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November 2010

試寫短篇.打開信箱(二)

上一章:打開信箱(一)

續...

1997年1月中旬

星期一,從香港到東京的航班上,Kristy 從輕便的手提行李中掏出信紙,誠實的問自己,只得一張信紙,心聲最想寄給誰?

Kristy自己也不明白...


按此閱讀全文=>打開信箱(二)

Sunday, 28 November 2010

山楂樹之戀.隨想



看了,那原是個簡單的愛情故事,有些情節,如果懷着批判和理性的角度去看,不但不甚合乎常理,甚至不可理喻。但S哭了

想起母親曾告訴過S那些荒謬的下鄉故事,和父親一起回國的朋友丶後來是母親的同學,被派了下鄉,人說人生如戲,如果你也聽過這些,會無奈地發現,戲如人生,戲外的情節,往往比電影更難以置信。

那一天,改寫往後幾十年,甚至整個人生從此的劇本。

知識份子被送去下鄉丶勞動丶甚或是勞改;沒有經過訓練的“赤腳醫生”去替人治病;後來有了一孩政策,受過正統訓練的醫生卻替人拿掉生命。

如果你出生於右派家庭或“成份”不好,不好意思,你的命運注定悲哀,注定沒有選擇權。

聽說母親也有過一些荒謬得難以置信的經歷,才有S;後來家裡也一樣,一家才有幸落地於香港,S始有機會長於斯,享受自由的空氣。這些聽了像是傳奇的故事,如果你去問一問那些僑生家庭,或是經歷過那個大時代的長輩,一定會發現每一個故事丶每一個人也是一個傳奇。

刻骨銘心的總是那些被某種距離間隔着丶無法觸及的愛情,還有那些歲月。


張導演把電影的節奏拍得很.慢..很...慢....

如果懷着現在“即食文化”的心情去看,一定悶。然而,那才真真正正切合其時的背境,連要見一面也要經漫長的等待,甚至要“攀山涉水”,思念在這孤獨的過程一點一滴地累積那是否另一種浪漫?





相關網誌:複雜關係

Saturday, 27 November 2010

Clear Desktop with iOS 4.2 for iPad

按裝了 iOS 4.2 for iPad,作為慣用繁體中文的凡人一個,S覺得它最大的作為莫過於從此可在 iPad 上“手寫”繁體中文,遲些將會試試只用 iPad 去製作貼文。

另一樣就是加入 iOS 4.0 for iPhone 早已有的功能,以 folder 形式去整理和排列各式各樣的 Apps,這個S早在 iPhone 已做了,出發點並不原全因為想那些 Apps 整齊易找,而是不想太多 Apps 擠在電話的 “desktop” 上,把 wall paper 的照片遮掩了大部份而無法看清,尤其是早前以金城武的照片做 wall paper 時!!


為了不破壞父親那些跳舞蘭的優雅,S一不做二不休,在 iPad 上索性把所有 Apps 移到第二版,好讓開機時可以完整地欣賞花之美
Desktop
第二版,with all Apps being organised into 7 folders
另,都說不由S不信

今天下班排隊等巴士時,又有遊客問路,當時S不但在聽 iPod,還低着頭忙碌地檢視手袋裡的物品,那大概三十歲丶看上去明明是純種中國人,但一口流利外國口音的女仕,竟然在雪廠街和干諾道中交界(即文華酒店側)問S,Prince’s Building 在那裡?S告訴她就在她身後的一條街然後她和同行男仕愉快地離開。

之後S看看前後的人龍,最少有二十個在S前面,而排在 S前面最少十個也沒有帶任何 earphone MP3 諸如此類的物體,而且比S“清閒”,到底為何偏偏選中我

之所以,阿Q的S,又再一次有理由相信自己是(問路)天使下了凡!!

Friday, 26 November 2010

往事如煙.大夫第

早幾星期到了大夫第和文天祥公園一遊,勾起一些如煙往事,曾幾何時,大伙兒不時會到訪姓文那條村。那時候沒有文天祥公園,朋友教路,沒有私家車,從上水火車站乘小巴,不認得路的話,只要數着過了多少條行人天橋便不會迷失。

S在那裡參加過唯一一次的圍村婚宴,可惜新郎並非教路的朋友。

如今再訪,兩個公園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條,是遊人的好去處,但對S來說,卻是滄海桑田丶人面全非。



聽說這種大門就叫做“中門”,如此開着就是“中門大開”。
古代㕑具,現代潔具。

文天祥給追數?(被淋了油!)

