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3)

16 November 2011, Day 3/21 of 1st Treatment

第一個療程第三天,晚上探望父親時看到,今天也是 intravenous injection,藥名仍是 Etoposide

父親的精神不大好,他說昨晚很興奮,又終於沒有發燒,睡不着,所以今天精神不大好。七時多還未夠八時,他說睡意很濃,着我們無須留下,早一點回家。臨離開時,母親先替他弄好被鋪,我才看到父親的腳有水腫,頗為嚴重,最近不是 inject 藥物,就是吊鹽水,加上缺乏運動,circulation 並不好。

另一方面,除了沒有發燒外,父親的臉明顯消了一些腫,似乎那些“毛菌”有被控制甚至擊退的現象。

在醫院裡的快餐店吃過簡單晚飯,J獨自駕車回九龍,他和M沒有搬回父母於新界大西北的家。而母親和我乘五姑丈的車回家,早兩天我已對五姑丈說,他會來探望父親的話,我就老實不客氣乘他的車便算了,人不多,駕兩輛車不化算又不環保之餘,白天上班,晚上來回駕駛,很累!姑丈早說了,無須客氣,他來的話會先通知我們,預早安排。

回家路上,母親說,父親腳上的水腫並非一個好現象,胃口又頗差,晚上只吃了兩茶匙的粥,雖然湯水都喝完,令人擔心。

今天心情不好,晚上發生了一件事,在壓力之下,所有人都想做一點事,但情急下又不懂得表達,弄得誤會重重 … anyway,過去已過去,Take it Easy

Tuesday, 29 Nov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2)

15 November 2011, Day 2/21 of 1st Treatment

父親昨晚又發燒,已是連續第四晚,他說醫生今天說會再為他“種菌”,嘗試找出到底是否再有不同的細菌。

今天是第二天,intravenous injection,好像是說四小時,但我晚上七時多才到,仍然在 injectanyway,藥名是 Etoposide。父親看上去精神比昨天好,雖然食量比昨天又少了一點。他說醫生知道他作嘔,為他打了止嘔針。

近七時半,表姐 SL 和她男友 T 來探望,表姐真有心,帶了不少食物給父親,可惜父親都吃不下,但可以給母親和我,有些因為很重,我告訴表姐我會帶走,免得母親明天中午自己乘車時拿着重物,表姐也讚成,於是只留下適量,好讓父親想吃或想喝的話可以吃。

父親看到他們,當然高興,但叫他們下星期別要來,因為醫生說第七至八天將會最難熬,精神不會好,雖然明白大家關心,但真的沒有必要來。表姐和 T 也答應,說等到我們叫知會他們才會再來。

另,T 說這星期四會到大陸比賽打羽毛球,得獎的話會帶來給父親看看,表姐揶揄他和 partner 的年紀加起來已經不小,等着朝能得到什麼“大獎”,哈哈,這個正好被 T 找到機會說,那就得靠表姐的按摩,笑笑鬧鬧,好開心。我們都說,好的,等着朝你的獎盃耶!

我們離開前,都送上 Victory 手勢,為父親打氣,他也好有信心!


Monday, 28 Nov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1)

14 November 2011, Day 1/21 of 1st Treatment

父親已經連續三晚也發燒,白天沒有燒。每晚弄至護士們很忙,父親自己也很累,但可幸的是白天又沒有事。政府醫院現在的服務幾好,病人用的衣服和毛巾,無須分配,幾時換,換幾多件,沒有限制,但更重要的是,很有效率,父親說那裡不適,第二天便有適當的專科醫生加入診斷,早幾天他說腰間有舊患,又有物理治療師替他處理。

Anyway,第一天的療程,是六小時的 intravenous injectionMethotrexate,佢識我我唔識佢的古怪藥名,雖然吃過晚餐之後,父親說有點想作嘔,於是請護士替他注射止嘔針,但他的精神沒有大變化,這個很好,要是第一天就有強烈反應的話,應該並非好事。

這天晚上,我搬了回來跟母親住。雖然母親堅持說我無須這樣做,而且我白天要上班,除了下班先回來拿了車,再駕車到醫院接她,其他的我幫不了什麼,但好歹也省去一回舟車勞頓之苦,而且有我在陪伴一起住,心理上一定會有正面的影響。


