鄉遇故知,她興致勃勃對S說廣東話,S一點也聽不明,最後還是轉回英文台算了。類似的例子實在太多,不能盡錄。

直資學校

良莠不齊,一批是傳統名校,就算有幸擠進場,壓力比起一般官津名校,有過之而無不及,成績只要稍為落後,自信心大受大擊之餘,也許還要謀定後路。而這類學校,對家長的要求也不低,父或母一方最好有心理準備要花上大量精力,甚至最好全職照顧孩子,而在華人仍佔絕大部份的這裡,這個期望通常落在母親身上!

另一類直資,不少是新興學校,沒什麼“業績”作為參考,大部份標榜自由教學和語文。這些學校最大的好處,當然是壓力沒那麼大,但這是否絕對的好處,S不敢妄下定論。只不過,如果橫豎準備讓孩子未來往外地升學的話,攪好語文和思考能力,要進不太爛的外地大學,應該足夠,但如想進頂級大學或 Ivy League 則另作別論。

另外,有些直資/私校*(暫時好像只是極少部份)是考 IB 課程的,為未來往外地升學“鋪路”。而唸 IB 課程另一好處是,未來如想“轉軚”報讀本地大學,不用參加聯招,而可以和外地生一樣,同時報讀在港的所有大學。S兩年前曾遇過一個在科大唸書的回流港生,A Level 是在英國留學,以外地生身份報讀,結果被港大丶中大丶和科大三家同時取錄,當然他的成績非常不錯,小時在港也曾唸過國際學校(小學,中學轉回本地名校),他以第一身的感受告訴S,今時今日,最大的遺憾是中文能力不好(嘻嘻!成長於值民地年代的S也身同感受),尤其是面對國內生的競爭。

*註:S對私校和直資的分別沒有深入研究,只知道私校完全不受政府資助,教學方法理論上完全自主;而直資應該有某程度上的政府資助,但教學方法也有極大自由度。

至於官津學校,網上有大量資料,甚至有個別學校的“討論區”和“分析”,有機會的話才把想法的撮要分享。

Friday, 24 September 2010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S: “Great! We finally see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Mr. B: “Yup, that’s good.  But I’m going to give you another tunnel.”

S: “Oops, kidding? How long is it?  It’s been quarter 4 already!”

Mr. B: “Haha, blah blah blah …..”

It’s a “tunnel” that Mr. B was trying to lead the way to the light for the past two years. 

C’est la vie! 

Let’s see how long it takes for S to see the light again!!

今年月餅特別多

已經好幾年,沒吃過月餅,不是家裡沒買或沒人送,但有一段日子,不知何解看到也沒興趣吃。

今年也許有食神圍繞S,不吃白不吃,一吃便吃了四家

中秋日適逢約了舊同事一起午飯,她有一張 Haagen Dazs 雪榚月餅ticket,給了S,正好是借花敬佛的最佳手信。晚飯過後,相約了M的同學到他們家,七個大人,四個孩子,每人一點“少吃多滋味”,剛剛好,因為以S的口味,覺得味道太濃又太甜,吃少量,好味。而孩子又最愛雪榚,Perfect 的禮物!

朋友知S喜愛吃奶皇,特地介紹S試試「半島酒店」的出品,聽說口碑不錯。母親比S早試,說那是蛋黃,沒理由,等S試試,原來是太“真材實料”,應該是用上大量蛋黃,是以“質地”很結實,又非常的有蛋黃味。只是S偏愛流沙奶皇,不是我那杯茶!然而,皮很薄,包裝和價錢也 OkayHKD129*,一盒 八個),加上「半島酒店」的品牌,明年可以買來送禮。然而,紙袋的圖像S也不太懂得欣賞!