英雄的背影 

應網友提議,貼一幅正面相(未電髮).



Thursday, 25 November 2010

試寫短篇.打開信箱(一)


2007年10月某天

從律師樓走出來,Jessie 深深吸了一口氣,無奈地也要相信這事實,剛才簽的確確實實是一份分居協議書。直至 Edwin 揮筆簽下去的那一刻前,Jessie 無論如何沒法相信,這麼多年的感情丶婚姻丶還有已經9歲的囡囡,竟然敵不過

Wednesday, 24 November 2010

…總是別人的好


和好友小S一同去電髮,大家的效果也不錯。然而,有趣的是,我們心目中的理想髮型,竟然是對方電了的那一種。

S喜歡比較飄逸的大曲髮,看上去像 set 頭多於電髮那一種;小S則喜歡中型曲度,看上去比較有 volume 那種。

可是由於受到髮質的限制,我們都不適合 carry 自己心目中的理想髮型。S去年試了,漂亮是漂亮的,但要花上不少心機才能保持髮型!

情形就有如老公丶老婆總是別人的好,又或是心中的理理想情人,往往因為各種因緣際會、性格不合等問題,不一定適合成為最終一起生活的身邊人一樣...

哈哈!幸好我們只是 carry 了對方的理想髮型,而非對方的理想情人,要不然,就算不變成"水溝油",也一定不會如現在這般"糖黐豆"!!


Tuesday, 23 November 2010

買樓自住

看了網友的「誰更有錢?」,想回應,但太長篇,倒不如在這裡寫一下個人的感受

S覺得香港大部份人對自住那樓房,把投資成份的比例放得太重,因而忽略了一些個人的要求和 constraint,例如想要的 life style 丶家居和環境的 quality,還有個人的負担能力等。


朋友之中,從自住樓房的“數字遊戲”中賺取到最大升幅的,回頭一看,大多當天是以負担能力為首,迎合個人要求為次,投資回報不是不計,但只是云云因數中其的一個。在考慮完個人負担能力丶要求丶篩選了幾個合適的屋苑之後,不會把升值放在最首位,而是看看自己最喜歡的是否有足夠“抗跌力”,還有就是,都不是在大市升至個個都搶貨的時候買的。

經典例子,朋友從外國回流,問S的意見,好不好在香港置業?那時候S對投資不但沒有心得,而當年的S和現在的8丶90後的心態差不多,做了幾年工便趕着“上車”,是以當時自住的,是98年賣掉家人的屋而買下來的蟹貨,供樓佔去入息比例不少,典型的“房奴”, 還有什麼“心得”可向朋友亂提?

但S仍問了朋友一個問題,是次回流,有否打算再離開?朋友的答案是打算長居香港(至少當時是這樣想丶現在還沒走)。既然如此,大方向就是決定會買,只不過幾時買丶買什麼就要從詳計議。

朋友雖然已經不是初出茅廬,其實負担得起港島中丶大型屋苑,但從外地回來,比較喜歡新界較多空間,於是集中看某幾個屋苑,但看來看去,價錢雖然負担的來,但並不吸引。於是選了最喜歡那屋苑,先租了一個單位,邊租邊找。那時樓市不很旺,但好處是經紀知他們是真正買家,非常落力,而因不太多人問津,業主都樂意傾價。朋友看了一段日子,最終找到心儀對像,現在回看,還無心挿柳地 “撈”了歷史低位!!還記得在他的入伙宴,他的大部份同事丶朋友紛紛問為何那個時候買樓,因為他們大部份人在賣樓!!

過了一段日子,S因個人需要想換樓,看了大半年,終於拍板,又是正值樓市淡靜期,舊的賣出去雖然不至於資不抵債,但比起98年時買價要蝕,只不過,新買的那一間,舊業主也不比S好得多少。但朋友們用現在的價錢比較, 總會問為何S懂得選那時候的“低位”買入!!!其實又不是新界樓一間?大家只是被賬面蒙蔽了!