Thursday, 24 November 2011

薑.化療養胃小法寶


父親化療進入第七丶八天以來,基本上食不下嚥,前晚和昨天早上,什麼也沒有吃,S和母親雖然焦急,但沒有什麼照料癌症病患者的經驗,除了煲父親最愛喝了魚湯,有點束手無策。

昨天早上,上次在內科病房時,住在父親對面床位那位 Mr. Y,剛又再進院接受化療,而這次又住在父親隔一個床位,他有癌症已經差不多十年,看上去龍精虎猛,精神不差,但據他所說,他進出“鬼門關”已經兩次,接受化療已經一段時間。雖然有可能,他患的是和父親患的同一科,但有可能是比較輕微的種類,但他的經驗非常值得參巧。

他見父親如此,提議我們嘗試番薯糖水,加多一些薑,番薯吃不吃也罷,重要的是那薑湯,因為從中醫食療角度,薑,有驅風和暖胃的作用,對於身體虛弱的人,一試無妨,而綜合幾個“病友”的經驗,有一面喝薑湯一面做的那次化療,身體的反應確實是比較好。

既然如此,昨天下午母親立刻煲了,到了醫院,父親不但說要試一試,一喝便喝了三份一碗,不但止沒有作嘔,還說暖暖的,胃部感覺非常好。

其實,這和孕婦生產後,“坐月”時要吃薑醋的原理應該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可惜十二年前S因為薑醋不合自己的胃口,生了M後,家裡大部份的薑醋並非S吃的。現在明白了前人經驗之談的可貴之處,母親提議不妨我們也吃一些,於是,這兩天,我們一家都喝了薑湯,齊齊保保佢!



Tuesday, 22 November 2011

搭枱 vs 生人霸死地

中午繁忙時間食飯,除咗係去預早 book 好晒枱的餐廳或酒樓,如果係去快餐店或茶餐廳,就算係中環丶金鐘丶尖沙咀呢啲區,一係唔好去呢類食肆,如果唔係,搭枱係基本動作,甚至係預咗嘅,見到四人“卡位”,如果只得兩個人,自動坐埋一邊啦,無謂要人開聲,大家冇意思。橫掂要講心事或 social 都唔係呢啲時間或地方,快快脆脆食完咪走囉。

偏偏今日喺醫院內,撞正一班生人霸死地嘅人。

探過父親,正值最繁忙的午飯時間,醫院內的快餐店,as expected 擠滿人。有啲枱寫明繁忙時間醫院職員優先用,冇問題,我哋想守規矩,於是去搵非職員果啲枱,點知張張坐咗只係一至兩個人或只有一個人在等位又明顯坐唔晒張枱的人,個個話自己坐得晒。

講真,如果係返緊工,只要知道你坐唔晒,我會直接坐落去,但呢度唔係商業區,啲人唔係咁諗,費事同佢哋一般見識。於是走去坐咗一張留比識員的長枱,果啲識員根本唔會理,因為佢哋嘅 objective,就係食完午飯繼續開工,張枱咁長,梗有人搭枱,而邊個坐落嚟,佢哋根本就唔會 care

呢頭買完野食,有個餐廳職員來問我和媽咪係唔係職員,我話唔係,佢話我哋只可以用果啲枱(指住非職員果啲),我冇佢咁好氣,冇起身,只講咗一句,你點知其他人全部係職員?因為坐正係我對面的婆婆和中年女仕已經明顯係外來人。但媽咪立刻起身想去搵位,隔咗一陣,我叫返佢返來,明顯地,個餐廳職員根本知我哋唔會搵到第二個位,我話比媽咪知,佢只係例行“做野”,要講我哋兩聲,於是我哋繼續坐喺度,個職員冇再理。

點知我哋預備開始食時,隔離張非職員枱,原本只得一個人喺度等人果個女人,起身行走咗。一早知你坐唔晒至問㗎啦,霸鬼住晒之餘而家重唔坐,真係唔知咩心態!講真,醫院裡的食肆,除咗職員喺“冇得柬”之下一定要喺度開餐,其他人都係十零分鐘嘅“過客”,生人霸住晒啲死地做乜吖!

