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June 2012

回歸十五年,變成情感的禁區?

香港回歸十五年,S 也想來寫一吓,回顧也好丶展望也好,想了良久,千言萬語,竟然只得一片空白。

對將卸任的曾凸首沒什麼好感,但他在最後一次以凸首身份的電台訪問中提到,回歸以來,香港人因為情感投入,所以引發不同的爭拗。很有“愛之切丶責之越深”的意思。。。

hmm … 這個嘛,雖然 S 不太 being convinced 曾說的全是他由衷的心底話,但也未嘗不是的,香港人,對自己居住的一片彈丸之地,確實有着複雜的情意結。

回想 S 自己走過的路,和不少成長於殖民地年代的香港人很相似。

當年離開香港往彼邦唸書,由於種種個人和社會因素,其實沒想過會回來的,自命瀟灑嘛!既然選擇出走,又怎能回頭呢?而事實是,和 S 差不多同時期到了花旗國的朋友,亦有不少選擇從此在那邊落地生根了。

後來放棄了在那邊找工作丶甚至居留機會(那時候,美國政府出了一個特別條文,S 剛好合資格申請居留,回港後不久,以前的 flat-mate 還有繼續把相關資料寄給 S,她後來就以同一個原因留了在那裡),但 S 選擇回來香港,回來前,在那裡認識的朋友,全部都問為何不留下,因為當時“回流潮”仍未成氣候,還沒有回歸,仍然存在不少令不少人優慮的變數,就算是回來初幾年,S witness 到有大批“澳洲幫”,無論是唸書丶還是移民,樂此不倦地“逃亡”,總之就是要離開這兒。

有性格的 S,不為所動,既然回來了,沒有動搖過,乖乖的留下來。

只不過,回來後感覺怪怪的,雖然只是離開了幾年,不知何以,和社會好像有點格格不入似的,一方面,雖然“浸過鹹水”,但 S 算不上“鬼妹”;但另一方面,有機會接觸過外面的生活,對於不少在香港的怪現象,看不過眼,但又什麼到做不了,那種從小就感到的“無力感”,又回來。

於是展開了一種差不多只有“工作丶休息丶再工作”的麻木生活,雖然回歸早年還有參予不同的“抗爭”,但不得不承認,對於那些無從改變的“禁區”,想得愈來愈少了,“血”,更是越來越“冷”了。

這算是逃避麼,答不上!



Friday, 29 June 2012

Sticky Tape Approach



昨天和今天連續兩天穿新鞋,款式大不同,一對斯文、一對鬆高,相映成趣,但有一共通之處。。。

就是,新。鞋。總。是。刮。腳。的!

於是快快把膠布拿來,貼到腳上不適之處,由於款式不同,雙腳不同部位,總共貼了八塊膠布!

幸好新鞋刮腳這回事,通常只會在第一丶至兩次穿時出現,當新鞋開始配合腳形時,便不會再“刮”,治標不治本的 “Sticky tape approach”應該可幫 S 和新鞋們順利磨合! ^_^





Thursday, 28 June 2012

天濛濛.上山頂 by S95

25 June

自製長週末的星期一,到山頂一遊,濛濛的天丶加上 S 的技術(即是沒有技術),單反機?還是為擺甫士的“道具”算了吧!

反而用小型的 S95,玩玩場境,有趣。。。

先來懷舊 feel。。。




再來,模型景。。。







同場加映,玩魔術的 S,變變 IFC。。。


Wednesday, 27 June 2012

若有天要被分開。。。(蔡齡齡)

蔡齡齡,一個依稀有點印象卻完全想不起有什麼歌曲的名字,原來是這首 S 一直以為是林憶蓮原唱的「細水長流」的原唱者。S 第一次欣賞蔡齡齡的版本,我們已經被分開,她已選擇了離開,到了一個可讓她得到解脫的國度,但願她一路好走。

最喜歡這兩句:

若有天要被分開,我遠山也踏破。。。




Monday, 25 June 2012

買樓小常識,英狼真係唔識?

