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October 2011

西九尋找 … 沈佳宜

那些年 在網上,大家在網誌丶facebookyoutube丶討論區等不停地分享;回到公司,大家在談論;想不到,“無處不在”至

週末“落街”吃午飯,經過一間小店鋪,從裡面傳出來的歌曲,也是這個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

Okay,S也來湊湊熱鬧,來個 在西九尋找 “束馬尾的沈佳宜”








Sunday, 30 October 2011

選學校篇.中學想跨區?趕得切

S 一家在十多年前、M 還未出生時,從九龍遷到新界大西北,而 M 從幼稚園到小學都在就近學校唸書,到升上中學,卻在風馬牛不相及的九龍區唸書,朋友們都問,到底派位制度是怎樣的?因為 M 唸的學校是跟隨政府派位制度的,並非私立或直資(這兩種學校有自主的收生權,不受政府的分區及派位制度限制,而學生和家長,只要有精力和時間,可以報無限間直資或私立學校)。

Okay,其實派位制度裡是容許“跨區”的,分享一下所知的(看:註):

·      香港中學派位的分區,by default 是根據學生所唸的小學的區分。即是說,如果就讀的小學在區A,但住址在區B,基本上,派位是會根據區A而行。

·      學生會被分成3個 bands(組別),據說每間小學有多少學生給分到每個 band,是根據學校整體 TSA 的成績丶過往有多少學生給派到不同 banding 的中學,繼而計算出一個比例。然後用這個比例乘上那小學六年級的人數,就得出有多少個學生會被分到那一個 banding。所以,如果小學告訴你,成績沒有排名,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他們怎樣把那一個學生可以被分到那一個 banding 這種資料交到教育局呢?只不過,教育局有指引,成績掛名不應該告訴學生和家長。而這也是“廢話”,因為S在替M報中學時,有些中學要填報這個資料,只要向小學查詢,他們是會提供的。

·      學生被分到一個組別後,之後下來的競爭,對手主要就是被派到同一組別的其他學生。

·      派位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以下會分別說明。第二階段,就是所謂的“大抽獎”, 要留意,這一階段又分為甲部和乙部(真係好鬼煩,S就有朋友替女兒選學校丶到填表丶再到報名丶甚至派完位,也不知道怎樣分)。

·      第一階段,大概會在十二月開始,每個小六學生可以報考全港任何的兩所參加派位制度的中學。亦即是說,這個階段,沒有區域限制,亦沒有“組別區分”(如何好好利用這兩個珍貴的“配額”,太長篇,有機會另寫,不在此談)。這是第一個“跨網”的機會。

·      在“第一階段”,每間中學是可以根據自行制訂的收生準則去考核和收取學生,簡單來說是“佢想點收就點收”。然而,制度規定,每間中學最多只可以有大概三成學位(實際可能更少,因為有些中學是有“一條龍”或附屬小學,例如喇沙丶瑪利諾丶培正丶九龍民生,前兩間雖然中小學皆是派位,但中學預留大部份學位給附屬小學;後兩間就更怪旦,小學是私校,中學是津貼理論上跟隨派位制度,但亦是留了大部份學額給小學部。這個箇中的理由,S沒有深究,因為四間皆非S的那杯茶)。

·      Anyway,第一階段的重點是,沒有區域限制,亦不用理會學生所屬的 Banding,然而,由於只可以報兩間學校,要非常善用,雖然可以任意報名,有些中學校是不會給成積未達到要求的學生面試的。如是這,切忌心頭太高,越級挑戰。

·      如果學生在第一階段已被報考的中學收取,學生不會再在第二階段參加“大抽獎”,但政府是不會預早告訴學生的,而是待至七月時統一公佈,所以,只要你一天還沒有接受直資或私學的學位而放棄參加派位,你仍是要填寫“第二階段”的“抽獎表”。

·      還有,要是在第一階段時,學生同時被報了名的兩所中學取錄,學生將被“分派”到第一志願,教育局是不會另行通知你的,原因簡單不過,既然是你的第一志願,沒有可能會有異議或不滿的。然而,如果學生只是被第二志願的學校取錄,學生亦不會再去第二階段“抽獎”。即是說,如果在這階段,你最心儀的第一志願沒收你,但第二志願卻取錄了你,你其實沒有機會再在“大抽獎”時“中六合彩”給派回去第一志願的中學。

至於好像S的個案,M的小學在校網A,居所在校網B,要轉區於第二階段在校網B參加派位抽獎,待續。

註:S 所知的是根據教育局為 2009 - 2011 年度制訂的分法,之後敎育局有沒有修改,不知道。而以上的分享全都只是 S 的個人理解,到底全面和正確與否,亦不盡然。



Saturday, 29 October 2011

馬力大 = 要超速!?