另有朋友送的「利苑」月餅,傳統蓮蓉蛋黃月餅,一盒四個,口味包裝佳沒新意,遠遠不及她的過年榚點!別人送,Okay不會買。

最後也是朋友送的「聖安娜」燕窩冰皮月餅,一盒好像有八個,只有大的那個有燕窩,但吃下去完全吃不出味道,反而其他小的蠻有味道(雖然已完全忘了)。和「利苑」一樣,別人送,Okay不會買。

不知是否因為S今年 contribute “幫忙”吃,家裡的已差不多都吃完,沒有像往年一般,要丟棄。


*後記,HKD129原來是預訂價錢,如果 walk-in 會貴很多。

Thursday, 23 September 2010

天上月圓,人間大混亂…

中秋佳節,人人歸心似箭,就在S在等車回家之時,遇上這個



傍晚六時多,微雨下繁忙的干諾道中,5X巴士撞到另一架正在上客的巴士。

兩車上的人都狼狽不堪,不幸中之大幸是應該沒有人受傷,至少是沒看到有人要被送往醫院。

雖然月點自私,S暗暗興幸,撞的不自己要乘的那輛,但回家路上交通非常的不順暢,但願他們都能及早回家“做節”。

司機大哥們,雨天或節日都煩請忍讓,我想他們自己也想回家過節嘛!

Tuesday, 21 September 2010

天使的快樂年代

眞的不由S不信,差不多晚上九點才離開辦工室,身心疲累,中環地鐵裡一男一女,竟然又選中S問路,iPod 當時在播放陳奕迅的「我的快樂時代」...



S的快樂年代,就是別人用行動,告訴S她雖然累,仍然很精靈...
他們着實才是S的天使,謝謝!

Monday, 20 September 2010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近日在電視歌唱節目看到夏紹聲,第一時間想起當然是他的名曲「結他低泣時」,那時聽過這歌一段日子後才知道,意境也許來自 Beatle 的老歌 “While My Guitar Gentle Weeps”…

I don’t know w h y…
Nobody told you…
How to unfold …  y o u r L o v e …

Hmm…S也不知道


今天又重聽,George Harrison 的結他和歌聲,配上林振強的歌詞,意境又會如何

一支低泣低嘆結他
和一堆一堆瑣碎舊話
伴空屋中的我坐下
懷念你
多麼的想知你好嗎
和他一起開心快活吧
願他可跟我那樣
活著全為你
Ooh 我再笑我似個笑話
一生都追蹤空氣
Ooh 我也說過休息放棄吧
但實在捨不得你
只好衷心講一句
我盼你一世快樂
沒憾沒淚痕伴你
如他傷你心(不關心)
如他說別離
如果未嫌棄 我即奔近你
無知的結他 難解你別離
仍不願離去 半哭等待你

Sunday, 19 September 2010

真簡約與假豪裝


陪朋友去睇樓,樓價一如所料,很貴。

但有另一樣不太多人談論的,就是裝修,近年不但流行無論單位大或小丶真豪或假豪,也把設計師找來,事無大小,也“精心設計”一番之餘,還大玩“簡約”。

簡約,原是一種態度,理應是免費的,攪什麼現在不但假豪裝很貴,假簡約,竟然更貴!?

雨後嬌花

那天問了父親這些酷似百合的花兒,他也不知道品種,沒關係,第二天,想拍之時艷陽高掛,午飯過後,風雨又來,雨一停,S趕快拍下,經過雨水洗禮,另有一番嬌態




Saturday, 18 September 2010

I Love iPad 之老吾老


上星期買了 iPad Camera Connection Kit 之後一天,又拍父親的花兒(即將貼),然後極速把照片用 connection kit 傳到 iPad 放大來看。

父親發現不消看一場跑馬的時間,已可從 iPad 看到清晰丶漂亮而又夠大(眼力漸退嘛)的照片, 讚嘆不已,喜歡的箇中原因當然包括因為花是他種的!

母親也來湊熱鬧一番,又把玩那些放大丶縮小的功能去欣賞父親的花(看註),確是一件賞心樂事。

S告訴母親,已把大部份由S拍下和姨媽姑嗲們聚會的照片都傳到 iPad,下次見面時只要拿出 iPad,便可讓大家欣賞,或可放在廳裡作電見子相架,讓照片自動放映。

想不到這件電子玩具,不但幼吾幼,還可老吾老之前父母常常“埋怨”自從有了數碼相片,他們因為不懂用電腦,看相晒相也得依靠下一代,現在有了 iPad,嘻嘻,從此不用“求”S了!