結果,我哋冇搬過去,反正“幾個字”都食完啦,不如快啲食完走人好過。期間同對面果位婆婆同中年女仕傾吓偈,幾得意。



Monday, 21 Nov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

生老病死,是每一個生命必需經歷的階段,以父親擴散的程度,母親和S都相信,潛伏期並不短,不可能是幾個星期以至幾個月的事,其實,這個連父親自己也想到。

只不過,一直沒有嚴重徵兆,沒有爆發出來而已。

就如好友 JC 的狗狗,一家三口,多年來以來好端端的,但自狗媽媽大概兩年多前去世後,剩下狗爸爸和仔仔兩父子。

狗狗兩父子一向很 close,好友每次 walk 狗或有什麼和狗狗有關的活動,都是帶同牠們兩父子一起參加的。然而,狗爸爸在早幾個月前也走了,仔仔一直鬱鬱寡歡,我們還以為像人一般有心理病,早前S往探望快要臨盆的 JC,仔仔仍是龍精虎猛的,怎知事隔不夠一星期,正實肝衰竭,不夠兩星期,便魂歸天國,與父母在另一國度相聚。

JC 很傷心,但從正面一方想,仔仔並沒經歷肝衰竭最痛苦的階段,便斷然走了,而且是在 JC 臨盆生產第二個孩子之前三天走的,我們都相信,這是天意,甚至是仔仔的靈性。牠的肝衰竭在發現時,肝只剩下二成,這也並非一朝一夕偶發的事情。從沒聽過狗有換肝的,換句話說,剩下的日子就是等,分別只是那過程有多難熬。仔仔選擇了在 JC 要忙碌照料兩名小孩前離去,其實就是留下給 JC 最大的祝福。

如果母親和S的想法是對的,癌細胞在父親體內已經一段日子了。回心想,去年這個時候,S忙於為M升中學的事情張羅,報考學校丶地獄式訓練(S自己訓練M的面試技巧)丶預備校內試丶到學校面試,諸如此類,忙得不可開交。

直至今年暑假,放榜結果如願以嘗,又要忙於教導M適應新生活,如今,M的高度獨立和自理能力,都是初時沒有人相信他在這麼短時間做得到的,而他又適應了中學生活,至於學習,雖然有些方面要由父親輔導,但大致上已上了軌道。這星期S回了母親家住,也是M的提議,雖然有父親在,但事實是M在幾個月之間,成熟了不少。而對於M來說,這個非常時期,也是從另一個角度去明白人生的一課。

雖然照顧父親的功夫主要由母親做,但少了M這件“心頭大石”,母親方能全心全意照顧父親,母親不諱言,要是我們還和她一起住,無論如何會不自覺地為我們的起居飲食丶生活瑣事而粗心。而S自己也一樣,要是一面要為M的學習而頻撲,一面又要為父親的病而奔波,只能說句,疲於奔命。

父親在這個時候發病,S也在想,是冥冥中的安排,是天意!



Saturday, 19 November 2011

愈舊愈好.著到爛晒仍要著

幾星期前,拿一條已經買了好幾個月還沒穿的褲去改短,因為S量度的功夫不巧,要找一條長度滿意的,給改衫師父做 reference,於是找來這條已經穿了十年的粉紅牛仔褲。

噢!平常雖然也會穿,但極少詳細“檢驗”才穿上,今回煞有介事地把褲子放到環保手提袋時,才發現

原來,經過整整十個年頭,被歲月無聲丶洗衣機和洗衣粉有形地“洗禮”後,褲子背面那牌子 label 已經被磨得“不似人形”了,而 label 上的字體,亦已完全被洗擦得一乾二淨,要是有心要洗也反而不一定可以擦的這麼徹底耶!連是什麼牌子也記不起,只記得,十年前,某一天和好友J在金鐘西武買的,她買了一條藍色的,S選了粉紅,J那一條,應是早給送到垃圾堆填區了!

雖然如此,不但沒有把褲子丟棄,最近仍在穿,反而新的改好了,仍是遲遲還未穿過!