然而,經過上次“一朝被蛇咬”的教訓,S就着自己的能力,沒有“去到盡”買能力所及最大最貴的,只選了每月供款佔每月穩定收入大概20到30﹪,這個有以下的原因。

一來留有餘地在加息時還有 buffer 去應付;但重要是供款壓力小一點,人的心情好一些,又有多一些餘錢作其他投資;然而,這也不止,最重要是留有一些 buffer 可在有需要時做其他借貸。

要知道,良好 Credit History 有價,S不是生意人,只是打工仔,如果把自己的穩定收入計出來的借貸能力都壓注在自住那樓房上,將來遇上吸引的投資機會便沒有空間再去做“融資”,那便只能眼巴巴看着機會溜走。

是以,雖然S的投資經驗不足以像網友般提出該 allocate 多少於自住樓房,但讚成她的說法,就是別被自住那一間綑綁着自己!!

Monday, 22 November 2010

月上柳梢頭

可惜沒有人約黃昏後,幸好還有飯前步行作為 exercise,發現原來香港的月亮也不一定不夠外國的“圓”,而且圓得來很大呢。

雖然只帶了 iPhone,也趕快把這清晰的一刻拍下來



真箇是月有陰晴圓缺,忽然雲層來襲,還來不及繞湖一週,又大又圓的月亮,竟然不消幾分鐘之內,消失於空氣中!

所有相關照片=>月上柳梢頭

Sunday, 21 November 2010

政府打擊炒家,中產用家變池魚

政府又出招,S很感謝也明白她的用心良苦,尤其是嘗試打擊短期炒家的好意,然而,作為首期不足的用家,也許無奈地變成陪葬品。


其實在上一輪的收緊貸款措施時,不知有多少人留意到,金管局加入了 stress test,銀行在計算借款人的還款能力時,是如此的

現時大部份住宅樓宇的按揭是以 Hibor 作為參考,加0.65% 0.7%(現在實際利率低於1﹪),上限多以 Prime rate 作參考(實際大概是 2.XX%)

銀行在計算借款人能力時,在金管局的新指引下,完全不會考慮 H+ 那利率,只會以上限計算,即是即使你其實只須供1﹪左右,銀行現在也是用2.XX%來計算供款能力,而 stress test (壓力測試)就在上限上再加上2﹪(即大約用4至5﹪)去測試。在這個指引之下,即使有首期,月入穩定但卻只是“掹掹緊”過關的,便有機會借不足。

那昨天提出的新招又如何呢?

假設是 Okay 的中產,有穩定月入,打算買六佰到八丶九佰萬的樓,辛辛苦苦儲到三成首期(又或是從細樓套現,想換大一點住好啲,whatever or etc),現在一個措手不及,八佰萬以下的最多只可借480萬,假設這是七成,即是685萬,okay,如果買 685萬或以下的,反正已儲了三成,剛剛好。

但高過685萬又怎麼呢?只能借六成,最多借600萬,即是無端端要多掏出一成或更多現金作首期。現金,這並不是一個小數目,如果是剛剛才儲到三成,一夜之間又告訴你還差成佰萬,即係點呀?

不用怕,還有個叫做「按揭保險」的計劃,話說這個應該仍然存在,只是不能再借至九成半,但問題是,如果其實有穩定收入丶良好信貸紀錄,這夜前,你本應是無須用這個的,而那個按揭保險費,最少也要1.15% of original loan amount(以六成作起點的話),假設樓價八佰萬,七成即560萬,1.15%,最少也要六丶七萬

噢!還有那個新加的印花稅,如今買不到兩年的樓賣出去時要付這個,但在香港,一直以來印花稅都是新買家付的,上一手炒樓由新買家負責!?當然明白可以選擇不買或與上一手商討,但真的很無聊兼費時失事耶!政府有胆量的話倒不如直接徵收利得稅喇,反正不會影響真正用家,攪咁多嘢做乜?(其實真的很想寫得文雅一點,但想不到!)。

Sigh!安份守己的中產,怎麼在每一個政策總是輸家或池魚?

Saturday, 20 November 2010

書法與照相(下)

Okay,書法與照相,除了金錢上花費的差異,還有什麼不同?

先說共通點,其實和所有興趣一樣,要做得好,時間、耐性和恆心,一樣也不能少。

雖然如此,練習的過程卻又大大不同。照相如果要拍風景,要配合天氣,包括行程,要花上大量時間,有時候還要預先計畫,諸如此類。書法用不着這個,只要在家,有心情,把工具拿出來,就可以寫,完全不受外在的天氣限制。

然而,卻受盡內在的小宇宙影響...

