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Nov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

生老病死,是每一個生命必需經歷的階段,以父親擴散的程度,母親和S都相信,潛伏期並不短,不可能是幾個星期以至幾個月的事,其實,這個連父親自己也想到。

只不過,一直沒有嚴重徵兆,沒有爆發出來而已。

就如好友 JC 的狗狗,一家三口,多年來以來好端端的,但自狗媽媽大概兩年多前去世後,剩下狗爸爸和仔仔兩父子。

狗狗兩父子一向很 close,好友每次 walk 狗或有什麼和狗狗有關的活動,都是帶同牠們兩父子一起參加的。然而,狗爸爸在早幾個月前也走了,仔仔一直鬱鬱寡歡,我們還以為像人一般有心理病,早前S往探望快要臨盆的 JC,仔仔仍是龍精虎猛的,怎知事隔不夠一星期,正實肝衰竭,不夠兩星期,便魂歸天國,與父母在另一國度相聚。

JC 很傷心,但從正面一方想,仔仔並沒經歷肝衰竭最痛苦的階段,便斷然走了,而且是在 JC 臨盆生產第二個孩子之前三天走的,我們都相信,這是天意,甚至是仔仔的靈性。牠的肝衰竭在發現時,肝只剩下二成,這也並非一朝一夕偶發的事情。從沒聽過狗有換肝的,換句話說,剩下的日子就是等,分別只是那過程有多難熬。仔仔選擇了在 JC 要忙碌照料兩名小孩前離去,其實就是留下給 JC 最大的祝福。

如果母親和S的想法是對的,癌細胞在父親體內已經一段日子了。回心想,去年這個時候,S忙於為M升中學的事情張羅,報考學校丶地獄式訓練(S自己訓練M的面試技巧)丶預備校內試丶到學校面試,諸如此類,忙得不可開交。

直至今年暑假,放榜結果如願以嘗,又要忙於教導M適應新生活,如今,M的高度獨立和自理能力,都是初時沒有人相信他在這麼短時間做得到的,而他又適應了中學生活,至於學習,雖然有些方面要由父親輔導,但大致上已上了軌道。這星期S回了母親家住,也是M的提議,雖然有父親在,但事實是M在幾個月之間,成熟了不少。而對於M來說,這個非常時期,也是從另一個角度去明白人生的一課。

雖然照顧父親的功夫主要由母親做,但少了M這件“心頭大石”,母親方能全心全意照顧父親,母親不諱言,要是我們還和她一起住,無論如何會不自覺地為我們的起居飲食丶生活瑣事而粗心。而S自己也一樣,要是一面要為M的學習而頻撲,一面又要為父親的病而奔波,只能說句,疲於奔命。

父親在這個時候發病,S也在想,是冥冥中的安排,是天意!



5 comments:

laulong said...

縱使有沒有信仰都好,相信這是個安排,就容易處順了!

Ebenezer said...

生命活得像個祝福,承先啟後,夫復何求?

SKII said...

校長,我想無論結果是如何,最重要是懂得處之泰然,這個時候我仍要套用“那些年”的那一句,人生許多事情本來就是徒勞無功,就算最後是白醫一場,最重要是過程!

SKII said...

Eben,承先啟後,是的,做到這個,總算沒有白活一場,人也是,狗也是,JC 的狗陪伴她直至孩子出人,就是這樣!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ing!
-Kelv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