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April 2013

轉貼:人生的神奇剪刀


S 小學時唸天主教學校,雖然至今仍沒有宗教信仰,但對於聖經故事並不抗拒,只是比較 selective,有些覺得不過矣矣,聽了便算,今天好友 C 分享這個,覺得非常的有意思。。。

上帝指派了三個人,交給他們每人各兩個包袱,並且要他們在名為「人生」的道路上競走,目的地是叫做「幸福」的終點。

第一個人走得很痛苦,他覺得身上的包袱很沉重,幾乎把他壓垮了;他一路上汗水淋漓,每跨一步,就要流下一行眼淚。第二個人走得很愉快,不過他走的速度很慢,漸漸地也覺得雙腿有些發酸。第三個人一邊走一邊快樂地哼著歌,而且他健步如飛,一下子就到達了目的地。

上帝在終點等待著他們。第一個人忍不住埋怨:「為什麼他們走得這麼快樂,我卻走得這麼痛苦?難道祢給我的行李特別重?」

「不,你們包袱重量都相同。」上帝回答:「這兩個包袱,一個裝的是『痛苦』,一個裝的是『快樂』,由於你把痛苦的包袱掛在前面,快樂包袱掛在身後,只看得到痛苦,卻看不到快樂,當然走得難過又疲憊。」

接著上帝指著第二個人說:「他跟你正好相反,他把快樂的包袱掛在胸前,痛苦的包袱扔在背上,眼睛看到的都是快樂,一路走來當然喜悅。」

至於第三個人,上帝繼續說:「他不但讓快樂在前,痛苦在後,還在痛苦的包袱上剪了一個洞;他一面走,痛苦就一面掉在地上,身上的擔子減輕了,所以走得比誰都快。」

這則故事很虛幻,卻也很真實,因為上帝似乎真的給了每個人兩個包袱,裡面裝著快樂和痛苦;也正是「樂」和「苦」交織出我們的人生。我們無法要求上帝收回痛苦的包袱,但我們卻可以自由選擇面對痛苦的方式。

其實上帝除了給我們名為「快樂」和「痛苦」的包袱之外,還給了我們一樣東西,讓我們去剪破盛裝痛苦的包袱,這樣東西,是一把神奇剪刀,它的名字叫做「原諒」。如果仇恨不能讓昨天變得更好,只會讓明天變得更糟,那麼仇恨就沒有任何意義,只是徒然折磨自己罷了!若能停止咀嚼痛苦,把目光放在快樂的事務上,我們就能漸漸忘記過去的陰霾,看到明天的希望!





Saturday, 27 April 2013

S 的奇幻記憶。六層樓梯


今晚在大舅父的喪禮上,Y 表哥也有到來,遇上 W 表姐時,S 問他倆還記得對方麼?Y 表哥和 W 表姐異口同聲都說沒印象。。。

先介紹一下:

Y 表哥是母親唐大哥(S 的大B 舅父)的孻仔,和 S 是“疏唐老表”,由於 Y 表哥和他姐姐 KM 表姐同 S 一樣,比較“乖”,於青少年期間,甚至長大後出來做事後,我們三人是跟父母出席得最多過年過節聚會丶紅白二事丶飯局丶雀局等的“下一代”,所以縱使是“疏唐”,S Y 表哥和 KM 表姐見面比“同房”的其他老表還要多,而 Y KM 基本上不認識 S 的其他老表們。

W 表姐是 S 母親四姐姐的大女,S 從小最熟絡的老表是 D 表妹,即 W 的妹妹,小時候每當放長假期,S D 會互相到對方家小住,是以 S W 表姐也很熟絡。

Okay,今天晚上當 Y W 說對方沒有所象之時,S W 表姐說:

你知唔知你去過 Y 表哥屋企?

W 表姐和 Y 表都表示不知道。

S 告訴他們,S 第一次到 Y 表哥家,就是四姨母帶 W 表姐丶D 表妹和 S 去的,那時候 Y 表哥一家住在沒有電梯的公務員樓(即今時今日大家說的公務員“合作社”樓房),S 印象深刻,因為爬了六層樓梯才到達,而且記得,Y 表哥有三兄弟姊妹,而 W D 加上 S 也是三個人,“兩邊”的人數一樣云云。。。

Y 表哥和 W 表姐的反應是。。。啲咁嘅野,點記得呀!有咁嘅事咩!?

嘻嘻,是真的呀,S 也拿自己沒法子,不知何解,腦裡盡是一些“無無謂謂”又奇幻的記憶!





Thursday, 25 April 2013

那麼,請離開吧!


最近一直想寫,纏繞在腦裡的一個問題“分手需要藉口麼?”