註:由於 iPad 非常 user friendly for 長者,看 iPad 中毒之路第一天,母親早已懂得上 youtube 看陳佰強的MV

Friday, 17 September 2010

早晨


早一陣子,差不多每天都在 Exchange Square 外的橋上碰見一舊同事,S從中環步行至上環,同事向中環方向。

我們擁有一些共同又獨特的回憶,經典那次是為了做 assignment,差點把 Singapore 那家 Mandarin Oriental Marina Bay Hotel “反轉”,還有細雪中的倫敦

我們雖然沒忘記對方,卻又算不上熟絡,每次遠遠的看到對方總會親切地打招呼,遙遙的向對方說句「早晨」,但又從來不會停下來嘘寒問暖。

某次從另一舊同事口中,得知她和S一樣已經離開舊公司,而唔生又生的她也已成為母親,S想着下一次碰頭,一定要停下來,好好的問候好一番

然而,自此又從來沒再遇上過。

緣起緣滅,原來只在那一瞬!

Thursday, 16 September 2010

食在上環.Basement Restaurant

S又打倒昨日的自己,前天才說過不寫食評,怎知竟然寫過返尋味,話說昨天和今天到了同一餐廳用膳

這家餐廳座落於上環九如坊的盡頭,正式地址是 Gough Street(咭片上只有英文地址),上次和朋友經過時已經吃過午飯,但被它放在室外那兩露天座位和寧靜的氣分吸引,相約“搵日”要來試試。

我倆工作地點相隔兩至三個電車站,昨日差不多到午飯時間才“即興”想到對方,於是“擇日不如撞日”。

先看看放在門外的餐牌, set lunch HKD88108138元三種,似乎大多是意式,比較貴價那兩種還用上好些有機材料。

昨天我和朋友都選了 88元的,頭盤都是 ham salad,然後她選了 Risotto,我要了意式雲吞,飲品大家都要了 guava punch,注意,飲品只有 coffee guava punch,而是日甜路是chocolate cake,雖然比較 heavy,但做得極為精緻。

Hmm… 好吃!驚喜之處是完全不“港式”,S也吃亦不討厭港式西餐,只是請別把你的港式雜扒說成不是“港式”便可以了。

今天和另一朋友因訂不到他提議的,於是又去了,侍應生哥哥已經認得S,讚!

我們都點了 108元的,朋友要了豬手配意式飯(忘了是否有機米飯),S要了蜆肉配有機意粉,飲品選擇仍是那兩種,是日甜路忘了名堂,是非常精緻綠茶味的 cake,沒有昨天那麼 heavy

S不懂得品評食物的烹調或處理方法,但S“吃得下”應該不錯,因為平常S的品評方式是,不好吃或不合口味的不吃便算,不懂得批評。

那裡雖然沒有𤎌煌的裝修,但服務態度良好,整體氣分又切合聊天,S兩次去也是兩人佔用四人桌,這區不少不算“高級”的食肆也要求客人“搭枱”的。

還有一個好處,吃一個餐有一個“印”,accumulate 到八個就免費送一個 88元的 set lunch

是次因為原來沒打算寫,沒有留影,但不打緊,來日方長

Wednesday, 15 September 2010

公屋綜援婦勝訴.善哉!

昨天有這樣的新聞,公屋綜援婦勝訴:

摘錄自am730
社署代表律師在庭上表示,社署代綜援戶繳交租金是實報實銷,政府寬免租金及差餉,租戶無需交租,政府發回的金額不應交還租戶。但鄧綺瑜的代表大律師郭錦焜認為,租金津貼不應該實報實銷,政府發放租金及差餉給社署,社署只是受託人,最終受益人為公屋綜援戶,社署做法破壞信託責任,質疑政府推出紓解民困措施,既然為了幫助窮人,為甚麼綜援戶不可以受惠。
摘錄完

初次聽到相關新聞時,完全攪不通是什麼一回事,對於從沒擁有過丶又沒有“damage”的,到底可以“追討”什麼?

