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1 July 2011

為何忽然關心樓價走勢?


近期閱讀報紙雜誌,不難發現關於樓市的篇幅愈來愈多,從廣告、成交資料、花邊新聞,到所謂的評論等等佰花齊放!

1997 2003 年,以往幾十年樓價只升不跌的神話破滅後,社會上也曾有過一點點為成為負資產業主的人發聲的,可是聲音微弱得差不多沒有人聽到,政府改變政策“了斷”居屋,極大部份原因是為了地產商的利益,多於為那了些負資產業主。

2003 年之後,樓價走出“沙士”谷底,走勢雖然向上,但也只不過是平穩吧了,直至 2008 年再來一個“金融風暴”,又再次掉頭。

總括來說,要是想買樓自住,自從樓市掉進“跌軌”那幾年,直至 2009 年初的一段長日子,只要計算好自己的負擔能力,別要太“心頭高”,應該不難找到適合“自住”的居所,要強調,是“自住”,而不是投資,看「買樓看住」。

但為何那時候沒有像現在那麼多人丶那麼多聲音關心樓市?明顯不過耶,因為不會升值的,就算“好住”,大部份人也不願“冒風險”買屋成為“房奴”。

那麼,今時今日,為何大家又關心起來?

噢!眼巴巴看着人家守候了多年終於擺脫負資產,還有錢賺;又或是看着那些於市況低潮時肯去“冒風險”的一族,又是錢賺。這個對於那些在大升市裡,未能分一杯羹的人來說,心裡酸溜溜耶!最後一招,就是去找弱勢政府的晦氣囉!

其實,不少比較有理智的學者或評論都說過了,是的,政府有責任為市民解決住屋問題,卻沒責任幫大家買樓,更沒有任何理由要幫市民投資!投資賺錢與否,時也命也。


Saturday, 30 July 2011

重貼:夠不夠愛?

昨天寫了關於“強勢港媽”後,想繼續寫一吓,翻看年多前寫過的,發現雖然現在和 一同做的活動,有些改變了,但感受依然,倒不如直接重貼一遍
(註:S即是 SKII 我自己;M 即是 S 的兒子)

S 追隨的網誌,網主自從沒有在 am730 寫之後,網誌也沉寂了一陣子,最近終於有新動態,升呢做了父親的他,竟然覺得自己有點兒冷漠,而太太也懷疑自己對孩子的愛心不夠。

看了這個,令 S 心戚戚然,唔生又生 S 也曾有如此的感覺

M 兩歲前,由祖父母全權照顧,星期一至五,S見不到M,周末帶回家,又有外祖父母同住。
兩歲之後,M 回家住,又有外祖父母同住,起居飲食,照顧周到。
M 生病時,因家裡有專家(家母退休前從前從事醫護工作),專業知識比S好,是以 S 從來不用操心
S 因為沒什麼耐性,唸書成續又一般,教導 M 功課上的事宜,由 M 父親負責。

以上都是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甚至關乎 M 的健康的,但卻通通給外判了,全部假手於人。

那麼,過了整整十一年,S 作為母親到底做過些什麼?

最喜歡的,是和 M 一起去選他愛讀的書,我們一起逛街,去得最多的是書店。
和他一起閱讀他最喜愛的課外讀物,一家人,一人唸一段或一頁,輪流唸着,研究一下誰唸得比較好聽。
聽他彈琴,最好伴着 S 寫作,但這基本上是一種奢侈,因為平常星期一至五,他練習時 S 還未回家。
和他聊些所碎事,學校發生了什麼,誰和誰有沒有緋聞等等。
和他玩 S 喜歡的遊戲(請看:註)。玩得最多的是傳統 board games,例如大富翁丶Scrabble 等;玩啤牌又要玩 S 喜歡的,例如鋤大第;還有打網球,但自從他入了網球隊後,少之又少。
當然偶爾也會陪他做他喜愛的,尤其是和他一起踏單車,還有去游泳或打麻將。
天氣不太冷時,晚飯後一同到屋苑的湖邊散步,有時雖然一起去,但到了 playground 如果他想加入和其他小朋友玩,又變成一起出去,但各做各喜歡的。
M 相約他的朋友一起玩他愛玩而 S 不喜歡的,有時候他朋友到我家,也有他到朋友家,更有在家以外,例如昨天讓他和朋友去看電影(由他朋友的父親帶着)。
和他最好的朋友的家長保持聯絡,還成為了 S 的朋友。

