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9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12) ... 不准飲食!

23 November 2011, Day 10/21 of 1st Treatment

第十天,星期三,我照常上班,中午致電給母親,和父親談了一會,他說話真的模糊了一點,隔着電話聽,他好像說得有點兒吃力,談了幾句,他便叫母親和我談。

母親着我無須擔心,雖然父親依然很累,但今午又喝了一些薑湯,總好過什麼也吃不下嚥。

晚上我如常先回家取車,再到醫院探望父親和接載母親,路上我致電母親,想先問候一吓父親的情形,母親只說了沒什麼,等來到才說,便匆匆掛線。

回到家,和之前不同的是,今天,有七姑姐在。這個嘛,很複雜,其實來到這個地步,母親最需要多一個人幫手的時候已過了,因為父親根本吃不下,有些功夫已經省去了,但七姑姐遠道而來,很想做一點什麼的 … hmm … Okay 啦!

到達醫院,甫進病房,只見父親床尾的枱上放了一個“除了藥物,不准飲食”的牌,立刻問母親所為何事,原來初時醫生提議用“胃喉”(要從鼻孔直接把喉插進胃,好讓可以把藥物或流質食物直接導入胃部)。為何要用這個?和好處及風險在那裡?當值醫生和護士們,似乎未能解答母親的疑問,最後由於母親不讚成,於是簽了紙,confirm“不插胃喉”

我聽了母親說的,又去問當值護士,主要詢問關於那“不准飲食”的指示,即是如果父親想吃也不能給他麼?還是怎樣?

護士說,因應言語治療師的建議,和父親則才把藥丸嘔返出嚟,醫生建議要插胃喉和停止進食。Okay,似乎有專業意見作準則,但我再問了多個問題,得到的答案愈來愈不合理,至低限度,一個常人如我並未能理解。

我冷靜地表明,我並非專業醫護人員,對醫生提議的任何做法,沒有既定立場,只是,作為病者的女兒,我一定要瞭解做每一個動作的意義丶背後的原因丶和所涉及的好處和風險。

在父親現時這種狀況之下,每走一步都必須經過心思熟慮,當然明白要和時間競賽,但也要在有限的時間內,盡量掌握有用和最 critical 的資料和 factors,以作出一個 well-informed / considered 的決定,而並非單憑一個 isolated incident丶或一刻的反應(一次吐返藥出來),便輕率行事。然而,此刻,當值護士和之前跟母親談的醫生,都未能提供足夠和詳盡的資料,去 support 要用胃喉和不准飲食的 instruction

和當值護士討論了一番之後,大家說好了,請主診醫生明天致電給我。

回家路上,我在駕車,着母親打電話告訴J,雖然他並非醫生,但這方面的“常識”比我多,所謂“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大家一起研究一吓無妨。

回到家裡,七姑姐煮了晚餐,我們三人一起吃,那種感覺很奇怪,我之前從來沒有試過和七姑姐如此同枱食飯的。席間,我和母親繼續討論父親插胃喉這安排的好處和壞處,晚飯吃了很久,因為我們不止一邊吃丶一邊談,我們還一邊打電話和J一起討論,他解釋了他對醫生這種提議的看法,我明白,但這些應出自護士的口,但我從沒有聽到,晚飯之後,我們繼續 on-line 相討了一些明天應該問醫生的問題。

然後又整理好「薑.化療養胃小法寶」,貼到小想法網誌後,已經很晚,睡覺去。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