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3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16) … 這年這天

25 November 2011, Day 12/21 of 1st Treatment

第十二天,星期五,如果根據療程,今天會用化療藥。

和小S一起吃午飯,其間如常致電母親,聽得出她在哭。

嚇!

但仍盡量鎮靜地問,父親 Okay 麼? Hmm…

仍然很弱,那也是的,從前天晚上起,沒有進食,只在吊葡萄糖和鹽水,就是沒有病也會“餓親”啦,今天才開始加入一種叫 TPN (Total Parenteral Nutrition) 的營養劑,是從 intravenous injection 那些針口打入去的,就是了,有這些,無需要另外從鼻插入胃喉。

母親說醫生問父親有沒有信心繼續,他現在雖然弱,但仍可以選,我在電話裡問父親,他說當然要醫,其實,我心中實在有些不忍,但還可以如何?早在開始化療前,我就猶豫化療的效果,但既然是父親的選擇,而不做亦不見得有更好的良方,莫非在這種情形之下仍要吵架麼?

除了鼓勵他一下,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做。

只談了一會,父親把電話傳給母親。我聽得出,他實在很辛苦,而且說話愈感模糊,母親告訴我,父親甚至告訴大姑丈,覺得自己可能“唔得了”。

Sigh

母親又說,主診醫生相約我們明天早上到醫院,傾談一吓父親最新的情況。醫生如此煞有介事,應該不簡單!

小S坐在我對面,看着我從兩眼通紅丶到淚水在眼球內滾動丶再變成淚珠滴下來,她拿紙巾給我

沉默了半晌,她分享了一些當年她老爺臨走前,他們所遇過的情形,好讓我有些心理準備,想想如果遇到什麼,有什麼需要考慮丶可以做等等,就算是沒什麼可做,至少心理上比較容易調節。

最近我們一起吃午飯時,話題不時都談到父親的病,如果不是去年我公司把辦公室從東區搬到這區來,無論是多要好的朋友,也難以像小S現在如此這般 stand by me!當然,standing by me 的朋友,還有很多,實在多謝大家。

然而,畢業後,一班好友基本上各走各路,各自有自己的角色丶忙碌,有一段很長丶很長的日子,我們鮮有聚頭,偏偏不遲不早,此時此地,就在這年這天,小S又差不多能天天相伴在傍,所以,我相信天意!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