英狼:... 係買樓果時已經存在...(S 從報章上看過,wording 大概是這樣)
蘋果日報照片
 哈!哈!哈!

唔係呀話,堂堂一個候任凸首,原來連做一個小業主的常識也沒有?

買樓之所以是人生大事,除了因為是一項在經濟上的大投資外,還涉及很多法律問題,有些常識,是做業主不可不知的,其中一項就是,當你確認買一個物業,上手業主留下來的 liabilities 由新業主負責的。

所以,小事如(大廈或屋苑的)管理處在雙方交易前有沒有發出過維修通知,如果有,費用由新業主還是舊業主負責(一般是舊業主),也要寫清楚,如果沒有討論過而又沒有在合約上寫清楚,那就是由新業主(即買家)負責的了。

另外,有關間格有沒有被改動過丶甚至被加建,這個一定丶一定要問,如果你(買家)沒有問,日後想追究個地產經紀或上手業主,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很難証明他們意圖隱瞞。亦因為如此,一個稍有經驗的律師,一定提醒買家要弄清楚(要留意,律師沒有責任找出改動或加建,但有責任提醒買家有關的責任);而稍有經驗的買家自己,亦不可能不知,就算這兩者都不問,做按揭的銀行亦會問,所以迫着買家一定會問這問題,而銀行一般的做法,是要測量師行出的 certification,如果上面有 deviations from 原則,是要買家簽 undertaking 去確認,新業主會承擔負任,按揭一樣做得成。

膚淺如 S 也知道,單位的圖則,可以到屋宇署查核,有些比較舊的單位的圖則(如樓齡已經超過三十年那些,因為圖則並不齊全),聽聞真的有可能是專業建築師或測量師也不一定攪得清,但樓齡在二十零年甚至更新的,圖則比較齊全,一個 layman S 也有可能看懂加建出來的部份,要註明,是“加建”,即是“無中生有”那些部份!所以,別跟 S 來這一套,什麼 “產業測量師”vs. “屋宇測量師”!要“玩”字眼的話,倒不如改行做律師吧!

以上的常識,只要做過一次小業主也應該認識,加上呀候任凸首的經驗(就算只是“產業測量師”),知道以上的是應該和合理的。

香港的法律制度,以 S 有限的常識,是行 "presumed innocent" 的,即是在未有足夠証據去定案,更沒有法庭的裁決,是不應該把任何人“定罪”的,所以,候任凸首到底有沒有犯例丶或誠信怎麼樣,S 不懂!

只不過,如果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測量師,真的是連以上那麼淺白的常識也不懂的話,能力就一定有問題。

不是麼?候任凸首買的並非街市裡而的一棵菜丶亦非一個“上車”單位,而是“大拿拿”六千幾萬丶位於香港最貴重地皮的山頂獨立屋!

如果他自己真的不懂,亦非常應該找有經驗丶能夠勝任這種交易的律師和測量師去處理,如果這個又不懂,問題將會被伸延至到底懂不懂“用人”這個課題上!這個也可以是,律師丶測量師已經提醒買家有關的責任,但買家仍選擇買入,那麼交易仍可順理完成(剛看到新聞,英狼先生買樓的合約,原來是有條文關於買家放棄追討上手有關的問題)。至於用人方面,看他選用羅范,其實有一點端倪!

其實,對於英狼候任凸首那房子的所謂“僭建”,S 一點也不感出奇丶不以為言,六處之中,某些確實是有被“誇大”之嫌,尤其是那些根本沒有被密封的空間丶或花棚。

然而,他好一句:「買樓果時已經係咁!」,這個嘛,把原有的同情分,通通拿掉,還要反過來扣,因為太明顯,在推卸責任!



Sunday, 24 June 2012

S 和男朋友有個約會(十二).一生一世?唔知㗎!

上一章:S 和男朋友有個約會(十一).Snooker 原來可以咁樣打

15 June

午飯時間,收到男朋友 K what’s app...

K:你相信一生一世嗎?那一刻遇上她後,我以為會從一而終,但終敵不過時間無情的洗滌,感覺在無聲無色中溜走,雖然她承諾在暑假作出一個巨大的轉變,以絟我一種新鮮的感覺,但我作天終於下了一個痛苦的決定。just wanna share my feeling with u. hope u understand.