Hmm … S就是這樣,對於喜愛的人和物,那怕是已經面目全非,喜歡就是喜歡,不願意丟棄。

忽然想起,n 年前,S穿着一條也是磨到爛晒的 Calvin Klein 牛仔褲,參加友人的聚會,席上有些朋友的朋友是S初次認識的,朋友後來告訴S,當中有人問那條 Calvin Klein 是在那裡買的?其時此牌子沒有款式是“爛”的,而S的那一條,“爛”得好有型。S答道,那是在某 outlet 買的,但他不可能買得到,因為是穿得多,自然磨損的!還直言,雖然價錢比專門店平宜,但此牌子對S而言不但是奢侈品,而且非常喜愛那裁剪和款式,所以著到爛晒仍在著,只不過,後來搬回來香港時,地方有限,只能留着最有用或最新的衣服,如是這,那條“爛晒”的 Calvin Klein 最終還是被了斷了。

現在想來仍有點不捨耶!


Friday, 18 November 2011

蒲台島 by S95

6 November 2011,蒲台島

靈龜上山

從另一角度看靈龜上山,好像有還有一隻正從另一邊爬上來似的

佛手岩

佛手岩加鷹咀石

鷹咀石


上山之路,要上到在鏡頭外,照片的右上角再走上一點的燈塔,回頭才可看到 靈龜上山石,然後又要從另一邊下山,才可看到佛手岩和鷹咀石,但都是建好的路,並不難行,只不過,有如S這種平常沒有多少運動的人,很累耶!

正如所有在其他魚村一樣,島上有座天后廟


島上的紫色小屋


去年昨日:

Tuesday, 15 November 2011

此刻最想聽 ... Stand by Me

No other word is better than this song.

Though a bit overwhelming …

But yes, this is the song I want to listen to the most at the moment …




Prepare for the Worst

自從父親再進了醫院以來,S白天上班,只能晚上盡量到醫院探望,有時候因種種原因,不一定可以每天都到醫院。周末,除了一些預早安排好,例如上星期M學校的秋季大旅行,早在一個月前已經報了名,預早通知父親因為這種事,不會出現,好讓父親無須盼望。

而那邊廂,父親因為怕 S 辛勞,一般叫 S 無需天天往探望,但剛過去的星期天,父親明知S會到醫院,仍煞有介事地問 S 會到醫院麼?母親和 S 也心知不妙。

果然,父親對 S 了一些怕接下來的日子也許沒有機說的話

父親雖然很頑強,知道接下來的治療不容易熬,因為醫生解釋了面對的風險和可能出現的後果,父親仍然選擇了樂觀又正見地面對,然而,他坦言,這星期以來,身體狀況改程急促的程度,是他自己也能感到的,雖然意志仍是 100% 高昂,但好的要想,同時也要為最壞的作出打算。

作為女兒的S,心裡不好受,但不得不承認,眼見的狀況和父親自己感到的雷同,既然父親想說,S 沒有阻止,反正能夠大家一起並肩地正面面對 both good times and tough times,不失為一件好事,硬要阻止不讓他說,攪不好 touchwood 變成父親最後的憾事,那麼也許會亦變成S自己的憾事了。

之後,談完 prepare for the worst,我們又談到父親出院之後的安排,例如他的魚兒,為了他自己的健康,雖然是他的至愛,他反而着我們要盡很替他送與別人;還有一些家裡的設備要如何改動,好讓有一個良好的環境讓他打這場仗,因為醫生建議的療程,一共六個階段,長達半年。

這個很好,要做的,S一定會做,等着你出院回家!

另,照片是在父親說完 prepare for the worst 的同一天,黃昏 session 再去探望他時拍的,M說夕陽很美,但西下的速度,快得他用肉眼也看得到,S告訴他,這就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意思但無須害怕,只要好好愛惜,夕陽也可以變成降得很慢丶很有意思的。



Saturday, 12 November 2011

Wednesday, 9 November 2011

公營醫療好?還是私營好?

公營醫療好?還是私營醫療好?