除此之外,就是那些指定動作,例如找學校,安排課餘活動諸如此類。

S 承認,從沒把時間和精神佰份佰奉獻給兒子。辦工時間少有打電話關心他日常的活動情況,有自己的節目是不會帶他去的,從沒詢問他,只會知會他。不少朋友羨慕 S,做母親樂得如此輕鬆。

其實曾經因為覺得自己做得不夠,愛得不夠,自責又緊張,形成一種無形壓力。嘗試做多些,但卻得來反效果,尤其是不是 S 強項的那些,太多意見,沒什麼建設性之餘,還造成家庭關係變得緊張。

隨着時間過去,發現做回自己,就是最好的方法。到底愛得夠不夠?無法斷定,沒有準則唯有留待M以後用行動告訴S

又想起,龍應台金句
... 孩子是經你而來,而不是為你而來... 

後記,忘了說,無論有沒有時間談天丶遊戲,每天我們都會來一個擁抱,不知這個可以維持到 M 幾多歲...

註:
這個有點諷刺,因為有次S問好朋友陪女兒玩什麼,這是朋友的答案,S“努力地告訴他 S 不讚成這樣,但細心想自己和 M 玩什麼時,這卻也是 S 的答案,如果好友有緣看到,請勿說 S 抄襲他!

相關文章:



Thursday, 28 July 2011

港媽,強勢又如何?

今天看 am730,曾錦強寫的「港媽的戰歌」,讚賞(還是反諷?嘻嘻,只有他身邊那個被寫的才知道)港媽們超凡的計劃丶執行甚至是競爭能力。

身為母親的S,身同感受,完全明白一衆港媽的想法,都是想把最好的給自己的子女。

然而,對於以“為了孩子好”而出師有名地什麼也要管,什麼也要親自“落手落腳”去處理,甚至自己去執行丶去參與,這種做法,坦白說,S就完全不能認同,覺得如此對自己實在太苛刻丶亦太辛苦,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猝,還可能替孩子帶來無形的壓力,而最後適得其反。

早在很久以前寫過的「親子 Competition」,就分享過一個大男生因為他有個“強勢母親”帶來的煩惱。其實這些故事比比皆是,只是有時候“大人”們覺得是小事一椿,忽略了對孩子的影響。

S有一朋友煮得一手好餸菜(可惜已經“收山”,S無緣品嚐),曾問她為什麼那麼了得,是從母親那裡學到的麼?朋友幽默地回應,就是剛好相反,她母親從不入廚!因此朋友有更大空間自由發揮?相反母親的強項,彈琴,雖然朋友幼承庭訓,年紀小小已在不少比賽中奪取獎項(要知道朋友比S年紀大,那個年代她母親己懂彈琴,是非常高尚的),可是考取頂級以後,從來再沒有碰鋼琴,何苦?

彈琴事小,S的另一朋友,就連事業也在母親掌管範圍之內,好不辛苦,雖然並非什麼大生意,但朋友的母親做得相當不錯,朋友鋪畢業便加入母親的公司,無須為找工作而煩惱,羡殺傍人!可是沒有多少人相信,這為她帶來比打工更大的壓力,因為活在能幹的母親的影子之下,差不多沒有一項比得上母親的成績,最終母親退休時,朋友選擇了到大企業做工,做得不錯耶!

S身同感受,時刻以這些小故事警惕自己,千萬別要管得太多,變成“港媽”甚至“怪獸家長”,但活在香港這個畸形生態環境之下,又做到多少?

相關文章:

Tuesday, 26 July 2011

Great Taste Like the Same.My first Tory Burch

不知從何時開始,S對追求名牌的意慾,與年紀成反比,從前逛街是一種消閒節目,現在許多時都是有目的而逛,雖然某程度上因為對擠迫的商場或街道有種恐懼症,但更大原因是花錢模式改變了,因為近年比較有名的牌子,標價也和品質、S的購買力有反比的趨勢,而且某些牌子,甚至言過其實!

