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September 2010

大江大海.痛在什麼地方?


去年看「目送」之時,同是龍應台寫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已經出版,當時沒想過看,甚至連簡介或隨手拿起翻一翻也沒有,因為覺得,都已經是六十年前的事,又不是我成長的年代,更不是我最愛看的愛情故事,不會有什麼共鳴。

最近無緣無故,開始看,不得了

篇章一開始講述美君(看下去知道是龍應台的母親)上了列車,和身邊人失散

那時候的人沒想過,在那個年代,一個小小的決定,甚至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都影響着往後一生的經歷

摘錄:「人的一生,太累了,反正去那個叫「台灣」的地方,只是暫時「躲躲雨」吧,也好。

他作夢也沒想到的是,這一場「雨」啊,一下就是六十年。」(摘錄完)

我沒相同的經歷,但我想到父親。

那一年,父親只有十五歲,和無數僑生一樣,為了同一個夢想 ﹣“建設祖國”,義無反顧地上了那一條“不歸船”

沒有人知道,無數個失散和失落的故事從此啟動,而諷刺的是,這一切都是從熱血和歡笑聲開始,當中沒有人想像過,他們過的生活,不但是從此“不一樣”,那一刻的生離,原來還可能是死別的演習。

我家算是不幸中之大幸,未幾有緣落戶在此地,但家裡已經歷了不少那種,一錯過便連想追憶也可能沒有勇氣的變遷。

從父母口中聽到,就是繯繞我們身邊,已有不少聽在我耳中是那麼“不可思議”的遭遇,很難想像還有多少,散落在國土上不知名角度的“小”故事,他/她們沒有像龍應台般的女兒,去尋根丶去記錄,更不一定有機會“團圓”,因為也許等不了適合的時機,一切已被長埋在黃土裡。

書,我還沒有看完,情節雖然吸引,但我刻意看得很慢,像是怕看得快會錯過些什麼似的。

我告訴父親,這個好看,感動。他說知道(我沒問為何,猜他是看過報章上的書評),我問他會不會看,他沒作答

我始終開不了口去問:「這幾十年,你,痛在什麼地方?」

後記:昨天配在「斌仔的前世今生」那首「給十五歲的自己」,看來配在這個更貼題。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