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y 2011

點解唔聽我電話?(為何不接我的來電)

廣東話口語化版

S:「你而家到底用邊個“冧把”?」
M:「5字頭果個。」
S:「係咩?我以為你用咗外公果個添?」
M:「我哋換返好耐啦!」
S:「咁點解我打你個電話唔通㗎?乜乜“...未能接通”呀!」
M:「我瞓覺時熄咗電吖嘛!」
S:「吓!我就係想叫你起身呀!」
M:「唔係呀話,咁都要打電話?你行過嚟叫我咪得囉!」
S:

S 沒說下去,就是因為自己也想賴床賴多一會兒嘛!

號碼,周筆暢;詞:陳少琪;曲:金培迖

********************

白話文版

S:「你現在到底用那一個號碼?」
M:「5字頭那一個。」
S:「是麼?我以為你在用外公的號碼?」
M:「我們交換回了已經一段時間了!」
S:「那為何我撥你那個號碼是未能接通的呢?」
M:「我睡覺時把電話關掉了!」
S:「噢!我就是想提醒你起床!」
M:「不是吧,你如此也要打電話給我?你走過來我的房間叫我起床便是了!」

S 沒說下去,就是因為自己也想賴床賴多一會兒嘛!


Sunday, 29 May 2011

自戀系列.Catwalk @ Stanley

日期:2011 5 2
地點:赤柱軍人墳場

天朗氣青,一心只是想拍寧靜的墓地,難得雖然是假日,竟然完全沒有“靚模”丶龍友丶龍婆等,無心挿柳,讓超齡但自戀的S,於這個天然“天橋”上,來個沒有華麗衣裳丶只有汗水,但卻一樣嬌俏**的貓步

先來一個,Under the Beautiful Sunshine


貓步登場










**讀者看過如不同意,拜託請別誠實地讓S知道!



Saturday, 28 May 2011

讀歷史.加轉載 「投資九龍將勝港島」

知道政府從明年開始,將會在小學到高中課程中,加入國民教育這一科,雖然明知這決定之最大動力乃政治因素,但仍阻不了S那份莫明奇妙的感覺。

覺得莫明奇妙,因為S認為,教好丶讀好歷史和母語(在香港,就是中文)科,就是最良好又自然的國民教育。

S對不同國家的課程並沒有深入研究,但從在不同國家接受教育的朋友中得知,歷史和母語科,在大部份所謂的先進國家,都是課程的一部份,雖然不至於是“重點”課程,但從來不會“廻避”。

S曾在網友校長那邊留言說(全文:與匿名談歷史),小時對歷史科沒有感覺,長大了才明白,如果能夠早一點明白從歷史和經驗(無論是自己還是別人的經驗)中尋求啟示,對成長是非常有意思的。因為,無論是個人還是社會的發展,沒有過去丶就沒有現在,沒有今天丶就沒有明天,每一天,每一個 action,在你不知不覺之間,都在編寫歷史。

雖然人生苦短,母需執着計較每一個決定也要是“對”的,這樣做人不但太辛苦之餘,而且,有些所謂的“錯”,沒有親身經歷過,人是不會長大和成熟。但也有一些,明知後果會傷害自己和別人,還要去碰麼?

其實,無論歷史帶出的啟示是正是反,有勇氣正面地面對,就是第一步!

到底我們的政府,怕什麼?

*******************

另,雖然寫這個,並非要說服別人和S有同樣想法,但未能明白S所講的,想舉一實際丶而相信不少香港人也有興趣的例子,就是施永青先生從香港的歷史丶政治丶和社會結構的發展和改變,分析港島丶九龍區的樓價走勢(看:註),你不一定要認同他的看法,但事實是,極具參考價值。而S最近最愛看的電視節目,也和歷史有關,就是有線電視製作的「華爾街風雲二佰年」。

註:轉載施永青的全文(請留意,這文章的發表日期是 2010 8 24日,大概九個月前): C觀點:投資九龍將勝港島



Monday, 23 May 2011

女人定力大考驗二.半秒

那天在赤柱,吃過晚飯,時間趟早,天色又甚好,沒有帶備腳架卻被夜色吸引,唯有試試自己的定力,做其“人肉”腳架,用半秒至一秒的快門速度,試拍了多張,最後只得這幾幅,算得是“見得吓人”,都是以半秒快門拍的





用一秒拍的那些,全軍盡墨。原來,女人的定力,就只得半秒這麼多!!