Well!話雖如此,存在骨子裡的本性,卻又不容易完全給改變!那天相約了好友們飯聚,尚有一段時間才到飯局,好友A 的電話先到,問S有沒有時間先去“連根拔”shop round 才用晚飯。Okay,碰巧是 pre-sale 日子,擇日不如撞日,於是齊齊先到店舖一遊。

才到達,還沒“正式”開始捜尋遊戲,經過付款櫃檯前,那裡有一排放在地上的盒子,在等待其他的客人付,S看了一眼,便已描到獵物,告訴A

S:我鍾意果對...
A:嘩!打側瞓喺個盒度你都睇倒!?
S:個形幾好
A:哈哈哈哈,係呀,好嘢嚟㗎,我尋日買咗兩對同款嘅,一對黑丶一對白。
S:哈哈,都係呢對呀?我哋鍾意啲嘢一樣,不過我都係鍾意果隻色。
A:黑白容易襯返工衫
S:Anyway,等我睇埋第二啲先
A:好吖,你慢慢睇啦,我尋日睇咗喇

。。。。。

S:呢對都幾好喎,不過我從來唔著豹紋嘅嘢,好似好老咁
A:比我睇吓 … hmm … Okay 啦,呢對,唔係太“阿太”
S:但係個踭我都唔係幾鍾意太矮,我唔鍾意個底平到咁
A:可以襯 casual wear … 哈哈,你都幾 consistent 喎,又係 Tory Burch,我好鍾意呢個牌子
S:係咩?乜牌子嚟㗎?我未買過喎,等我試吓啱唔啱先啦

結果,看圖就知道了!其實早在 pre-sale 階段已“斷碼”,豹紋平底是最後一雙,還要是那個和好友A比較相熟的 sales 哥哥,落力地捜尋了一番才找得到最後一對,S又怎好意思浪費人家的服務呢!

只不過,從六月底到最近,天氣總是反反履履,終於在近幾天天氣放晴才“開齋”,鞋內承扥“腳板底”的內墊,做得比另外幾個高跟鞋有名的大牌子做得更好,真是腳上好享受耶!

Thanks 好友A這個最佳損友!(累S花錢還要多謝她!!)


去年昨日:幾時再見?

Saturday, 23 July 2011

亦憶蓮亦王菲 … 枯榮

雖然早知林憶蓮今年有新歌,初次從收機聽這首歌,從中段開始聽,並不知道是憶蓮的歌,竟然誤以為是王菲!而王菲這種演繹方法,又非常的 Cocteau Twins (其實 S 只聽過此組合的一兩首歌!)。網上還有留言說,覺得憶蓮這個很有 Tori Amos 的風格噢,Tori Amos!自從 Silence All There Years 之後亦很少聽,而此曲,正是後來王菲那首填上廣東話歌詞的「冷戰」。

Anyway,無論是亦蓮亦菲,還是亦 Cocteau Twins Tori Amos,憶蓮的新嘗試,又幾好聽!

枯榮,林憶蓮,曲:常石磊,詞:喬星

Friday, 22 July 2011

不如讓兒童獨自上街!?


香港的法例,有不少令人費解之處,其中一條,不時從新聞也聽到的,就是把兒童獨自留在家裡,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兒童的父母或監護人是犯法的。

這條法例,最吊詭(是這樣寫麼?)之處,莫過於沒有一條相應的法條去規管家長們讓兒童獨自上街。


就像上星期那宗兩個準中一生,在買過禮物給老師後,往唱K的途中,在馬路上被車撞倒的意外,要是S沒有理解錯誤,意外發生之時,他們並沒有成人陪同。其實S並不覺的這個有什麼大不了,子女日漸長大,始終要放手,讓他們獨自行動,而且沒有人(尤其是是家人)會想發生意外的。

然而,回心一想,要是意外是發生在家裡,家長/監護人傷心之餘,還有可能被起訴。

莫非家裡還及不上街上安全?是否下次在無可選擇又要外出的話,為免被起訴,倒不如叫孩子獨自上街也別要獨自留在家裡?

這到底是什麼邏輯!?



Wednesday, 20 July 2011

母親的 … 情意結 …(二)

S:兒子愈大愈少機會一起去旅行麼?

E:少一點啦。

S:今個暑假不會和M去旅行,早前未知他升讀的中學暑假的 schedule,什麼也沒安排...

D:他會去很久麼?

S:還有一兩星期便起行,回來時只剩下大約一星期便開學,不會再去了。

E:哈哈,也許他不想和你去呢?放過他吧!

S:嘻嘻,就是因為他(年紀)愈大愈不會想和我去,所以現在有機會就要盡量一起去嘛!