八月那次,好友C回港時,行色匆匆,工事丶家事兩邊忙,未能相約飯聚,終於因為上海打風,令她要乘坐的航班被延遲,才能即興相約一起下午茶,到她家樓下接載她,甫見S的車,C即問

C:今年買㗎?
S:係呀,年頭買嘅,上次話過你知,佢哋減價,成 lot 車得兩架係我鍾意果隻色,個 sales 即刻我買,啱啱趕得切農曆新年前落地
C:加速要幾耐呀?
S:乜野加速呀?0 100 呀?
C:係呀!
S:個 spec 好似話六秒幾,我試過幾次,都好快,但冇計時喎,應該做唔倒最盡,你知啦,我從來唔係果啲一腳踩到(油門)底嘅人...
C:六秒幾,都好勁啦, BX 1仔,個 spec 都話要九秒幾,即係實際上我哋做唔倒啦!
S:我唔知喎,睇過但唔鍾意,佢架 3 字最好果架的 performance 都唔夠我呢架好,重要貴好多,我識人兩架都有(同時),佢話都係呀 V 仔好揸啲...
C:你買幾錢呀?
SX十零萬。
C:嘩,抵啦!
S:以咁嘅 performanceOkay 啦,但唔係咁誇呀話?
C:喺大陸一定貴好多囉!但佢其他 model 都有得賣,就係呢架大陸冇得賣.
S:係咩?入口嘅咩?佢哋有間合資廠(喺大陸)㗎?XX 汽車吖嘛,應該唔駛入口㗎喎?冇理由佢哋全世界最賣得嘅 model,大陸竟然冇?
C:細架啲同大架啲嘅 model 都有,就係冇呢架...
S:咁都得?哦 可能因為佢哋通常將最新開發的科技,放喺呢個 model 度,唔想太快比人(大陸廠)抄掛?好似果個乜乜特別波箱咁掛?話時話,你應該要架大啲嘅車啦,同埋你要架咁快嘅車做乜呢?
C:哈哈,雖然我一家大細,但大部份時間都係我自己用,唔鍾意大車.你唔知㗎喇,大陸啲人揸車好鬼煩,成日住人個尾,所以架車愈細愈好丶重最緊要係快,比人時一踩油就Bye bye!!

哈哈,原來如此!又係喎,也許一般人都認為,馬力大的車是不應該慢用的。身邊的親戚朋友也有駕駛馬力高達三丶四佰匹的車,莫非天天要超速?


S的只是一輛 family car,但相對這個 class 的其他選擇,算是大馬力的一族,自從駕了這輛車後,不時會比人尾,其實S駕車並不慢,只是一般情形下不會丶亦不想超速。好市民耶,嘻嘻!

但S和 C 的做法不一樣,S一般是尤得他,不會因後面不耐煩而轉線丶亦不會刻意加速或減速,有時候更裝作不知被“啄”,反正一般人都覺得女性駕駛者“傻吓傻吓”,嘻嘻,S索性當睇佢唔到,佢又奈S唔何!

大快人心的一次是,經過某影相黑點,Come On,S一直是以公路許可的最高速度行車的了,但跟在後面的車從上橋到落橋丶再到上高速公路!

最後從倒後鏡看到的是,那車被警察設置的路障停了抄牌

哈哈,無須“踩油”便可拋離,天收佢!



Thursday, 27 October 2011

零用錢都要交稅? 