爭議原來來自“實報實銷”,S沒有詳細研究有關個案,又只擁有一般的法律知識,更沒時間去尋根究底(看註)。只知道,既然正反雙方也持同一論點,“單 case 又有得打”,而法官又可以這樣判,極可能是有關的條文或法例沒有清楚厘定而製造了“灰色地帶”,亦明白箇中應該有其法律上的理據也不出奇。

然而,法律是一面,老生常談,人情又是另一面,從另一角度看,S只想問一句「洗唔洗計到咁盡呀?」那些錢,無論社署的角色是啥,不重要。因為綜援戶其實沒有擁有過,他們沒有付出過勞/努力,“實報實銷”又沒有確確實實的 definition,反過來問,到底有何理據証實他們 entitle claim back 那些“回贈”??

S看了這個,感概萬千,眾所週知,極富可以做 “tax planning”,原來極窮又可以“劫稅”。記得早前曾在網友的文章留言「納稅的目的,就是讓社會上的資源從有能力的人流向有需要的人」,所以S基本上是支持有能力的人應該納稅,和社會上應有一定的安全網去幫助有需要的人的。

可是,可憐是這邊廂,眼見愈來愈多“納稅一族” 不獲而勞

而那邊廂,只要懂得利用法律上的灰色地帶,又有愈來愈多的不勞而獲!!

稅款納了出去已是“既出之物”,只願從這途徑獲得的人真的是理直氣壯,又心安理得。

雖然有點 “九唔搭八”,但也想說句

萬般帶不走,善哉!

註:S沒時間去研究,新聞也是在回家路上的車程看的。白天忙個不停,離開辦工室已是晚上八時又一半。回到家,和M談不了兩句才晚飯,寫這個時思路凌亂,不寫,又意難平!

Monday, 13 September 2010

上環順興行.好味皮蛋

S一向對吃沒要求丶沒研究,是以沒什麼資格寫食評。儘管如此,總有一些鍾愛的食物,只不過大部份都是對身體沒什麼益處的小食丶非正餐丶甚至是 junk food 那些等等。

到鏞記吃飯,最愛的不是馳名的燒鵝(太 heavy)或清湯腩(太難訂),而是那貴價小食,酸薑皮蛋,幾十塊錢,一人只得一小口。其實早已聽聞批發商“落腳”於上環,正座落於S現在辦工室的樓下,今天終於在魔鬼朋友的熱情“鼓勵”下(真的很熱情,她不但是親自丶還要是獨自一人去買給大伙兒!),於是S和朋友分享了一份

一份十五元(往 openrice 查一查,噢!原來 2004 年時只賣十元一份),有四隻,我們每人兩隻。

回到家裡,立刻品嚐…hmmm…太好味,溏心滑溜如絲,雖然沒有酸薑,但勝在原汁原味,真的“食過返尋味”,尤其是價錢只是在那酒家吃的佰份之幾十,可惜如此高膽固醇的最好還是少食多滋味!
第一隻,賣相及溏心都媲美在酒樓吃的
但用 iPhone 拍,完全無法 capture 溏心的質感
第二隻,賣相不及酒樓的,但勝在溏心更滑溜
這家鋪頭,除了皮蛋和咸蛋(S沒有試)外,另類馳名的莫過於它的營業時間和態度。

下午二時才啟市,不是因為“串”而是因為早上忙於批發生意,Okay!然而,聽說從不準時,今天就有心急人敲門,二時已是下午開工時間嘛,辨工室離得比較遠的,未買已經遲到了,得來的答案是「老闆娘開門時,門自然會打開!」,“官方”關門時間是六時,但許多時是不到六時,售罄即關。 >_<

門開了,買時只可眼看手勿動之餘,亦不會“大手”賣給零售客人(何為“大手”,不得而知),因為這種食物不能存放,最好即日進食,才能保留原來風味,傳聞說因為老闆不想因為客人自己擺放太久之後才吃,blame it on their quality,所以寧願只作“限量發售”,橫豎生意“唔憂做”!

既然如此,有性格的S會從不再回頭?嘻嘻,Never say Never耶!橫豎最大機會不會是S自己去買

後記:從今年(2011)較早前開始,這商店的盈業時間已改為早上十時至下午二時.但聽說"話事人"已經易手,現在由和皮蛋阿婆爭家產的兒子打理(註:爭的就是皮蛋店位處的鋪位,朋友從報章上看到的).而阿婆已搬到同區另一位置,即是說,現在在此處買到的皮蛋,不一定是最原味的製法,s如果找到阿婆的新位置的話,將會更新資料.