年初時寫的揮春
寫字時,專注程度比起照相的要求高上萬倍,可以說是要心無旁騖,因為只要稍不留神,就算是簡單如一直、一橫甚至只是一點,也會令全個字走樣!拍照,雖然也要專心,但由於有了數碼技術,一幅不成,okay,再拍一次!字,再寫,要一筆一劃從頭再來的過程,是數碼照片沒有的。

為了寫好一個筆劃或字,許多時會不自覺地重覆八次、十次、幾十次,是以每次寫字,少則個多小時,慢則...加上事前準備、善後收拾、洗筆(這個不能偷懶),幸好S只用製成的墨汁,如果加上磨墨...也許每次要花上半天。

照相呢?除了要特別安排的行程,許多時候興之所至,拍一兩幅,記下那刻心情,收工、move on!

噢!還有,寫完之後讓字自然風乾,也許只有曾用菲林自行在黑房晒過相的人,或者有畫水墨畫的網友,才明白那種等待的感覺!

忽然明白,爲何寫字會落入冷宮。自S用了iPhone、中了蘋果毒之後,事事講求 portable,加上其他雜務纏身,變成棄字從 blog

這文就是和好友小S一起去 hairdressing時,在電髮中完成!!



Wednesday, 17 November 2010

書法與照相(上)

已經好一陣子,放下了毛筆,改為拿起相機。

把鏡王還給好友後,雖然他借了另一枝入門級的"天涯鏡"給S,但仍念念不忘想去洗錢,皆因有了靚頭,某程度上可以彌補技術之不足。

然而,想到自己的性格,又猶豫到底是真的為了影相?還是只想滿足把玩具買下來、擁有它那一刻的興奮?

曾經,沉迷寫字。雖然只有一枝普通的兼毛筆(好像是這樣叫,即是狼毛和羊毛混合。哈哈!想不到狼和羊竟然在這種處境和平共處!!)和粗糙的九宮格,但每星期最少寫一次(交功課),多則兩至三次。但到了把全套工具買回來,卻又變成收藏品。

左邊的全是紫毫
然而,相機、鏡頭和書法工具涉及的金額大不同,上次到上海時,找到那條書法街,把紫毫**系列從小號至可以寫單字揮春的特大號全套,加上質料不錯的宣紙,豪買下來,還替朋友照單執了一套,滿載而歸,才花了千多元,滿足擁有慾之餘,還可以騙自己是高手!

但鏡頭,除了涉及的金錢不能同日而語之外,更重要是...

待續!

註:紫毫是用某種鼠類的毛做的,在毛筆界中,是尚好的工具,柔軟度和索水程度都比狼、羊毛適中。狼毛比較硬,而羊毛比較軟又比較索墨。


下一節:書法與照相(下)

Tuesday, 16 November 2010

Somewhere Only We Know

你到過這個地方丶走過這樣旳路麼?

從大門走進去

向右,是那簡單的小食部,沒有飯堂,但有永恆小食咖哩魚蛋,還有熱騰騰的維他奶,和好友們圍在一起喝,暖暖的,只穿上薄薄的校服裙也能抵禦冷冷的寒風。

向左,經過學會的壁報板,來到被工整地分成“左上右落”的樓梯,走上去,沿途經過教務處丶校長室丶Physics LabBio Lab丶木工室丶還有什麼?記不清,只記得

一直走,來到頂層,是家政室,還有那兩個和天台連接的課室,從沒感受過坐在那兩個課室,一面被家政室傳來的飯香吸引,一面上課的感受,因為那是預科班的小天地。

從大門走出來

往前走,沿着微微的斜路走下去,到達十字路口。

往東行的巴士,每天載着大部份住在東九龍或遠至西貢的同學,經過九龍城、啟德機場、新蒲崗、彩虹、坪石、九龍灣、牛頭角、觀塘、籃田、盡頭是油塘,回家去。

不往東,向西又如何?

乘搭 5 號巴士,經過紅蘋果丶紅磡、紅磚堡理工學院、尖東、新世界中心、盡處是浪漫的尖沙咀海傍、經典的五枝旗杆,是我們荒費過多少歲月在那裡等人、玩樂的地方?



如果你曾經是

藍色的毅者 Apollo
黃色的仁者 Eros
綠色的智者 Muses
紅色的信者 Penelope

也許你和我一樣,在這個 Smewhere Only We Know,卻又已經消失了的地方

找到最長存的友誼
渡過最快樂的年代
有過最美麗的邂逅
留下過最青春的足跡
換來最不老、最骨的記憶

Monday, 15 November 2010

你在何方?

