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January 2012

給自己的 ... 字療

在貼「我信愛有天意.化療之戰」系列的初期,有朋友問S,是每天探望完父親之後寫的日記,還是之後憑記憶寫出來的“回憶錄”?

S答,都是當天寫的,間時那麼短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情況變化得那麼快,又來得那麼急,再強的記憶體,也難以把細節一一記清。

那時候,父親剛走了不久,貼到網誌的都是之前寫下的。是的,父親剛開始化療時,都是每天把日記寫下來,開始寫時想着,等到父親第一個療程完結後,才貼出來和大家分享,以鼓勵一吓士氣。

一面寫,父親的情況一面轉壞,最終殺出一個令母親和S措手不及的結局!

父親走後的一天,開始把文章貼出,那時候已經寫完了父親走前兩天的,只剩下那漫長的星期六傷感星期天

每次想繼續,指尖都缺乏力氣,完全沒法子集中,於是沒有勉強自己,畢竟這只是一個抒發的途徑,幾時寫?寫多少?最終要不要完成?其實沒有預設的計劃

然而,S相信“字療”,用文字去撫平傷口和痛處丶把不想再想的事情“放下”,是S從小以來的習慣,那管他有沒有優美的文采,又還是以後會不會再看,寫下來,就是了。

原定只是每天寫一篇的日記,在不知不覺下,單是最後那兩天,從星期六早上至星期日早上那短短的二十四小時,竟然要分成十三個段落,用了整整一個月才寫好。

完成後才驚覺,原來記憶是可以如此精細的。

難以想像,如果沒有寫下來的話,那小小的心房,到底能盛載多少鬱結?


去年今日:
女人,錢往臉上塗?

1 comment:

SKII said...

謝謝有心人默默的閱讀和祝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