Sunday, 12 September 2010

Rosemary 的啟示

照片來源:南華早報
Source of picture: SCMP
看了 Rosemary 的被捕照,趕快走到鏡子前,照照自己。

還好,S比她年長不少,眼肚和黑眼圈卻比她年輕,然而,仍有一個大啟示

女人,愛惜自己,除了自己,還是自己!

S不喜歡比較(無奈地,天天在沒選擇之下也在比),更不愛與比自己差的人比(自戀!?)。

Rosemary 這事給我的感覺,不是比較不比較,而是自愛不自愛。

雖然有不少事,我們無法操控,但也有不少,自己可以做一點點,毒品是其一,其他情緒?知足?權力?物質?伴侶?樣貌?身形?還有……….?

明白後果如何,不一定天從人願,至少好好對待過自己

S今年開始時,曾給自己定過一個 personal objective,九個月過去,仍沒有實行,不想比也得比一比,就是S也許在五十步笑百步,沒資格去批評,所以只可以說,這是一個啟示。

iPad & Camera Connection Kit.天下無雙

今天拍完父親那盛放中的沙漠玫瑰(較早的文章),第一時間試用昨日買的 Connection Kit,把照片直接從相機傳放到 iPad 裡。

果然方便,完全無須預先安裝任何程式或軟件,接駁後,只要開啟相機,內裡的照片便會自動呈現,可選擇 Import All or Import Selected,如要 select,只需用手指輕按想選的,然後按掣,完成。


如此 import 的照片,經由一般 Sync process是不會自動給 Sync Mac 機的(這個S喜歡,因為原意就是想用 iPad 作為照片 primary 的儲存庫)。如要傳回 Mac 機,只需開啟 iPhoto,和 iPhone 一樣,在那裡選擇想從 iPad 傳到電腦的,import 便完成。

然而,有 pros,當然有 cons,其一是 imported 後,iPad 只會用拍攝的日期作為 event default name,還沒找到怎樣直接在 iPad 裡替 event 改名;其二是相片的 filename 也不能 being editied,即是說只能是那些相機自動 assign sequential numbers,不似用相機那些軟件時可以編輯成自己想用的名字。

然而,以上的小問題,怎麼也敵不過最大的好處,就是外出時,如想即時把照片放大來看和備份,相信暫時沒有其它方法能與這個天下無雙的“iPad + Camera Connection Kit Combo”匹敵。


相關文章:iPad Camera Connection Kit

Saturday, 11 September 2010

911

還有不到一小時(香港時間),今年的911便成為過去...


過去讓它過去。


你我也許不住在NY,也為他們祝福。那裡住了不少不同種族的人,包括不少和我同膚色的,還有我的親戚丶朋友,只願不應重來的,不要重來。

沙漠玫瑰.盛放篇

這星期父親把那盤沙漠玫瑰放到近大門處,每天回到家時也發現花兒們有點不同,之前的“花冧”不少已經盛開,而之前盛放的,年華漸逝,但整盤花仍然很漂亮,而且好不熱鬧。

好喜歡這些花,不只因為她們漂亮,而是自從S開始拍這些,和父親的話題多了想想,不把最近的算在內,對上一次拍攝父親的花原來已經是十多年前,那時不是住在這裡,還在用菲林的“傻瓜機”,好像是蘭花,肯定的是M還沒出生!

每天見着時也有衝動為她們留起倩影,但太晚(最早那天踏進家門都已經差不多九時!),天然日光已經完全消散。今天雖然一直下着雨,仍然無損她們的嬌態




年華漸逝...
 

後繼有人
拍完寂寞的沙漠玫瑰,發現在另一角有一盤開始開花的看似是百合(但S不敢肯定,因為S是花痴,白痴的“痴”),正在讓雨水為她洗禮,可是S不願讓相機“受洗”,還是下次,等S問問父親那是什麼品種


上一回:沙漠玫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