有人相信“最好”的是行內的“權威”,有人相信最好的是“最貴”,有人相信年資和經驗。

S和身邊的大部份朋友都相信,是“命數”,能夠遇上一個“有心人”醫生,或多或少,是緣份!

年資和經驗,沒錯是不可或缺的,但做了這麼多年人,S明白,行醫,有如其他所有行業一樣,每天面對的情況,縱使有以往的“案例”作為參考,但每個病人畢竟是獨立的個體,病菌天天在變種,藥物天天在研發,治療方法和科技又日新月異。

同一種病症,同一種細菌,同一種藥物,甚至同一種治療方法,發生和應用在不同的人身上,出現的反應不會完全一樣。

父親得的病,S上網看了不少資料,如果是單一只得這一個病,痊癒率高達佰份之九十幾。然而,與此同時,有另一種病,乘着父親身體虛弱,在侵略他的身體,這個也是一樣,如果只是單一發病,理應不難治癒。然而,二樣加起來,情況變得複雜,令可能出現的變數被放大了無限倍,當中包括難以預料藥物有效的程度和反應。

S明白,在這情況下,醫生也有可能是“摸着石頭過河”。

那天 Uncle P 往探訪父親,得悉這個情形,問有沒有需要轉往私營丶找一個“大”醫生去看父親(註:Uncle 是老一輩,並不相信公營不一定比私營差的那一輩)。S告訴 Uncle,這個“課題”我們在家裡已經討論完畢,無須再提,原因有幾個

一是因為,自從得悉S父親患了什麼病,身在上海的好友C,極速打探到,全港在這專科最“權威”的是那一位醫生,原來這位名醫,仍身在公營編制內(但話說又可排“私家”那條隊找他診症),如果因為 Uncle 那種想法,go private 對父親來說,是沒有幫助的。反而父親留在公營制度內,touchwood 講句,萬一情況變差,要 refer 往看C說的那位“名醫”,應該是可行的。(題外話,S從不知好友C認識醫學界中人,問她怎麼知道這麼多,反諷的是原來她並非認識醫生丶護士等,而是認識不少家裡有病人的朋友!)

二來因為,父親的病,與時間競賽和保持心境開朗,也是重要因素。在我們還在猶疑要不要轉醫院的同時,現在那一間已經替父親安排了,在不到兩星期內(即上星期四)作詳細檢查(註:但有一些檢查是公營沒有或投放了的資源只是極之有限的,某些程序要往私家做)。既然如此,如果我們還花時間猶豫不決,最後情況變得更糟亦與人無尤了。

三來,也是在現階段我們不會考慮轉院的最大因素,就是父親感受到醫生的認真,和對她的信任。雖然主診醫生直接告訴我們,她也是“朝着走”,要看父親對藥物和治療的反應,才可決定下一步,但明顯地她是和一組來自不同專科的醫生一起相討對策的,父親有什麼不適,她雖然很忙,但有認真地接收資料,然後回去找方法。又解答了S不少問題,當中包括一些S“預先張揚”說,明白醫生不一定有 comment 的想法和做法,她也給時間S去問,雖然沒有 comment,亦建議了S可以找誰。

在現在公營醫療資源如此緊張的情況下,S感到的是,這位前線醫生是極有專業操守,認真地做好她份工的。父親遇上她,也是一種緣,因為,原本父親是給 refer 到另一間醫院的(是最原本接收父親入院的那一間,但因種種因素,來到這裡)。


Friday, 4 November 2011

Cancer



We all want a new car, a new phone. A person who has cancer only wants one thing ... to survive.  Put this on your wall in honor of someone who died of cancer, survived, or who is fighting against it now.

I posted this in facebook a month ago in memory of a friend who died of Leukemia.