機緣巧合,還未有時間開始寫,先讀到有人引用徐志摩這個。。。

如果真相是種傷害,請選擇謊言。
如果謊言是種傷害,請選擇沉默。
如果沉默是種傷害,請選擇離開。

若然命中註定緣盡時,廢話少說,倒不如瀟洒地。。。離開吧。。。

S 明白,要做得到,不容易。但千真萬確的是,只有放下執着,妳才有空間容得下更好的,而“離開”,就是第一步。

這個其實是寫給好友的,但又不想煞有介事地再把傷痛提起,有緣讀到的話,請自行“對號入座”。。。

還有那個作得出世上最“爛”的謊言的人,S 在寫,也許你也在看,要是那真的是個謊言的話,那麼,請你離開吧!





Monday, 22 April 2013

十年冇見都認得,即係。。。


人,因為每天都看着自己,難以擦覺隨着時光飛逝時,歲月一點一滴地對自己的容貌和外表造成的改變。昨天 S 在想,會不會在自己覺得還可以之時,一些很久沒見的故人,重遇時也許會被嚇一跳?

有人提議:咁你搵個十年冇見過嘅人問吓囉!

S:唔駛啦,十年都唔見,認得就話啫,萬一真係唔認得,真係唔知好過知,無謂啦!

哈!哈!

那知說時遲那時快,今天和 A 一起吃過午飯後,S 在街上巧遇一個已經多過十個年頭沒見過的朋友,之後 S 把昨天想過的告訴 A。。。

A:哈哈,好似我咁,上次撞到個 n 年冇見過嘅小學同學,一眼就認得,即係,大家都 okay 囉!

S:嘻嘻,又係喎!





Friday, 19 April 2013

惠康丶萬寧價錢真係差咁多。。。



OK,開估。。。

Oreo 夾心餅,Net Wt 254.4g (9 packs x 29.4g):惠康同萬寧一樣 HK$19.9,但萬寧至有朋友鐘意的 strawberry favorite,惠康冇。

Ritz 芝士餅,Net Wt 324g (12 packs x 27g):惠康 HK$23.9;萬寧 HK$21.9,惠康貴約 10%,貨品完全冇分別,貴一成,不可接受。

Kisses chocolate net weight 146g 裝:惠康同萬寧一樣,特價時 HK$22.9

Pringles 薯片:惠康 HK$13.9;萬寧 HK$27 兩筒,惠康可以只買一筒,雖然貴少少,但可接受。


睇完上面果啲,雖然價錢分別都唔係太大,但 given 兩間鋪頭喺正隔離,重要萬寧唔駛落地庫丶更唔駛排隊比錢,已經足以令 A & S 幫襯折返萬寧,跟住睇埋下面果件。。。

Liptop 金裝奶茶 20 包裝:惠康 HK$38.9。。。唔係呀話?萬寧明明只賣 HK29.9S 真係以為自己眼花丶睇錯包裝!

於是攞比朋友幫手“驗屍”,驗完一輪,真係一模一樣嘅貨品,惠康足足貴成 9 蚊(即30%),咁,唔只要返去萬寧買,重要影低埋個價錢牌添啦!


另外,S 重有一個 observation 唔知有幾啱,就係標價貴好多嘅惠康係將奶茶放喺 Eye Level 嘅貨架,而萬寧係放喺地下果隔的,冇咁多人睇吖嘛!朋友 A 跟住發現,萬寧地下果隔,全新係“真特價”嘅貨品。

於是 A S 講:嘩,下次行萬寧,記住睇最低果格呀!

S:哈哈,係呀!






Thursday, 18 April 2013

惠康丶萬寧價錢點解可以差。。。咁多?


今日食完 quick lunch,去買 S 摯愛的 Kisses creamy chocolate,惠康同萬寧都有賣,而朋友 A 想要萬寧印花,咁。。。一於向萬寧出發!

去到萬寧,攞完朱古力,順便睇下其他野,咦。。。

Pringles 薯片,最近 S 喺超市買過,好似平小小喎,由於時間尚早兼且喺正萬寧隔離就有一間惠康,於是決定放低啲朱古力,先去惠康“隔下價”,而精明嘅 A S 臨離開萬寧前,先再睇埋其他想買嘅野的價錢。

去到惠康,目標貨物樣樣睇。。。

嘩!唔係呀話,唔隔價尤自可,一隔之下,S 簡直以為自己眼花丶又或是同類貨品有太多唔同嘅 packing 攪錯咗。因為完全唔可以相信,同系嘅萬寧同惠康,list price 標價差唔多,但所謂嘅特價之後嘅 net price,差價大到 S 被嚇親。。。

咁,先比大家估下,以下幾樣野,到底係惠康平定萬寧平?而差價又大到咩程度竟然會嚇親 S 呢?