曾幾何時非常喜愛這歌
少女情懷
幻想有一天
也許會有人一面想念自己丶
一面輕輕啍着這首歌



如今這個




在.何..方...?







p.s. 謝謝網友佛爺與卡臣,S是在找「她的一生」時與「你」重逢的。

苗圃行動,你會行路上廣州嗎?


這個週末行程緊湊,除了M的正常課餘活動丶和好友們的蟹宴丶參加學校簡介會丶展覽等丶整理升學資料等,還參加了「苗圃行動」的街頭籌款,雖然只是短短的個多兩個小時,不但令S對「苗圃行動」有了初步認識,也是一次新閱歷。

首先,弄清了「苗圃行動」和由蕭芳芳代表那「護苗基金」是完全兩回事。

「苗圃行動」主要集中做國內助學,upcoming 最大型的籌款活動是於農歷年期間舉行的“行路上廣州”活動,參加者將身體力行,從香港步行住廣州,S並未打算參與,今天的街頭籌款只是籌募營運經費,因為根據全職義工的介紹,由參與步行者籌得的金錢將全數用於助學**

對於做義工,S只是散工兼初哥,上幾次皆是送飯給獨居長者,是次又有新體會,明顯地,小朋友比較沒有成人那麼“害羞”,M不但能派出幾十張傳單,還成功游說五個路人損出真金白銀,數目從二十元到一佰元不等,然而S只能成功派發大概十張傳單!!

在“賽後檢討”時,M還告訴S這個有趣事件

M:「有一個滿手紋身的青年,我不敢派給他,怎知他主動問我拿單張。」
S:「是嗎?那他有沒有損錢?」
M:「沒有。」
S:「那也不打緊,主動拿了傳單已是第一步。」
M:「他走了之後,有一義工家長說那青年人浪子回頭。」
S:「也有可能,他也許會想如果從前好好唸書就好了,可能他沒有機會又或者他已經好好唸書,總之現在想幫其他人

**S對此機構暫時未有深入認識,這個貼文也沒有邀請捐獻的意思,有興趣者 請參考該機構的網頁。

Saturday, 13 November 2010

離婚點滴



朋友結婚多年,婚姻並沒有問題,閒談時輕描淡寫地告訴S,其實打從結婚的第一天便想着離婚,S笑問是因為 “prepare for the worst”麼?

還是從來都太明白,婚姻只不過是生活,只要不要和愛情相提並論,便會好過點。

又還是,每天也本着“這是離婚前的最後一天”,便會對對方好一點?

Wednesday, 10 November 2010

心裡的 Birthday Diary

昨天貼完了那篇「跳舞蘭」後,傳了一個 message 向表妹D送上 Birthday Blessing,她回覆道謝還說 S 記憶力好。

哈哈!表妹是近期第二個因此人而稱讚S的人(阿 Q S take this as a compliment)。表妹D和另一如此稱讚S的好友一樣,都是沒有在 facebook disclose 生日日期的。 其實,S fb 有不少朋友,但並沒有使用那些什麼 Birthday Diary application

因為,重要的,有沒有記在 diary 也不會忘記,如果已經忘記了的,mark 了在 diary 上亦沒什麼意思。

S只願送出的祝福都是從心出發,而非“為寫而寫丶為說而說”地把關心和祝福都變成機械式的流水作業!

想一想,S記得他/她生日的人的分佈,有趣

有血緣的,四個。

小學,一個,自升上中學已經失去聯絡,但今時今日,S仍記得她當時的家在那街道丶那大廈丶幾多樓,那時候常在車衣的伯母還好嗎?還有兩個也有差不多的記憶,但無論如何想不起 Birthday

中學,Wow,十五個!要不是認真數一數,自己也不覺得這是S如假包換的快樂年代,當中有些已經下落不明,誇張點說是生死未卜,有聯絡的每次見面也不能肯定「幾時再見」。

大學年代,五個,有的也是下落明!

後大學畢業年代,匆匆過了多年,認識了很多人,但只是“十隻手指數得晒”,還要大部份也只記得月份,而S真的會用心記掛着要送上祝福的,更是 just a handful of it

記得好友最近在回覆道謝S時說,以後一定會到時到侯給S送上祝福。噢!這個嘛,在此先謝過!其實從來沒有要“交換禮物”的意思

已被刻在 S 心裡那 Birthday Diary 的人,你記得最好,就是你忘了,無損你在S心裡的地位!

今天應該很高興,達明一派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