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September 2010

沙漠玫瑰.盛放篇

這星期父親把那盤沙漠玫瑰放到近大門處,每天回到家時也發現花兒們有點不同,之前的“花冧”不少已經盛開,而之前盛放的,年華漸逝,但整盤花仍然很漂亮,而且好不熱鬧。

好喜歡這些花,不只因為她們漂亮,而是自從S開始拍這些,和父親的話題多了想想,不把最近的算在內,對上一次拍攝父親的花原來已經是十多年前,那時不是住在這裡,還在用菲林的“傻瓜機”,好像是蘭花,肯定的是M還沒出生!

每天見着時也有衝動為她們留起倩影,但太晚(最早那天踏進家門都已經差不多九時!),天然日光已經完全消散。今天雖然一直下着雨,仍然無損她們的嬌態




年華漸逝...
 

後繼有人
拍完寂寞的沙漠玫瑰,發現在另一角有一盤開始開花的看似是百合(但S不敢肯定,因為S是花痴,白痴的“痴”),正在讓雨水為她洗禮,可是S不願讓相機“受洗”,還是下次,等S問問父親那是什麼品種


上一回:沙漠玫瑰

3 comments:

laulong said...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况落红無數!

有了惜花人,也是花之幸了。

SKII said...

校長,謝謝你來訪,令S的網誌增添不少詩意。

年紀漸長,明白惜花不一定要「直須折」,反而花開堪“拍”直須“拍”,更長久!

laulong said...

對,我在丹霞便江看見一些浮水植物,同行的長輩說是豬乸菜,是很粗賤的植物,但它的花也美,後來我在水湄發現一叢,我走近水邊拍,但不方便,想折下來,但我又想,我又怎有這樣的權利!

遲些會貼文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