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5)

18 November 2011, Day 5/21 of 1st Treatment

第五天,第一個療程中的小休,經過四天以來的用藥,今天到星期天連績三天是無須吊藥的,星期一繼續,如沒理解錯護士的解釋,從下星期一開始,是隔天用藥的。

怎麼這麼反覆?

父親昨天的精神好好的,但今天就差得遠了,是因為我今晚遲了去麼?

今天又下雨,而且不能像早兩天那些時間離開辦公室,比昨天更遲到達醫院,到達時父親已用完晚餐,湯都喝完,而且吃了大半碗粥,份量比昨天多,幾好。

然面,因為血色數指數比較低,要輸血,一共兩膀,我到達時還在輸。

還有,醫生提議照 MRI (磁力其震),因為怕蔓延至腦部。其實,這個我和母親早有心理準備,之前醫生說過,父親其實頗嚴重,用 chemotherapy 對他來說並不是件容易熬的事,風險並不小。然而,由於位處眼部附近那些癌細胞太接近大腦,一旦擴散過去,那便沒有得救,用化療,主旨並非醫好個病,而是希望阻止一下擴散的速度或機會,但幾時會擴散丶和擴散的速度,連醫生也沒法預計。

今天父親說個腦唔係幾舒服,但不痛,問他怎樣不適,他說無法形容,只覺得人有些混沌,還好的是和我們交談,他很清醒。這還不止,他還聯想到,有可能是擴散至腦部!

我們安慰他,不用怕,做檢查找出原因,可幫助治療,但還未知道安排了何時做。其實,我們負擔得起到私家做這個,就像不到兩星期前,到私家醫院做 PET CT Scan 那樣,但以父親現在的狀況,醫生應該不會批准我們自己帶他離開醫院。

而且,這個時候似乎並非 priority,直覺告訴我,無論 MRI 的結果是如何,基本上沒有大關係,因為都是進退維谷,上了腦的話,chemo 繼續做與否,都已經沒有大幫助,重要的反而是父親如何過得比較舒服,未上腦的話,相信父親仍會選擇繼續抗爭下去,instead of 坐以待斃。

還是順應天意吧!

雖然沒有痛,但父親很累,看得出也感得到。因此,為了衛生,今天開始要用成人尿片,免得他心急起來,反而處理得不好,要用這個,其實最難過的是心理關口,我鼓勵他說,毒素可以排出來是件好事,無須擔心,反而排不出的話,才叫人擔心。

我們還沒離開,父親精神很差,已經想睡,我想找早前M錄了練習 Chopin Nocturne Op. 9 No. 2 的錄音給父親聽,但M是早一兩星期傳給我的,找不着,於是立刻叫他再傳過來,也不知到底是我心急丶還是網絡很慢,好像傳了很久我才收到。

無論如何,我拿着電話播放了給父親聽,還告訴他這就是當年李雲廸參加蕭邦鋼琴大賽所彈奏的名曲, 父親說好聽極了,個孫真的好棒!我笑說,多年前我常彈此曲,比M現在彈得更好,只是父親沒有留意耶,現在M替我彈給父親聽,一樣好!

父親聽畢,想拍手讚賞,可是連拍手也很費力。心酸!

雖然父親未等我們離開便睡着了,母親和我仍待至探病夠鐘的時間才走,反正明天不用上班。我們離開時,父已經熟睡了。

今天晚上,從新出發寫「小想法」 (mysmallthoughts),父親生病並非世界末日,生活也得一樣過,而且寫些輕鬆題材,不失為舒緩壓力的一種好方法,打開上次寫了一半的

OMG!原來那篇「愈舊愈好.著到爛晒仍要著」,是父親再次入院那天 (3 November) 已經開始寫的了!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