吓!攪乜呀?S 並非愛情顧問喎,加上雖是午飯時間,唔駛諗工事,但唔想用腦,沒有即時回覆,下班後,煞有介事地想了想,然後回覆

SDon't mean to comment or criticize but "雖然她承諾在暑假作出一個巨大的轉變,以絟我一種新鮮的感覺" - 怎麼是對方改變而非你嘗試去接受?前者對一個成人來說是不太可能的。

Also, 咁即係點?





哈哈!!咁即係。。。玩野。。。。





Kno ar. I’m talking about iPhone. I've changed to Galaxy. just want to know your thoughts from a loyal iPhone fans

SHehe, iPhone is a typical adult as it takes after the special characters from Steve Jobs.  And it's impossible to change, therefore if you don't accept, it’s your choice!!

K:我想知道你呢個忠實的apple fan 會唔會轉 Samsung. D fd 都開始轉

S:呢個轉會潮已出現咗一排,會都唔出奇㗎!但會繼續用 MacBook (Pro)。而 iPad 唔肯定,因為屋企雖然有 galaxy tab 但我唔係幾鍾意!

Kit appears Galaxy S3 outperforms IPhone 4 a lot.  Unless IPhone 5 got a breakthrough in technology, Apple's mkt share will shrink

[哈哈,職業病!K半職湊仔丶半職投資,買手機不離研究一下 market share 和股價!]

S:佢個 voice recognition 我估會好過 4s Siri, 應該會有廣東話添。

Kanyway, try try galaxy s3 la

SHaha, maybe next

Kdonno ar. I need to wait week b4 I got the phone

SIcic

Okay,貼這個之時已過了整整十天,有時間時要八一八” S3 到底 outperform iPhone 4(S) 多少!睇下 S 駛唔駛轉 S3!?

下一節:S 和男朋友有個約會(十三).紅白二事,不見不散



去吧,擺脫公主病!

好友的女兒今年 A Level 畢業,仍在等候放榜期間,到了大型連鎖店做暑期工,最近公司做速銷,生意多到應接不遐,一方面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即是員工做得非常的辛苦,當然,公司想了方法鞭策和獎賞員工!


那是在零售店鋪的工作,一天到晚站着來做,平常已經不易熬,生意好時就更不用多說了,收鋪之後還要執貨,預備第二天的工作。速銷第一天,很晚才下班,累得要命,弄得第二天遲了一個小到,損失了“勤工獎”。。。但好歹仍有上班去,不似 S 早兩年曾經帶過的暑期工,準時六時下班,晚上私人時間不知去了那裡“wet”(與 S 無關),第二天不上班連電話也不來一個,即是曠工話知 S 死,S 老闆的秘書姐姐幫忙把她找了出來,卻被罵了一頓,這種“時下年青人”真不知所謂!

說回去好友的女兒,忙在女兒身,痛在母親心,好友在 what’s app 裡告訴我們說:不忍心,但對女兒來說也許是件好事,是時候擺脫公主性格。

S 讚成,回覆道:吃得苦中苦,以後叻過媽咪!(S 沒有說原本那句「方為人上人」,一來並非什麼“苦中苦”,二來“人上人”,不易為,壓力太大了吧!)

除了 S 以外,在同一個 group chat 內的其他六個好姊妹,全替好友女兒打氣,感動!

其實,在她長大以後,會明白,這種所謂的“苦”,不外如是,跨過這一步,得着的一定是她自己。

S 亦為自己和好友們自豪,因為我們沒有和如今的“怪獸家長”一般,叫好友的女兒辛苦的話,別做便算了!

但願好友女兒撐過這一步,踏上更好的明天!



Saturday, 23 June 2012

奧海城二期。長櫈與長者

圖中這幾張長櫈有什麼特別麼?


