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October 2011

無語低泣時…

父親早幾天做了一個小手術,雖說“只是”一個“小”手術,父親年紀並非太大,但畢竟也不小,復完速度當然不如年青人,今天回家探望

Gosh

父親在這幾個月以來,急速蒼老了許多,由於病患和手術涉及面部,父親的樣子甚至變得有點兒陌生!

聊天時母親提到,父親做手術那天,千叮萬囑姑母們無須“第一時間”來探望父親,因為母親從前從事醫護工作,明白病人在手術後最需要的是休息,尤其是涉及全身麻醉那些。

說實的,就是沒有給“割一刀”,經過全身麻醉,無論從內到外也需時復元,何況是帶病在身兼且經過手術?

然而,姑母們忍不住對父親的關切之情,都在手術後立刻前往醫院探望父親。這回真是不看白不看,看到憔悴的父親,她們都難掩關切之情,甚至哭了起來,弄得父親也為之而動容。

母親是個很強的人,說來輕鬆,還說什麼幸好我們搬離了,要不然,她還要為我們的起居飲食而操心,那才真是要命耶!

S某方面承傳了母親的性格,聽着雖然也心噏,但完全認同,而手術那天亦沒有到醫院,待了兩天才回家探望父親,S不肯定父親如何想,但也相信他不大願意讓S看到他最脆弱的一面。

父親午睡過後到了客廳,閒聊時也提到姑母那們那天第一時間往探望他,輕輕提到其實她們無須如此,以S一貫“鐵嘴雞”的性格,“正常”的反應是把母親那種“理性分析”重覆一次,“解釋”為何無須立刻往探望丶諸如此類。但這一回,無語!

只道:「嗯,知道了,母親提起過,她們想快些看看你。」

然後,話題很快給轉換了。

晚上,上完書法班,獨自從馬頭涌道,這條S某個年代天天都經過的街道,步行往阿皆老街乘巴士,路上鮮有行人


要是今天晚上,你也剛巧路經此地,希望你沒有察覺到,這個在低泣的身影!


去年今日 :

5 comments:

攞你命三千 said...

support,your dad'll be fine

laulong said...

S:

很了解你的心情,男人一直給人強者和可以倚傍的感覺,你父親病後初癒,狀態未復,你的不安與失落可以想見。

我忽然想起中學時讀的那篇何其芳〈老人〉了,文末說:

「人生太苦了,讓我們在茶里放一點糖吧。」

是的,人生八苦,是逃不去的。我看著母親逐日衰老,不過一頭半月就要到醫院去,心裏也很難過。但逐漸,我已接受了這種必然,我每次見她,都保持寬舒的心情,她就更受落了。這就是生活的那顆糖罷!

S, 多去看世伯,多與他笑談生活,就是了。

Ebenezer said...

男人最不想的,是看見心愛的女人流淚。

妳也要保重自己,愛護自己,相信是世伯最心想的。

Coffee said...

讓我想起那年我父親入院,是我人生一大衝擊!我和先父感情深厚,那一關很難很難過,那幾年我哭的次數和流的淚,多過此生其餘時間的總和。

父母與子女之間亦都講緣份的,相比之下,我和家母的感情比不上和家父的。

如果愛你父親,你自然會知道如何讓父親舒坦。

保重!

SKII said...

三千,校長,Eben,Coffee,謝謝關心和支持。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