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December 2011

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 (7)

20 November 2011, Day 7/21 of 1st Treatment

第七天,星期天,繼續休息注射藥物,明天才再開始。

由於昨天晚上和M到中環,太晚,沒有回母親家。早上母親自己乘車往醫院,我們一行三人從九龍出發,直接到醫院探望父親和跟母親會合。因為今天接下來M和其他的行程很緊湊,J將要駕一整天的車,我雖然不喜歡走屯門公路,早上那一程由我來駕,由於連日來,已經習慣了駕回那輛已經差不多九歲的雙魚座 family van,剛坐上我的小型但馬力大的 family car,差點不習慣。但駕車尤如走路,學懂了是不會忘記的,只是,人大了,反應真的及不上從前!幸好星期日的屯門公路,車並不如平日放工時間那麼多,尤其是大貨車和貨櫃車,平日晚上我們都不喜歡下班時份走這條路的!

如果醫生之前說的第七至第八天是最難熬的,今天和明天就是了,所以明天和後天,我預先安排了假期,陪伴母親和父親,但 all of a sudden,父親又說醫生是說第七次吊藥才是最辛苦。其實,都不重要,因為這種資料主要是用來替病者渡過心理關口多一些。

父親今天仍然很累,人比較虛弱,應是正常的反應,精神蠻可以,但食慾依然很差,魚湯都喝完,但粥卻一點也吃不下。

黃昏時到達了醫院不久後,發現手電有一個 missed call,是男朋友E,我在星期五晚上 whatsapp 過他,他未回覆,我沒有“追”他,因為其實是想 confirm 一吓我對某些事的看法,雖然是關於父親的病,卻不太緊急,但既然他來電,我立刻回電。噢,談着發現,原來他一星期前發生了一件令他“大痛”的“小意外”,而最“慘”的是,醫生也束手無策,只在“等”傷患之處自然回復,所以痛得要命。Sigh!我們的新陳代謝速度正在減慢,這真是個折磨耶!

Anyway,父親的身體很虛,昨天開始,連在床上想把自己的身體移好,也很費力,這幾天以來,午餐和晚餐都是由母親餵食,很多天以來,喝湯都是用飲管。但喝得下湯和吃得下流質食物,其實真的已經很好,記得上星期住在父親隔離床,那位只得二十五歲的年輕抗癌鬥士說,他第一次做化療時,第一天已經完全沒有胃口,整天只喝了一杯水,嚇得他的母親哭成涙人!但我們最近見到的他,可謂“好人好姐”呀,希望他盡早康復!

另外,還好的是,父親到現在都沒有特別的“痛”,以他擴散的程度,要是痛起上來的話,我想真的是生不如死。而且,這幾天以來,沒有再在晚上發燒,雖然虛弱,但似乎正常的。

還有,為了不想麻煩其他人,父親大便盡量都等到母親到來,挽扶他到三個床位以外的洗手間。父親真是個頑強的人!也許,沒出現 chemo 可引致的其中一種副作用 - 肚瀉,全靠父親的意志夠堅強!

而說實的,母親就更強。

熬過最辛苦的幾天,希望往下的是晴天。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