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22) … 最後一面

26 November 2011, Day 13/21 of 1st Treatment (Cont’d)

第十三天,漫長的星期六(五)

我也不知相隔了多久,護士來找我,對我說:「要是有家人要見的話,請他們今天來。」我聽懂了,回病房告訴母親,但除了陪着父親什麼也沒做。

這時候,四姑姐已如原定計劃到了醫院。我忽然想起五姑姐,她還在香港!

我和M繼續陪着父親,母親致電給表弟K,告訴他,舅父“唔得啦”,也沒問他們在那裡,總之有城市賽車手在,五姑姐一定見得到父親的。其時,二姑母亦通知了表姐 SL

其間,M發現,公公的口唇很乾,我們不知道,護士已經放了可以潤唇的棉花棒在床尾,母親用了一些濕潤了的紙巾替父親抹口,父親把紙巾咬着,不想放,正明真的很乾,把我們“嚇死”,因為要是吞下去,也許會“哽”親的,母親對父親說,這個不能吃,父親又放開了。之後,我們每隔不久,便替父親用護士給的“潤唇棒”替父親潤唇,除此之外,就是捉着他的手,好讓他知道我們在陪伴他。

過了不久,表弟K丶弟婦和五姑姐到來,和之前不同的是,表弟兩個分別只得七歲和五歲的女兒也一起,因為他們原本在街上,沒有時間先把小孩帶回家便直接到醫院來,唯有要她們在 lift lobby 等。弟婦看過父親,慰問了我們一番,然後帶着兩個小孩自己先行乘車回家,讓五姑姐和表弟留下來陪伴父親,我最欣賞表弟婦的,就是這種實務的做法。

又過了不久,表姐 SL 和她女兒 L也到來,L很乖,自父親生病以來,幾次陪婆婆(即我的二姑母)到來採望舅公,又不時 whatsapp 問候我和母親。

大家來到時,逐一慰問父親,雖然此時父親累得開合雙眼比較早前更費力,但我們都肯定,他認得我們每一個。

大部份時間,我和母親丶還有M都留在父親身邊,好像差不多七時,我提議母親倒不如叫大家先到醫院內的快餐廳吃點東西,其實我早就餓了,老人家平常比我們更早吃晚飯,我怕他們熬不住,這次姑母們沒有遲疑,而且有表姐 SL 和J在,可替他們打點。我着J和M也一起去,而母親和我留在病房陪着父親。

原本,母親和我想着,待大家吃完回來,我們到快餐廳去吃晚餐,然而,父親的情況很反覆,而且,每隔不久,他便想拿開氧氣罩,好像有什麼要做或說,甚至是在找我們似的。

母親和我見父親的情況如此,生怕要是我們往了快餐廳,一旦父親情況轉危,又要搭 lift 又要經過很長的走廊,很是麻煩又費時,才能回到病房來,於是,J吃完回來後,我們只叫他到便利店隨便買了三文治和一些樽裝飲品,就在和病房同一層的 lift lobby 吃。

還好這個時候探病的人大部份已經散去,我和母親在 lift lobby 那裡的長“鄧”坐下來吃三文治,精神才算鬆弛了一些。雖然我很餓,但我如常吃得很慢。

未幾,母親才剛吃完,而我只吃了四份三,表弟K快步走出來,對我們說,父親眼睜睜,好像在找我們似的,於是我和母親立刻回到病房,雖然父親無法說話,但看到我們,他實在是比較安心的,於是,我們繼續留在病房,陪伴父親。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