是的,沒有。

但它們的位置,卻換了又換。。。

曾經放置於以下圖片看到的不同位置,甚至消失,如今又被放到連接着這商場和公園的行人通道(即上圖)。

S 在這區出沒,只是一段短時間,初時並不明白為什麼這些長櫈久不久便被 moved around 的。後來發現,他們的位置與地產商的“心事”不無關係。。。

這個商場開業了大概十年多一點,鄰近有居屋丶公屋和一些舊區(看:註),而居屋/公屋那邊有一長者宿舍,是以日間有不少老人家在此出沒的。

S 從前雖然並非住在這區,但久不久也會來走走,皆因這裡有個保齡球場, 這處早年的定位只是一般,目標顧客並非以高消費為主打,也許因為如此,商場方面不太介意,有時候會有些非消費群族(例如以上提到的長者)在商場內的長櫈“打躉”丶涼冷氣或什麼的。

然而,近幾年,那個由地產商一手“打造”的“西九黃金圈”,範圍越擴越大,從九龍站慢慢伸延至奧運站,處於地鐵站上蓋的第二期商場亦隨之“富起來”,店鋪的種類和檔次,正在無聲無色之中“改頭換面”。

首先是 S 和好友最愛到的保齡球場,在大概兩年前結業,令滿以為搬到這區後在“閒日”也可以打保齡的 M 大失所望(其實 S 也一樣!!)。

保齡球場的位置,現在已變成地產商的“御用地盤”,作為銷售自家品牌樓盤之用。不難理解,保齡球場付得起的租金,如何能夠與賣樓的利潤匹敵了?而其他一些藉藉無名的獨立小商店,也漸漸被一些大型連鎖店丶或走中高檔路線的“臉孔”取締!

從地產的角度看,錢,當然賺得越多越好。

自此之後,商場管理方面似乎不再想那些非消費群長留於商場內,畢竟格格不入感覺又不太好的。。。
上圖是早上丶下圖是傍晚,在 S 舉機拍攝時,
圖中的婆婆和孩子,原本是坐在長櫈上的

但另一方面,又似乎不好意思“一夜之間”把他們“趕走”,畢竟地產建設(或生意)是社區的一部份,如果只顧“在商言商”,型像太爛的話,始終並非一件好事。

要從“賺盡”和“良心企業”兩者中取得平衡,並非一件容易的事耶!

於是有關方面,嘗試把那些長櫈一時拿走丶一時又來放去,明顯地,他們仍在“摸索”,嘗試找出最理想的地方放置。也許,“行人通道”亦並非這些長櫈最終“定居”的地方,且看地產商下一步又有什麼“高招”?

註:李兆波就曾在「經濟日報」的專欄內,以“天堂與地獄”來形容這個混集了新舊屋苑,還有高丶低消費在一起的區分。



Friday, 22 June 2012

報夢

自製 long weekend 的前夕,晚上出席了一個喪禮,回程路上 。。。


M 問:你哋信唔信報夢呢回事?
Shmm… 都信㗎。。。
M:我尋晚發夢見到阿公,佢提我今日記住去姑爺的喪禮。。。
S:哦。

回到家裡。。。

S 問:你覺得真係有報夢,定係你日有所思丶夜有所夢,夢見公公?
MErrr… 都可能㗎。
S:咁你見到公公係點樣㗎?
M:死前一年之內。
S:嗯!?
M:係佢未有病果時個樣,喺舊屋種緊花,一路同我講。。。

如果真的有靈魂或報夢這回事,S 想告訴父親,我們今晚送別了四姑丈,希望他一路好走,在另一邊和你聚頭,四姑姐的心情還可以,表哥將會搬回家和她一起住,照顧她和互相照應。

但願人長久。。。

Wednesday, 20 June 2012

走出 comfort zone,原來在北京



昨天寫到用普通話做 presentation(按此閱讀,細想之下,第一次要如此的,原來其實是七年前。那次舊公司應 CBRC (銀監會)的邀請,分享一下公司在某些產品的看法和某些程序的做法,碰巧那個範疇,那時在 S 工作的部門做得比較專門,而S又是在香港辦公室比較資深的一個(嘻嘻,這個小隊在港只得兩個員工)。