Monday, 18 July 2011

嘩,fit 咗又光澤咗!

上星期五上 Pilates 課時

老師:嘩,又 fit 咗喎!
S:唔係掛!?
老師:眞係喎,唔好咩?
S:哈哈,都好㗎!

S不敢說,其實不想這麼“fit”,因為從小以來其實是太廋,這個一直都是S被友儕嘲笑的話題,一直以來,只有“骨感”丶沒有性感,S也想增一些磅耶!而且最近“又 fit 了”的主因,其實是在處理一些身心都承受着一定壓力的事情。只不過,近年不知怎地,竟然流行起瘦身,當然明白老師認為S也在追潮流,所以日行一善,又或是想S感覺良好一點,努力學習 Pilates,見S稍有成績,即場稱讚一番,反正人家出自好心,S自然照單全收。

*  *  *  *  *

今天,星期一,和整整兩星期沒見面的同事在談工事 …

RErr … 問你一個冇關係嘅問題先
S:乜嘢呀?
R:你最近係咪換咗化裝品呀?
S:冇喎 … 呀,換咗新嘅唇膏色,點呀?
R:冇其他嗱?冇見你十幾日,你啲皮膚光澤咗呀?
S:真係?我諗起啦,其實換咗 night cream 呀,早排好乾 … 噢,証明我真係老咗添!
R:點解呀?
S:我而家用的 night cream,係早幾年我喺冬天勁乾至用㗎,而家夏天都要用
R:咁都好吖,即係有用,邊隻牌子呀?我成十幾日冇見你,睇倒有分別喎
STxxxxxxxxx …

Hmm … 是的,雖然提早了要在夏季用“補品”,有效果始終比沒效果好耶!其實同事也一樣,女兒也是考了第一志願的中學,又剛歐遊歸來,精神煥發,神采飛揚,如此一來,大家做事也倍加起勁!


去年今日:

Saturday, 16 July 2011

霎時不感動

一向不大喜歡看免收費那兩個電視台的製作,雖然偶有佳作,然而,大部份流於粗製濫造,有些甚至是不知所謂!

近年尤其討厭的節目,莫過於那個「霎時不感動」,每天找來所謂的“名人” ,以那種以為感性丶其實有如唸書又悶爆的演繹方式,去分享那些似是而非丶其實膚淺又濫情的“感動故事”。

是的,也許我們應該學習,對生命裡的“小確幸”丶生活上的小情趣丶甚至是人生中沒有遭逢到什麼大不幸而感恩。

然而,感恩,並不等同於感動。



不知是S冷漠還是做人太認真,談得上感動的時刻,人生幾何!?



Thursday, 14 July 2011

橋 by S95

家住新界大西北,特別鐘情那幾條令香港更像大城市的橋,想用照片替眼睛留下回憶,也得靠機緣,雖然常常乘車經過,可是上下班時,不是太累在車上睡去,就是未能坐在合適位置,又或是時間丶光線丶甚至天氣不配合。

週末自己駕車,天氣好時又不一定記得㩗帶相機,出入時間又不一定配合良好天氣或光線,路上行車量又影響行車速度(想慢下來拍,但有時候會阻礙其他車輛),多時以來,就只有這幾幅,雖然天色也不大理想,但構圖是S so far 最喜愛的。

S最鍾情 Stonecutter Bridge,因為可以同時遠眺從西九到中環,比 panorama 更環廻的景緻。

從天𥦬仰望 Stonecutter Bridge 上的天空
Stonecutter Bridge 上的斜線與三角
Stonecutter Bridge 上的 ... 左 ICC丶右 IFC
同場加映,汀九橋...
汀九橋上的斜線與三角


Wednesday, 13 July 2011

男校女生.另類“出土文物”

今天送M到他學校,應考全港準中一學生也要考的 Attainment Test (這個應該有中文名字的,但S不曉得)時,有一些關於替M選校時的感想,想記下來,一邊走,一邊想,但到了執筆之時,卻想先寫這個

新高中學制,把香港從中學到大學的教學制度,徹徹底底地從殖民地時代建立的那一套抽離。從“五丶二丶三”改到“三丶三丶四”,從此 HKCEE (會考)和 HKAL (高級程度會考)的証書將會被取締,合二為一,成為“出土文物”,說不定未來會成為歷史博物館的展品也不定。

然而,忽發奇想,有一種活生生的“出土文物”,是不可能成為展品的,就是在仍有 A Level 制度時,好些男校/女校會在預科班時收取女生/男生,S相信,這個不大可能在三丶三丶四的制度之下發生,歷史將不會再重演,而S亦因為那兩年特別的經歷(按此閱讀)而成為另類的“出土文物”!!