M 升上了中學,第一和第二個月,都是通過學校認可的飯商訂購午餐,最近決定十一月開始,不再訂購,自行到學校附近吃午餐,因此零用錢也要相應增加。

S 要他建議一個數目,好讓S考慮給他多少零用錢,當然這個 proposal 是必需有足夠的 justificationOkay,經過一輪思考,計算每天基本的開支,例如乘車丶吃午飯和着量買一些小食,M 提議了一個S也認同數目

S:不過咁喎,你一樣要“儲”錢,年尾交稅喎」嘻嘻!這是S定下的規矩,自M有零用錢以來,在年終時要“上繳”一成稅款給S。

M:「吓!?」一面說,一面擺出一副驚訝的樣子。

S:「吓!?唔好唔記得你重要留起二成做儲蓄

M:Errr… 咁唔交稅得唔得呀?」

S:「梗係唔得啦!」

M:「咁唔儲錢得唔得呀?」

S:「都唔得喎,第日你就知我教你呢樣野係幾咁有用

M:Errr… 咁咪得返XX蚊,搭車連食飯唔係好夠喎,可唔可以要夠X十蚊呀?」

S:「哦,唔得喎,係你事前冇考慮清楚啲重要因素,你由有零用錢開始已經要交稅同儲錢㗎啦,重有你星期六丶日又唔駛用

M:「咁我只可以食齋呀,果啲嘢㗎咋

S:「哈哈,你唔駛同我講埋啲咁嘅野,你咁鍾意訂飯,唔夠用咪訂返飯囉

M:

S:「 你試一個月先啦,橫掂你之前淨埋大把儲備,下個月再諗一個 proposal,個數可以改嘅

M:」無奈!!

Wednesday, 26 October 2011

那些年…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話說九把刀找不到人為他的書開拍電影,最後由自己親自“操刀”做導演,結果“出人意表”地賣了一個滿堂紅。

劇情幼稚又無聊,但網上看的評語,差不多是一面倒的“五粒星”讚好。何解?

S也覺的很好看哦!


看之時,一時嘴角不其然泛起會心微笑,一時又兩眼通紅,甚至淚珠在眼球內滾動。也許,這部電影,男生比女生感受更加深

那些年 ... 電影裡女主角上的大學
因為,那些年

每個男生心目中,都有一個“沈佳宜”

每個女生,都總是某個“柯景騰”的“沈佳宜”

真有這種浪漫麼?拖拖拉拉幾年,連手也沒有勇氣牽過一下,卻仍然是那麼喜歡着同一個人?


是的,同齡女生的成熟令男生受不了,但那種似懂非懂的“成熟”,卻又不致令她能面對被揭開神祕面紗的勇氣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
那些年錯過的愛情,
好想告訴你,
告訴你我沒有忘記

如果你沒有“那些年”,要不是在說謊,那你的青春就一定是枉過了!

唯獨是有過那種青澀的缺失,才有“那些年”。

未看的,快去看啊



P.S. 雖然S是女觀眾,很喜歡女主角,好有鍾楚紅的風範。



Sunday, 23 October 2011

S的母親。超級女中強人

父親入了醫院,最辛苦的,除了他自己,莫過於母親。

醫院的膳食雖然還可以,但無論如何始終及不上那吃了幾十年丶由母親親自下廚的“溫暖牌”住家飯,那管菜式是如何的簡單,甚至可能只是清茶淡飯,吃下去的滋味和感覺完全不一樣。

正因如此,母親堅持每天兩餐,都煮足夠兩個人吃的新鮮飯餸,帶到醫院,和父親一起吃。亦即是,母親早上煮了午飯便出門,在醫院和父親一起吃過午飯便回家,待不久,只能休息一會兒,又開始製作晚餐,到了差不多時間,又帶到醫院和父親一起吃。

為了保持吃到的都是新鮮的,許多時,母親在中段時間回家路上,先去買“餸”,如是這,中段休息的時間又少了。S因為要上班,幫不了多少,只有週末才會接載母親,還因其他事情,只會接載一次。

其實很擔心,如此頻撲,母親真的很勞累,攪不好她也病了(touch wood!)就不好了,但S又不敢叫她別要去,一來待在醫院的父親,除了想吃母親的飯餸,當然也想有人來聊聊,什麼也好,最少沒那麼悶耶。

而且和表妹D談起,雖然勞累,但母親喜歡,尤她吧!這是她的寄託,總好過她一個人待在家裡胡思亂想,S讚成,所以只對母親說,請自己也吃點好的,千萬別要“慳”。

昨天先回母親家,等 完成要上的活動,才和母親一起出發去探望父親,到花園看看,父親的花仍很漂亮耶,除了那些因季節性而自然枯委的,其他的都沒有異樣,母親說,這個當然,每天早上如常晨運,之後還先淋花和餵魚(平常是父親做的),才開始做飯。真了不得啊!

