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September 2010

重逢

摘錄

我與家人沒說一句話便分手了 這一離開就是四十年,這也是我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

...英格麗特的祖母,到了西德的第二個冬天便死了。英格麗特自己,一生沒有和波蘭的米夏重逢過。

摘錄完



重逢,
原來是一種奢侈。
能夠不斷的目送,
更是不淺的緣份。














1 comment:

Coffee n Tea said...

龍應台的文字有種沉重感!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