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September 2010

名份

看別人的網誌,一時感觸留下了這個:

「妳再回頭看時,也許會發現“名份”反而是把感情丶關係處死的“斷頭台”。」

“名份”就像一張入場券或一把鑰匙,讓你打開那扇分隔着“有名份”和“無名份”兩個極端世界的大門。

進場後,我們都得帶上道德標準界定的枷鎖,遵從同一套遊戲規則,從始變成“有資格”去要求,那怕是金錢丶物質丶權力丶擁有慾丶還是純粹是情感上的回報,總而言之就是“有資格”。

雖然明知這些束縛,但進不了場又像欠缺了些什麼似的。

只是,一旦有了這門券,一切變成理所當然的要求,一天一天替你把愛情蠶蝕,有多少人最後在關係變淡丶甚至決裂時,仍然記得當天那份

想好好保存那感覺,也許最好還是別把那扇門打開。

今天第一次聽這個,太好聽
沒那麼簡單,黃小琥,曲:蕭煌奇,詞:姚若龍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