去年今日: 無厘頭的 Macbook Keyboard and Rechargeable Battery

Monday, 11 July 2011

男生母親的 … 情意結 …

好友J的兒子只得一歲多,在M將進入青春期時,問了S以下的問題


J:如果M有一天問妳要多啲零用錢去追女仔,妳會唔會比佢?
S:噢,我未諗過呢個問題喎 ... hmm ... 我諗,我會叫佢長大啲先諗呢啲嘢掛...
J:哈哈,真係?妳做得到咩?
S:嘻嘻,點解做唔到呀?係佢自己煞有介事咁“發表偉論”時,話未升上大學唔會追女仔,諸如此類的耶!
J:真㗎?佢真係咁講?
S:係呀,好認真添呀,當時重有其他 aunts and uncles 在場...
J:哈哈哈哈...
S:其中一個 uncle 重笑佢,千祈唔好完全唔望啲女仔,免得別人以為佢係 gay ...
J:咁佢有咩反應呢?
S:... 又冇乜點喎 ... hmm ... 咁又係嘅,如果佢大啲時遇上鍾意嘅人,冇理由唔理佢嘅...
J:係囉,好矛盾呀可!冇理由讚成佢細細個就拍拖丶追女仔,但如果撞啱鍾意果個,淨係話想請個女仔睇場戲,都冇錢咁點呢?
S: ...



Sunday, 10 July 2011

選學校篇.是堅持信念,還是知足?

這幾天以來都是忙着派位後的“善後工作”,除了相約M的朋友們一起吃喝玩樂,還到了學校註冊、買書包、買課本丶和M嘗試乘搭不同路線的交通工具上學 ... 等等。雖然要提醒 M 開始收拾心情,預備下星期二的 Attainment Test,但心情是相對輕鬆的。

而這幾天最關心的新聞,當然是關於中學派位的了。派位當天以至第二天新聞和報章,照例報導了非常兩極化的“有人歡喜有人愁”,那些被報導的個案,主角總是激動得令人難以置信。當中有一些,更激動得“怒轟”政府,S看到這些,真的 無話可說!

相對而言,S和認識的親友們,平靜得多,S相信,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因為大家都堅持了自己的信念或者是知足,明白結果是自己當初作出決定的延續而已。

S認識的人當中,不是佰份之一佰考到/派到第一或第二志願,就是早前已經接納了直資中學的取錄。前者那一些(包括S自己),有些都經歷過為了一個“未知”的結果而放已經在手的“籌碼”那種徬徨(按此閱讀),又或是不知好不好為子女選擇競爭比較激烈的學校;後者那一些,都明白接納了直資學位,就要放棄官津的派位,而這些官津學位,又包括了不少家長們趨之若鶩的傳統名校。兩種選擇,都是不容易作出的,但都應該是權衡過輕重和得失之後的決定。

所以,S對那些選了一邊,又要“想一得二”的人,很不屑!如果你對自己的兒子有信心,應該正面地幫助他提升能力,鼓勵和幫助他去嘗試。既然妳沒有信心冒那個風險,那就跟從自己的決定吧!而不是之後在報章上公開大吵大鬧,不覺得醜麼?有沒有想過報導給刊登後,子女的感受?


S這麼說,因為看到那些大鬧政府的新聞中,多過一位母親們心儀的中學,原來是被S斗膽替M放了在第二志願那一家。而M在面試的表現(按此閱讀),是我們都非常有信心M會被取錄的。然而,這個永遠沒法子証實,因為M被第一志願的學校取錄了。

雖然S這麼寫,但又多得那位母親,就因有這種人,M的競爭才會少了(按此閱讀),而且還可被用作反面教材,真的多謝她還來不及耶!

其實,寫了早幾天那篇“完結篇”後,以為因為選校而寫的將告一段落。但幾天下來,接了不少朋友的恭賀來電,發現有一些經歷是非常值得分享的,有時間將會盡量記錄下來貼到這裡分享。

相關網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