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15) … 高級醫生巡房

24 November 2011, Day 11/21 of 1st Treatment (Cont’d)

第十一天(三)

到了醫院,不止母親和五姑丈在,表弟K和弟婦也在,真乖耶,又來香港辦公事,仍是不忘先來探望舅父才回家。

看看父親,他依然很累,話也沒和我多說一句,一直在睡,但其間要求母親為他安排小便,都說他很頑強的啦,身體這麼虛弱,仍撐着沒有出現失禁,給他很多個“叻”。之後我又去看他,摸摸他的手,比早兩天冷了一點,我亦在他的枕頭上,首次擦覺到脫髪的跡象。

我站在床邊看着父親,母親一面告訴我醫生最新的安排

無須插胃喉,亦無須再吞食藥物,因為都會用 intravenous injection 做,而且從明天開始會為父親加營養劑。既然如此,亦無須在現階段商討些什麼了。

根據隔一個床位的 Mr. Y 說,今早主診醫生和高級醫生巡房,亦認同母親的說法,就是父親一邊鼻孔做過微創手術,傷口仍在結痂,現又要從另一邊插入胃喉,這個對父親來說,一點都不好受之餘,由於反胃始終是化療的副作用,插入了胃喉,反胃有可能會繼續,亦會導至其他風險,既然如此,不插應該更好。

為何 Mr. Y 會這麼明白?久病成醫也!因為他之前就受過這種苦,某次化療時,他胃口不好,依照醫生的提議插了胃喉,結果反胃仍是繼續,更甚的是,水份給 “chok”到肺部去,最後要在腋下開一個洞,把積水導出,苦不堪言!以父親現在這狀況,若果出現這情形,真是要他的命了!

主診和高級醫生當然沒有說 Mr. Y 那些,但分析的結果有理據,Okay 啦!其實,昨晚我已在猜想,插胃喉這事有可能是當時的當值醫生提議的,既然並非什麼緊急或不做不得的方法,我們堅持由主診醫生回答是正確的,apparently,今早主診和高級醫生 override 了昨晚的提議,現在做的既然不是我們不明白或反對的做法,無須討論些什麼了。

離開時,表弟K和弟婦直接回大陸,母親和我乘五姑丈的車,也到了我家吃晚飯。今天晚飯的組合,很奇特,母親丶我丶五姑丈和七姑姐,之前無論如何不會想像到,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會出現這個奇怪組合在我家吃飯的!

晚飯後,七姑姐在看電視,她不大聽得懂廣東話,我丶母親和五姑丈在談天,我告訴了五姑丈很多最近看過的資料,從一些關於癌症的常識丶傳統和另類的療法丶不同種類的 supplements 有中式丶有西式,還有選擇私營與公營醫療要注意的事項丶等等等等我笑說不是想他以後會這樣,但五姑丈笑着回答,知道一吓並無妨

是的,以後的事,誰能預知!?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