時間很倉卒,莫說要“練習”,就是把相關的資料從英文改為中文也不夠時間,便要匆匆起行,由於始終是堂堂一個中國人到中國的官方機構作簡介,硬着頭皮也要以中文作主導。幸好 S 從小生長於華僑家庭,雖然只學習過皮毛的普通話,基本的溝通勉強可以的,加上那次簡介的題目,是  S 的強項,英語版本已經介紹過 n 次,其中包括其他國家的官方機構,是以那些內容,基本上是“掉轉嚟講”也沒難度,只不過,這次並非倒轉,而是翻譯。結果 S 以普通話為名,夾雜了很多英語為實,順利“過關”,因為那兒很多“海歸派”,大部份人聽得懂英語。

就是如此,造就了 S 這生人唯一一次探訪北京,但卻只留了不足二十四小時的超短工幹!

* * * * * * * * * * * * * * * * * * *

寫完以上才想起,之後原來還有一次“完全普通話”,也是中國官方機構証監會,但那次是在香港,談另一個課題,想起來,有點“火”,因為比 S 稍低一級的同事,其實有人能勝任,但卻“三催四請”也不肯做,Okay 啦,S 一向“心口有個勇”字,沒有人做,S 隨時候命來頂替。。。

只不過,討論升職加薪時,別來吹捧說什麼“其實呀邊個邊個都幾得架丶做得到啲乜,又有幾好 blah blah blah”,做得到丶卻不做,別人選擇原地踏步,甚至逆水行舟,沒關係,只是請勿貪心想要多些回報!


Tuesday, 19 June 2012

走出 comfort zone,明天考普通話


原本已經想睡覺,但頭髮還沒乾透,又寫一下。。。

今天晚上,竟然在家“溫習”,已經很久拒絕把工作帶回家,但明天有個重要的 presentation,原本並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次將會選用全普通話(盡量啦),這令 S 想起打開記憶。。。

尋找在很久丶很久以前,初次用全英語做 presentation 的緊張心情,然而,原來已經記不起來,因為面對得太多,甚至是整個場 function 只有 S 一個並非以英語作母語的場合,久而久之 ,已經習以為常,成為 natural skill 的一部份,尤如注射了麻醉劑,並沒有感覺。

然而,今時今日,雖說是用普通話,畢竟是中文,竟然要從頭學習,感覺上怪怪的,於是唯有將勤補拙,臨急抱佛腳,把資料帶了回家,好好溫習和預備。幸好 S 不是獨自出征,因為上級選了明天“打 Teamwork”,盡量讓各人負責自己最熟悉的內容,說起來應該比較容易和自然。

今天我們在商討如何分工時,S 輕輕提起社會上有一群人,覺得用了簡體字和普通話就是歧視香港人,我們都不以為然,反而覺得自己今天肯去學習並非自己強項的事物,絕對是一種優勢。。。

踏出第一步去嘗試,如果有朝一日能夠如以英語一般自然地 present,那將會是其他人不能從 S 身上帶的走的另一種“財產”,千萬別要歧視別人才是,又怎會被歧視?



Sunday, 17 June 2012

搭 Lift 遇上怪獸(家長)。。。

上星期六,做完運動回家時,電梯大堂有一母親帶着兩個孩子,一同在等 lift,電梯到來時,因為他們比 S 先到又有小孩,S 讓他們先進去,然後,在 S 預備步入電梯時,lift 門在關上,S 沒有步入去,一會兒, lift 門又打開,Okay 啦,如常步進去。

怎知,lift 門關上後,其中一個小孩在狂按電梯內的按鈕,要留意是“狂”按,其實這並沒什麼,小孩子不知道這樣有可能弄壞機件,只是閙着玩。但問題是,那個母親站在後方,除了 “用把口”輕輕“提醒”「唔好㩒呀」之外,完全沒有絲毫意思去教導丶或制止。。。

S 忍不着對 M 說:細路仔唔識,你識唔識?你估大人識唔識?
M:咁,大人實識嘅。。。

然後是一陣子的沉默。。。但那個孩子仍然在亂按。。。

不。捺。煩!!!