S在收拾一些護膚和化裝用品,有一盒全新的“粉餅”(化裝用的)是朋友從外地帶給S的手信...


S問母親:妳最近都出入醫院,呢個有冇用?
母親:我梗係唔會“化個濃裝”去醫院,但都精神企理先出街㗎。
S:咁妳要唔要?隻色妳都應該 Okay 㗎。
母親:好呀,雖然我都唔會“搽”嚟去醫院。

其實,父親生病,母親又怎會好過?只不過,大家都明白,哭哭啼啼是沒有建設性之餘,加上母親佰份之二佰明白,如果連她也是如此,除了父親,最難受的會是誰?

當然是,她的獨生女兒S了。

原來是真的,想愛自己的人好,先要好好愛自己!



Friday, 21 October 2011

徘徊於病房和家門之間 … 續

到了醫院,因為醫生着我們早一點到, 還未及探病時間,但因醫生事務繁忙,並非第一時間可以和我們會面。

父親精神不錯,雖然有點憔悴,那當然了,始終帶病在身嘛,但以一個病人來說,並不差。

聽着父親談到早前新用了那種比較強力的消炎藥,他受不了,發冷之後又發了熱一場,醫生立替他停了藥

雖然淚水給堵截住在心裡,但S忍不住眼睛通紅。還好除了母親以外,還有表弟K和弟婦也在,談談他們帶來的手信,父親這幾天感覺如何,避免了哭哭啼啼的場面。

雖然如此,父親不只一次提到,若然是有什麼壞消息,如癌症等,無須替他擔心,不過也一樣如此活下去云云

待了不久,醫生來了,解釋了自上星期四做手術以來,做了些什麼,為什麼突然又要父親回來住院,然後終於提及要我們家人也一起來聽講解的因由

hmm … 逃不過S已作了的最壞打算之餘,而且可說是更出人意表!

只不過,不幸中之大幸是,雖然還要再做檢驗才知道病況的詳情,但從父親的精神狀況丶食慾和體力看來,應該仍然處於 “病向淺中醫”的階段。他自己還打趣說,現在他還會和我們開玩笑,就要讓他說個夠嘻嘻,當然當然!

醫生解釋完畢,又交代了正在安排下一步檢查的事宜,但沒有時間和機會詳盡地解釋要做的檢查的細節。

然後,父母開始吃母親自己煮來的“溫暖牌”晚餐,暖暖的,很好吃哦!

因為S還要回到中環參加興趣班(是的,這個時候還去參加興趣班,是公司替員工安排,但是自費又一早付了款的),母親着我們先行離去,她留下來和父親一起吃晚飯。

於是S和表弟丶弟婦一起離去

表弟提到,明白父親其實很難受,只是不能表現於人前,免得我們擔心吧了。是的,外甥多似舅,他沒有講錯。

S聽到這個,在電梯內,淚水搶奪眶而出,表弟一定給嚇呆了,因為自大家成年後以來,他只見過“潑辣”的表姐S,從沒見過如此的場面!

還好我們站在電梯的最前端,只有表弟和弟婦兩人看到,她體貼地接過S手上拿着丶是他們帶來的“手信”,默默地遞上了紙巾,三個人,相望無言。

出了電梯,步往停車場時,S千叮萬囑,叫表弟回去見到姑姐(即他母親)時,別說成怎麼怎麼的嚴重,一來實情並非如此,二來S怕姑姐擔心兼嚷着要立刻回來探望父親。

表弟送S往他最順道丶又方便S過海往中環的地鐵站,S下車前,表弟再三叮囑有什麼幫得上,一定要告訴他,S直接了當答道:「當然會,小心駕車。」

乘地鐵往中環途中,反覆思量醫生給的資料,想到一些 missing pieces,一個很老很老的朋友會幫得上,立刻把 iPhone 拿出來 … What’s App 問功課。

後記:問了醫生,父親幾時可以出院,回覆是“待定”。



Thursday, 20 October 2011

徘徊於病房與家門之間…


昨天下午母親來電,剛巧要開的會議給改到今天,可以立刻接聽。原來父親又入了院,因為上星期做手術抽出來的樣本,化驗出來有霉菌(真菌),最好立刻入院準備,如果要有什麼跟進,可以盡快進行。

Hmm ... 剛過去的周末,父親的精神蠻好的,星期天還親自駕車送 M 往車站,讓他自己轉車到九龍,到底怎麼了?