後記:以上的照片,是用 Nikon DSRL D90 而非用 Canon Powershot S95 拍的。

相關網誌:



Sunday, 22 May 2011

榕樹的凄美 by S95 懷舊效果

早前為了辦理一些事,往元朗工業邨走了一趟,發現山貝河穿越工業邨的一段,兩傍全種了榕樹,一整排種着同一品種的樹,在香港不容易看到,還要是長長的兩整排,依着河伴而種,非常的有氣勢。

昨天因為天氣不大好,沒有帶大機,只有新寵 Canon S95 隨身,在等待M學習鋼琴的空檔,往工業邨走了一趟,可惜天很灰,把心一橫,全用了 S95 的懷舊效果 (Nostalgic) 去拍,榕樹們少了天然日光照射下的美艷,卻多了一份瑟縮的凄美







可惜,只拍了不一會,風雨欲來,極速奔回車廂,甫上車便下起滂沱大雨!

同場加映,原來昨天是某鄉氏委員的就職日子,河畔除了榕樹,還旗幟飄揚,熱鬧之餘,亦為工業邨加添了不少懷舊色彩。


Saturday, 21 May 2011

赤柱觀音寺 by S95

勞動節的長周末,往赤柱走了一趟,機緣巧合,到訪了一直沒去過的赤柱觀音寺

Beautiful Flowers @ 觀音寺

Little Things @ 觀音寺


相關網上相簿:2011 Stanley

.

Friday, 20 May 2011

Wednesday, 18 May 2011

為何總要是 @ Seventeen?

早兩天寫「 69 至 73 生於迷幻。。。」時,提到村上龍的「69」時想到,原來不少其他有名的創作,也和十七歲有關。

「少年維特的煩惱」,是寫十七歲麼?還是十五歲?記不清,初中時閱讀,不明所以,沒把他讀完,就當他是寫十七歲,反正後來才明白,作者寫時應該並非那個年紀.

十七歲時閱讀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歲」,那時侯在想,白先勇是在寫自己麼?奇怪如對着另一方沒有聽眾的電話機,自說自話,裝作在和自己喜歡的人對話。如此的情節,竟然也想得出來,到底是寂寞?還是自閉?無論如何,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第一身經歷。

村上龍的「69」,於 1978 年才出版,那時侯,村上龍已經差不多二十七,剛巧S懂得去閱讀這書時,也是二十七。看懂與否,不重要,最羨慕他在迷幻過後,可以做着自己喜歡的事。

為何總是最懷念十七歲?
因為...十七歲...

最輕狂?
最自以為是?
最多愁善感?
最為賦新詞強說愁?
最想去愛和被愛丶卻又最不懂去愛和被愛?
最飄忽?
最偏激?
最寂寞?
最心跳?
最不經意?
最浪漫?
最美好?
最歷久常新?

還是經過 sweet sixteen 之後,變得最苦澀...

At seventeen we knew the pain...
Of valentine would never came

At SeventeenJanis Ian

Monday, 16 May 2011

69 至 73 生於迷幻。。。

有線電視新聞,比較了嶺南大學教授何樂生和政府分別做的「社會流動性」調查,關於 60 後丶70 後和 80 後,不同年代出人的人,在社會階梯往上流的情形(註)。兩者得出的結果當然有所不同,但S發現最奇怪的是,原來政府是這樣以年齡來分組的:

60 後: 1964 68 年出生
70 後: 1974 78 年出生
80 後: 1979 83 年出生

以上的分組,迷離之處,是沒有交代出生於 1969 73 年的人,到底往那裡去了?是活在夾縫之中?還是都變成了隱士?

忽然想起,村上龍的「69」,超過十年前閲讀的書,具體內容早給忘記了,只記得,村上龍寫的是十七歲時的自己,成長於 1969 年那個迷幻年代,但S從沒想像過,竟然“迷幻”得連生於其時的人,長大後會變成沒有身份的“迷離世代”!

註:相關有線新聞的連結:



Sunday, 15 May 2011

Gorgeous Purple by Canon 500D

自從開始用了 Canon 的小 DC Powershot S95,迷上的 Canon 鮮艷色彩,也許打從第一部單反開始已用 Nikon,那時候集中拍小孩和日常生活照,甚少拍植物和風景,是以對色彩沒怎麼留神。現在比較多了亦詢問過一些高手,發現兩者的長處確實不大同,但不打算在這裡詳述,一來因為S只認識皮毛,二來那些比較深層的分別,以S的程度,根本看不出來, 何必在此獻醜!?

為了體驗一吓分別,向小S借來了她的 Canon 500D,今天天氣比較反覆,沒有外出,先試拍一吓父親的花兒。

Wow!看了這個,試問怎能不迷上紫色






Saturday, 14 May 2011

myemail@facebook

I recently got my emailadd@facebook.com and my message function in faceboo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updated with the latest functionalities.