你要放縱你的孩子不愛護物件,that’s none of my business,但那是公物!於是。。。

S 又對 M 說:嗱,你而家明點解你做唔啱嘅野時我要教你啦?如果唔教,係你嘅問題定我嘅問題呀?
M:你嘅問題囉。。。

隔了一會,那家人先到,出 lift 時 S 一家要移移位,那母親說了一聲「唔該」,S 如常讓路。明顯地,那個母親應該是有認真地“聽” S 的 “台詞” 。。。S 算是走運,如果遇上強國人或更怪獸的家長,S 不會好過,隨時被人“反教訓”一頓,如何帶孩子與 S 何干!?

其實,S 在說這些之前也想了一會,畢竟是街坊丶“同 lift”一場, 大家又知道對方住在那一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那是人家的孩子,話知佢變成多討厭的人,干 S 底事?

然而,對不起,這就是 S

Friday, 15 June 2012

我今日件衫有乜特別?

雖然大家在同一辦公室做事,因為各自專注工作,到了一起吃午飯,S 才第一眼看到 A 今天的 outfit。。。

A:你睇吓我今日件衫有乜特別?
SErr … 有隻好大好閃嘅貓咪囉!我都有件勁閃貓頭鷹,你記唔記得呀?
A:係吖,我知呀,但重有呢。。。
S:哦哈哈,兩隻袖唔同樣囉!
A:嘻嘻,係呀!
S:咁特別,幫你影低佢先,咁影唔會影埋個樣。。。吓,但係原來連隻閃閃貓咪都睇唔到。。。


入到 lift (打中文出唔到)再影過,點知影得嚟已經要出 lift,勉強啦。。。但係都係睇唔倒對袖。。。


* * * * * * * * * * * * * * * * * * *

返到屋企,又有人問:你睇吓我呢件衫“正”唔“正”?
S:哦,The Doors,好吖!
J:今日買㗎,Jim Morrison。。。
S:咁“正”,幫你影低佢吖。。。




Thursday, 14 June 2012

比滿清丶古代更酷的「棺材倉」!

網上極速流傳這個「棺材倉」的形容,不想看,因為實在太殘忍!縱使是寵物丶牰牲,也不會如此囚禁吧,怎麼可以是人住的呢?

然而,看到「明報」那個佔了半個頭版的報導,仍是敵不過心中的叫喚,看了一遍。。。


據說,李旺陽先生曾多次被囚禁於這個只得 2米長丶1米寬丶1.6米高的監倉(註:李的身高是 1.8米),內裡密不透風,亦沒有照明,最長那次囚禁期長達三個月!

這個比古代那些如「五馬分屍」或「腰斬」即時“攞你命”的酷刑,殘忍上萬倍,不但肉體受到永久性摧殘,精神同時被無間斷地折磨,這種陰影,相信是終生無法磨滅的吧!

而最不可理喻的是,經歷了這種身丶心同時被折磨的酷刑長達二十多年,仍能頑強地活下去,到了在肉體上得到一點釋放時,竟然會選擇“自殺”?????

簡直比荒謬更荒謬丶比天方夜談更天方夜談!!!!!

也許有人會覺得,死者矣矣,到了如斯地步,已經死無對証,孰是孰非又如何?

只不過“人在做丶天在看”,做過的人,但願他在剎手塵寰那一刻,真的過得了天丶地丶和自己良知那一關!!


去年今日:A Touching Moment, PhD in Black's 情意結

Wednesday, 13 June 2012

當周一嶽也談李旺陽

當葉國謙也說要去信人大。。。hmm。。。由於面目模糊,不太肯定那是否葉國謙,但肯定的是,周一嶽局長也在談論李旺陽的死因有可疑時,“事事關心”的候任“凸首”,到底你在何方?

哈哈,那句兩日以來總共重覆了 n 次的「不公開評論。。。」model answer,有如一個照妖鏡。。。

是鷹丶是狼?還是狼心又狗肺,即場“立竿見影”,竟然還想以笑來掩色?算把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