Anyway,想着今個周末一定要回家,探望父母,因為昨天才是星期二嘛,到周末都四天啦,什麼消炎藥都應該“吊”完了。

今早如常上班丶開會,因為有一整天的會議,想着下班才致電回去問候

怎知午飯時間還未完,大概是下午一時四十多分吧,母親來電說醫院通知情況有變,化驗結果有新發現,着S今天也到醫院聽取醫生的意見。

心知不妙,一定是出了什麼狀況了,要不是要做重大手術或 treatment,就可能是病情有變

回到辦公室,立刻向上司請假,幸好他們都是明理之人,立刻“放人”,還着S先辦理好這緊急事情,工事雖然繁重,但始終是父親的病情更緊要。然而,最後也只能約到醫生五時多,於是繼續留在辦公室處理那些沒完沒了的事情,待至差不多時候才出發。

到了醫院附近,S至電母親,看看她到了沒有。噢,原來他在表弟的車上

表弟一家近年主要在內地生活,我們倆家人,一直頗有緣份,直至今年姑丈答應遷到新界大西北和S父母的同一屋苑,兩家人又成為近親和近鄰。

表弟早前知道S搬往九龍,還戲言說:表姊,我因為你而搬到此處,現在我搬來你卻搬走

自此姑丈每星期總有最少一天到S家吃晚飯,父親又多了“細藝”替姑丈照顧魚池等,而表弟每次回港,定當登門探望舅父丶舅母(即S的父母),今天也不例外,就是如此,雖然姑丈和表弟原本並不知道父親又再入了院,表弟得悉後提出接載母親到醫院,順道探望父親

太晚了,就寫到此




Monday, 17 October 2011

相約未老時

母親曾提到,她的十二姑姐(即S素未謀面的十二姑婆),年青時是個美人,後來患了病(母親曾經提過是什麼病,但S已忘記了),變成“人比黃花瘦”又“衣帶日漸寬”,漸漸地,更無法面對自己衰老和變醜,後來外公登門探望她,十二姑婆甚至要隔着一個屏風才肯跟外公“會面”。


那時候,S聽了覺得簡直不可思不議。

長大後,也許或多或少承傳了家族某些“完美主意”的基因,漸漸明白十二姑婆何解可以面對新認識丶或是陌生人,卻無法面對故人丶甚至是自己。

及至後來S得知偶像哥哥 Leslie 自殺,第一個在心裡泛起的想法,竟然不是什麼“可惜”丶“英年早逝”等,而是有點“不出奇”,覺得也許他無法看着自己慢慢地老去丶任由歲月用一條一條皺紋印證在他的臉上丶感受身體機能漸漸衰退

某程度上,對於 Steve Jobs 辭世,S也有相似的相法,與其留下來受折磨,倒不如瀟灑上路?

是的,也許有人認為這種想很膚淺,什麼人的外表不足以用來評價一個人的存在價值云云。

然而,S肯定他們不能明白原美主義者那份情意結,從小到大,從文具丶精品丶小玩意丶圖書丶包裝丶投稿得來的支票(稿費)丶甚至是人或感情,為了讓美好的“完完整整”的保存下來,愈是喜歡的,愈不敢去“開封”

就如十二姑婆面對的縱使是自己的哥哥,也不願意那份存在他心目中的美麗形象被摧毀一般

hmm … 忽然想起,這不就如當年「胭脂扣」一片所道出的麼?