The main new feature of the new message function consolidates all my conversations with the same person into one single thread, similar to how sms or what's app works on mobile phone.  The good and fun side of it is that I can now see my chat / messages with the same person for different subjects by scrolling through the same thread.

However, this at the same time is its down side on the other hand.  When it consolidated my historical messages, it seems that the system has erased the subjects of the original messages.  And when I send new messages now, it no longer carries a subject anymore.  As such, if I want to discuss with another person for more than one topics at the same time, e.g. dinner vs other gossips, everything is being mixed within the same thread and is difficult to keep track of!  In a way, it doesnt really work like the conventional email.

Having said that, another good point about it is that with the emailadd@facebook.com, I can send / receive messages to / from any other email addresses outside facebook.  I tried it with my own addresses in yahoo and gmail and it works smoothly.  The only difference is when I check my emails in facebook, all the messages from the same email address have been consolidated to one single thread as described above.

This is what I experienced so far, looks like its a good alternative for instance chat tool, such as sms or whats app for social use.  When it comes to discussion for more serious topics or need to attach document etc, seems like its not my choice yet!



Tuesday, 10 May 2011

馮程淑儀與超A

祖國材眾多人,創意無限,生產力強勁,小至雞蛋、衣服、銀包、手袋,大至跑車,從彷真度不錯的 A 貨,到難分眞偽的超 A,有些更是難以想像。

是次被冒的是一個人,又不是名媛、明星,有什麼好冒?

噢!原來是康文署署長,馮程淑儀。然而,看看那A貨

圖片:用 iPhone 攝自蘋果日報
真真是難以想像耶,馮署長算得上是暴光率比較高的政府高官之中,比較好看的一個,竟然被一個看上去已是阿婆級的阿婆冒認,連M也這樣說:「唔係呀話,這個阿婆話自己係馮署長?」

不是吧!!


Sunday, 8 May 2011

今年母親節.吃在悅香飯店

雖然剛過去的復活節才在「龍皇」吃了一頓豐富的(按此閱讀),可是,不能因為如此而“放過”母親節這個重要的飯局日子耶!

是次到了在灣仔的「悅香飯店」,其一因為她並非什麼人氣或大眾的熱門之選,就是在這種所有人也會外出晚膳的日子,也用不着為了一晚之內“做兩輪”生意而限制客人用餐的時間;其二因為上一代都比較喜歡傳統的中菜,而這老牌飯店正正就是這一類;最後當然因為她的水準不錯,而且份量又“夠大碟”,老人家就最喜愛。

店子比較老,每次去也是到上層,因為上層近年重新裝修過,比較新和光亮。

昨晚一行九人,點了這個八至十人套餐,驚喜之處是有S喜愛的豬肺湯,其實於幾天以前已想着要預訂這個,但由於近一星期工作繁忙,連撥一個電話預訂的機會也沒有,但昨晚抵步之時時間尚早,仍然“有貨”,於是還沒點菜便先“預留”一盅。


這裡的豬肺湯也是配蕪花果烹調的,而且是原盅燉的,非常之“夠火喉”,然而和龍皇的相比較,味道好像濃了一點,不夠清甜,感覺上也沒那麼清潤,但豬肺湯這種工序繁複的菜式,如此水準,相當不錯。還有就是份量十足,九個人之中,應該有三到四位喝了多於一碗。

豬肺湯,香妃雞和咕嚕肉

其他菜式雖然好吃,但算不上很特別,不能不提的是香妃雞和咕嚕肉。前者據說是從前這裡的招牌菜,有朋友差不多二十年前到這裡便是因為她的香妃雞,hmm…果然很滑!

而咕嚕肉呢?是S和父親的摯愛,這處做得最好的就是,汁不會太甜或太酸丶濃度剛剛好,不似一般“呃鬼佬”那種 Sweet and Sour Pork(即是只會靠着那個汁夠 sticky 和濃),而肉吃下去夠滑之餘亦不會只是先吃到一團粉,家裡廚神還留意到,這裡加了“喬頭”去“釣味”,整體味道更香。

可惜是次未能嘗到吸引S回來這裡的「紫姜牛肉」,問了侍應生,因為不紫姜的時令,是晚沒有供應。其實S只吃過一次,因為每次回來總遇不上時令,原來吃也是算緣份!

後記,是次是S首次駕車前往,發現大有商場的停車場就在悅香飯店的同一條街,非常方便。還有,S每次到悅香飯店,總是大概十人或以上同行,一直好奇如果只得二到四人,可以如何點菜。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