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7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20) … 與荷塘無緣

26 November 2011, Day 13/21 of 1st Treatment (Cont’d)

第十三天,漫長的星期六(三)

1445

午飯過後,一行人,包括母親丶大姑丈丶大姑母丶二姑母丶七姑姐丶J和我,匆匆出門。M沒有跟我們去,因為他要學琴,我着他時間到了自己乘車往老師的家去,他說好的。一直以來,都是我們接載他的,雖然他自己識路,但星期六,有機會的總會陪他一起,反正到他長大後就再沒這些日子的了。今天,他就要“長大”,因為 like it or not,我們有別的事要做,他要自己去。

J駕車,在往靈堂的路上,大姑丈問我,那裡有什麼好?我說那邊環境清優,不但有亭台樓閣,還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荷花池,夏季荷花盛況時,有如人間仙境。而更重要的是,無論是自己駕車還是乘公共交通工具,都不難到達,下車後走往靈堂的,都是平路,比較好走。早前好友兼近鄰R一家,專程接載過我和J到來看過,我們都認同,大家都會老,掃墓也要“上山下海”的話,不容易啊!

途中,從 New York 來的表弟R致電給我,想和我 confirm 今天晚上的 drink,他知道我最近因父親的病比較忙,說好了無須招呼他遊玩或飯聚,但昨晚我還告訴他,晚上我探望完父親後,該可和他到 the newest hotel in town “W” to have a drink,反正我也想紓緩一下連日來的緊張。

然而,昨晚我沒預計現在忽然加插的這個行程,如此馬不停蹄,我也想今晚早點休息,於是告訴他取消晚上的 drink 便算了,他沒所謂,但我們仍相約了,明早J會如期於預早約定的時間,往接他到醫院探望父親。

不久,我們到達了靈堂的地點,大伙兒在那裡繞了一圈,先走過荷花池,這個季節,仍然有一些“籠友”在拍攝深秋裡的荷花池,內裡盡是枯萎了的荷花,對拍友來說,枯枝,另有一番瑟縮的味道。想到父親,在我而言,不勝唏噓

雖說靈位可先買,也許會待到若干年後才用得着,還曾打趣說過,也許會是個好投資云云,但此時此刻,這個黑色幽默,似乎太過自欺欺人了吧!

走過荷花池,看了位處不同地勢的靈堂,又看過內裡不同的位置,我們來回於不同的靈堂,感受一下不同的座向和環境,有什麼分別。最後母親“看上了”一對位處於好友兼近鄰一家的先人,安息於同一靈堂內的兩個“相連單位”。

於是我們到辦公室詢問,其時已是四時有多,那裡只得一個年邁的職員在處理另一家人的 order,我少有一言也沒有發地耐心等候,另一邊廂,又要忙於 what'sapp 看看M去學琴到了沒有,待了不久,職員替之前那家人辦好,於是我把母親“看上了”的位置的資料告訴他,想知道有什麼手續,但得到的回覆,是那對位置已被其他人預訂了,雖然我們沒有看到“X府已訂”等告示,但資料顯示,那確實是已被其他人買了

世事往往就是如此的,無奈!

既然如此,我們又回去再看看,但由於時間已經不早,人家趕着收工,而我們又不是趕着要買,我們再看了一會,便打道回府,反正明天是星期天,我和母親可再來。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