相見爭如不見

不可不信緣.病房遇到愛…

父親住進醫院那天,剛巧被編到大表姐負責的病房,雖然知道大表姐在那間醫院上班,我們並沒有驚動她,一來因為父親患的並非什麼致命的大病,基本上沒有“大肆張揚”驚動親友們;二來真的不想帶麻煩給其他人。

然而,緣份就是如此奇妙

話說多年前,剛畢業的大表姐並非選擇做護士這份職業,母親眼看她選了的,是一條更艱辛丶前途更有限的路,提議大表姐倒不如去投考護士。那時候,要上大學一點也不容易,走一個像護士般的專業,是上不了大學的一個蠻好的 alternative,而且當時仍然有“學護”制度,在學期間已經有人工,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這個行業,發展至今已今非昔比,有機會另作討論)。

後來,大表姐當上了護士,到底真的因為母親的提議麼?我相信,母親和她那一席話,或多或少應該有一點啟示。

這邊廂,父親今次入院,原本是在另一家醫院跟進的,但由於大表姐上班的那一家在這個專科比較好,於是醫生把父親轉介到這裡,就是如此,有緣遇上。

無巧不成話,父親進院那天,還碰上大表姐在當值,病房內遇上親人的愛,我想一定是冥冥中的安排,以減輕父親的焦慮。

父親其實是進院之後第二天的大清早做手術,那時候大表姐已經“落更”,但手術後她回到醫院探望父親,還邀請母親到她家休息,以等候醫院關於父親能否同日出院的消息。由於父母家住新界大西北,如果母親先回家去等候,之後再折返,真的勞累死了。

S不但相信緣,還相信因果循還,沒有昨天母親為大表姐着想,不會有今天在病房內遇上愛。



Sunday, 16 October 2011

無語低泣時…

父親早幾天做了一個小手術,雖說“只是”一個“小”手術,父親年紀並非太大,但畢竟也不小,復完速度當然不如年青人,今天回家探望

Gosh

父親在這幾個月以來,急速蒼老了許多,由於病患和手術涉及面部,父親的樣子甚至變得有點兒陌生!

聊天時母親提到,父親做手術那天,千叮萬囑姑母們無須“第一時間”來探望父親,因為母親從前從事醫護工作,明白病人在手術後最需要的是休息,尤其是涉及全身麻醉那些。

說實的,就是沒有給“割一刀”,經過全身麻醉,無論從內到外也需時復元,何況是帶病在身兼且經過手術?

然而,姑母們忍不住對父親的關切之情,都在手術後立刻前往醫院探望父親。這回真是不看白不看,看到憔悴的父親,她們都難掩關切之情,甚至哭了起來,弄得父親也為之而動容。

母親是個很強的人,說來輕鬆,還說什麼幸好我們搬離了,要不然,她還要為我們的起居飲食而操心,那才真是要命耶!

S某方面承傳了母親的性格,聽着雖然也心噏,但完全認同,而手術那天亦沒有到醫院,待了兩天才回家探望父親,S不肯定父親如何想,但也相信他不大願意讓S看到他最脆弱的一面。

父親午睡過後到了客廳,閒聊時也提到姑母那們那天第一時間往探望他,輕輕提到其實她們無須如此,以S一貫“鐵嘴雞”的性格,“正常”的反應是把母親那種“理性分析”重覆一次,“解釋”為何無須立刻往探望丶諸如此類。但這一回,無語!

只道:「嗯,知道了,母親提起過,她們想快些看看你。」

然後,話題很快給轉換了。

晚上,上完書法班,獨自從馬頭涌道,這條S某個年代天天都經過的街道,步行往阿皆老街乘巴士,路上鮮有行人


要是今天晚上,你也剛巧路經此地,希望你沒有察覺到,這個在低泣的身影!


去年今日 :

Saturday, 15 October 2011

自戀系列 @ Sky 100


厚厚的玻璃幕牆,加上室內的強烈燈光,還有什麼好玩得過自拍倒影...

SKY100 內尋找 SKII ... 

鏡裡鏡外,疑幻似真 ...

大地在雞蛋仔和S腳下 ...


Thursday, 13 October 2011

“新居屋”只見新人笑.不見中產哭!!