Today, I post it here for those who are fighting against it …

太古唔賣可樂.有情飲水飽


近日網上極速流傳,今天新聞又報導,一則關於大財團封殺一個間新冒起的食品連鎖店的說法。

話說食品店因為把零售價定得太低,搶去週遭的大型超市和便利店的生意,例如罐裝可樂,零食店散賣 $2.7 一罐 (老板直言比起入貨價,這已有三成毛利),大超市以 8-pack 出售,和這個價錢差不多,但散買一罐就要 $4.2,如在便利店散買就 $6.0 起。

S一直知道這些不同的定價,以為差異的原因,是不同種類的零售商的營運和行政成本不同有關,例如大機構(超市)買貨要經過的部門審核等也許多一些;又如便利店開足廿四小時,燈油火臘丶人工丶水電都是成本,店舖選址位置的舖租又貴一些,零售定價高一點,無可厚非,反正沒有什麼緊急的話,少去便利店買便算;又或如果在超市買,買 8-pack 囉,慢慢飲!

但細閱報導,原來並非以上那麼簡單,當中涉及同樣也是大集團供應商開始

太古和維他集團,自從知道新冒起的食品店的低訂價威脅到他們的大客戶(即大超市和便利店),屢次勸籲零食店定價時要參巧至抵價,不能低過龍頭大哥的“抵價”,勸籲沒有成效,於是提高來貨價,最後變成“封殺”不再供應貨品給食品店

Okay!雖然 Classic 可樂一直是S的摯愛飲品,但原來如此,S真的要認考慮

有。情。飲。水。飽。。。

反正不嗜咖啡的S,早已習慣在辦公室差不多只喝白開水,只是間中喝即沖奶茶或麥片,倒不如把好習慣也延續至辦公室以外!



Wednesday, 2 November 2011

Yes,因為愛.終於明!

不知是性格問題,還是職業病習慣了,對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S常常尋根問底、作出“賽後檢討”,希望下次類似的情況再出現時,盡量避免重蹈覆轍。

這是今年較早前拍下,父親的跳舞蘭,
當時正盛放,
希望父親的生命力也一樣。
然而,S 並不懂得說話的藝術,不會轉彎抹角,許多時問問題還一針見血,直插問題的根源。這種方法,和家中兩老相處,不得要領,常常擦出火花,尤其是在一些涉及人情細故的事情上。

最近就發生了一件類似的事情,週末回家時,S 又忍不住和父母討論一番。父母聽到 S 提起那事情,立刻表現不想提及,覺得父親生病了,人家都是關心我們而已,況且只是小小的一件事丶又已經過去,但 S 還死性不改,不領別人的情,還要討論一番!!真的

其實,父親生病,S有可能比其他人擔心得少麼?

雖然明白丶也衷心多謝身邊關心我們一家的親戚朋友,但某程度上亦因為如此,有時候有太多的資料甚至是意見,引起不必要的混亂。

S堅持要“檢討”,平心靜氣解釋給父母知道,就是因為我們在這方面的知識和資料丶以至我們的精力和時間都只是有限,我們作出的每一個決定甚或是一個小小的動作,都應該盡量冷靜和理性地分析,在一切都是“有限”的情況下,作出相對最好的決定。

父母依然不想聽,覺得S太“小器”,只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但S仍堅持,繼續說下去,只是語氣比平常控制得好多了:「父親患的是嚴重又長期的病,我們要面對類似情形的機會和可能性還多着,這次不講,下次再重覆,只會令大家的精力和時間都無謂地被消耗,攪不好次次也來個“狼來了”,終於有一次是真正緊急卻失救,那才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當然並非那麼“一輪嘴”,中間是有對話的。)

是的,S的冷靜程度有點難以想像!但就因為S好歹也算得上一個有識之仕(嘻嘻,自吹自擂!),明白終日哭哭啼啼根本沒有建設性。

冷靜,並不代表S不憂心!

聽了以上的解釋,父母都“軟化”,不再 defensive,還和S一起“分析”遇上怎麼來的資料,我們應該大槪怎樣溝通丶怎樣處理 好好利用每一次的診斷和治療的機會。

S還藉此機會,告訴了父母,S已經在搜集一些比較“後期”的資料,例如有可能出現的情形丶可以選擇治療丶甚或是之後可行“調理”等等。

哈哈,父母竟然欣然接收!

其實,S明白,“歷史”不一定一模一樣地“重演”,這次“賽後檢討”的“結論”不一定會佰分之一佰再用得上。搜集了的資料,亦不一定會用得着,但在和病魔糾纏的這一場“仗”內,S相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