今天晚上,原想練習寫毛筆字,多於寫網誌,但看了關於“新居屋”的新聞,又想寫一吓。

這個“新居屋”,說穿了原來是個貸款計劃,樓價升了的話,賣出給“公開市場”時,只須償還當初政府“補貼”的差價,無須像以往的“舊居屋”那般和政府“分身家”,而更“筍”的是,假使樓價下跌,五年之內,可以原價回售給政府。(見下圖)

2011 年 10月 13 日,經濟日報

Wow,即是變相免息貸款兼封了蝕本門,“只賺不蝕”!這已經完全偏離幫助有需要的人“安居”的原則,如此的安排,根本就是一個鼓勵“投資”的做法。要知道,政府有責任幫助前者,但絕對沒有責任幫人“投資”。

再看下去,愈覺得曾特首沒有“承擔”,根本就在為下一任政府埋下炸彈,不少具爭議性的問題根本沒有交代,例如

既然是要幫助“有需要”的階層“安居”甚至“置業”,為何五年之後可以在“公開市場”買賣?如此一來,不是“分薄”了“有需要”的人,去買這些特定為他們建造的樓房的機會麼?為什麼“公開市場”的人可以來“分一杯羹”呢?又沒有交代“公開市場”包括什麼人?只是“香港居民”?還是所有“買得起樓”的人,包括被認定“炒高”香港樓市的國內同胞們?Sorry,沒有交代,至少S看不到相關的資料!

如果我是“舊居屋”的業主(以下形容為“舊業主”),一定會問,為何我賣出我的單位時,利潤要和政府“攤分”?但新居屋的業主又不用?當然明白,“舊業主”們在買入之時已經知道這個,不能如此“輸打蠃要”,但既然大家都是“有需要”階層,為何我(舊業主)受到的“資助”會少一些?

作為納稅“中流砥柱”的中產一族,沒有機會受資助之餘,更不能接受的是,為何繳納的稅款竟然是用來資助其他人去投資兼賺錢?要投資的話,不會自己投丶自己賺麼?“納稅”的原意是通過“稅制”,把社會的資源從有能力的人分配到有需要的人那處,要知道,中產也有他們的需要和面對的風險和問題,但為何,每一次,都只有“埋單”的份兒,而從來沒有“受惠”的命水!?而這一次,更要是資助其他人“無本生利”?在任何投資上,“利息”是成本,價格下跌是風險丶亦是成本,這個“免息”又“只賺不蝕”的計劃,不是“無本生利”還是什麼?????????

做“爛”了份工的曾特首,為了搏取掌聲,推出的計劃,真箇是“一蟹不如一蟹”,這個“新居屋”,只能說,比去年的“置安心”(按此閱讀)更爛!

另,S一值不認同“社民連”議員的粗暴行為,包括今天在議會內擲雞蛋等,但看了這個“新居屋”計劃,S第一反應是想講粗口耶!



Tuesday, 11 October 2011

凡事留一線



「凡事留一事,日後好相見」

對於這句老生常談的至理名言,還有什麼好寫?

實在也沒什麼!

如果那是你 friend 過丶喜歡過丶想念過丶好過丶愛過丶甚至是憎過丶還是恨過的人,好歹也不只是一個擦身而過的路人甲,那怕日後好相見?最怕無期再相見!


女人定力大考驗 @ Sky 100

上一章提到,重陽節那天,黃昏才到達 Sky 100,那當然要順道欣賞和拍攝一下香港的夜景。

吸收了上次在赤柱的經驗,不再挑戰做“半秒人肉腳架”這個高難度動作,改為 1/3 秒,但從 Sky 100 向外拍,又多了其他難度和變數。

首先是隔了一重厚厚的玻璃幕牆,再來一層灰濛濛的薄霧,加上因為玻璃幕牆和拍攝角度不同,難以避免拍到室因內強光反射到玻璃幕牆的倒影,而最難的是,除非“踎低”彎腰至差不多貼近地台的“𥦬台”,否則沒有什麼可以借力去把“人肉腳架”穩定下來!

結果拍了許多許多,最後也有幾幅算得上“見得吓人”  嘻嘻,讀者如不同意,請無須坦白讓S知道,反正這完全是自娛,過得了自己,管他是“阿Q精神”還是自欺欺人,自得其樂感覺挺良好的耶!

濛濛的 K11 到更濛的 IFC... 



維港中央,找到什麼...

再來一個,遠眺S之最愛 Stonecutter Bridg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