貨品包括(唔記得影,冇圖睇): Oreo 夾心餅餅同 Ritz 芝士餅。

另外三樣: Liptop 金裝奶茶 20 包裝丶Pringles 薯片丶 Kisses chocolate net weight 146g 裝。(見下圖)

希望大家 enjoy the guess game,答案此中尋。。。

惠康丶萬寧價錢真係差咁多。。。






Tuesday, 16 April 2013

通渠是有標準的


前言。。。

S 之前住在新界大西北一段好長的日子,單位是覆式兩層的“屋仔”,樓上樓下的浴室和座廁都是自己一家用,使用特別愛惜和小心,而樓下一層是地下,水和廁渠都直接駁通“街渠”,甚少出現“樽頸”倒流的情形,更加從來沒有試過“塞渠”的苦況。

後語(其實是今日)。。。

可是,自從搬返“上樓”做回九龍人以來,用浴室和座廁的習慣與過往無異,絕不會隨意投放有可能弄塞水渠的物件進 sink 或座廁,但短短兩年多以來在同一屋苑前後住過的三個單位,都出現 potential 塞渠危機,或是去水極慢丶或是座廁的冲水倒流,而愈低層,次數似乎相對愈多。

其實現居的屋苑樓齡只有大概十一年,但 S 懷疑由於幾十層樓 share 同一條渠,就算保養尚算得宜,“出事”的機會率至少比舊居多幾十倍!

早前 S 睡房裡浴室的座廁出現問題,最近又輪到客廳浴室內的座廁,於是今日又去買通渠的用具。。。

之前用過粉那種效果 Okay (上圖右方那盒,品牌是“獅王”),而且獨立包裝比較容易存放,雖然貨架上有其他選擇,但 S 二話不說,拿起了一盒“通渠粉”便預備往收銀櫃枱付款,但被一把女聲叫住。。。

售貨員 A (是另一品牌,牌子全是日文 S 一點也不懂):小姐,你不如試下我地呢隻,好過你買呢隻。。。

S:乜野好啲呢?(說話之時順便看看價錢,A 介紹的是$39,比 S 手上的粉貴了 $11,亦即 34%)

A:冇咁傷渠。。。

S:哦,呢樣我睇唔到架喎,個個都話自己好架啦,點証明?

A:冇得証明架喎。

S:咁效果呢?

A:佢冇咁傷渠,總之好啲啦,我自己都用緊。。。

S:咁效果係咪比呢隻(S 手上的)好吖?

AErr … 總之冇咁傷渠。

S(唔耐煩,預備走):都話問你點証明咯?如因你話效果好啲我重有眼睇,你講埋啲野我連睇都睇唔到,但又要比多啲錢。。。

A:我自己都用緊。。。

S:咁冇興趣啦。(說罷就離開)

然而,又有另一個售貨員 B 叫住 S。。。

B:小姐你有咩問題?有冇諗過試下新果種?好過你果隻。。。(指着 S 手上的通渠粉)

S(以為 B A 來自同一品牌):我冇問題,你地 sell 埋啲野貴咁多,雖然十一蚊我比得起,但你地連有乜好過人都講唔出,冇興趣!

B:我來自呢個品牌(又指着 S 手上那盒)。。。

SOkay,連你 sell 緊同一牌子都話冇咁好,又聽下你講。。。

B:新呢隻(都係獅王)比較強力,濃縮啲,用少啲就得。。。

S:但我鍾意粉狀獨立包裝,衛生啲。。。呀,頭先另外果個人話你地牌子比較傷渠,呢樣點比較?雖然我冇可能睇到(條渠)。

B:哦,呢樣,你應該唔洗擔心,放得喺呢度(永安公司)賣嘅都係“大牌子”,而通渠劑喺傷唔傷渠呢樣野係有標準嘅,都係來自日本的牌子,分別唔大,但如果你去街邊啲五金鋪,隨便買,有一隻牌子真係唔得架,會“嗱”爛條渠。。。

S(心想,原來如此,即係之前個 A 唔知啦):咁效果呢?通得好冇呢?

B:同另外的牌子比較我就唔知,但我地新呢隻液體狀效果強過你手上粉狀果種,係新配方嚟,只係貴過盒粉一蚊,如你唔係堅持要粉狀,可以試試。。。

Okay,幾有說服力,S 買了一盒試試,就是上圖左邊那枝,樽身上劃了線,好像飲藥水一般,每次一格。





Sunday, 14 April 2013

重新愛上郭富城

網上照片

S 少女年代,曾經頗為喜歡郭富城,當時他可謂名不經傳,只為一些當時當紅的歌聲(例如鄺美雲)作伴舞,但 S 和幾個 close friends 對這個“靚仔 dancer”“不離不棄”,常常因為郭富城才看某些歌聲的 MV

到了郭富城大紅的“四大天王”年代,S 反而變得不大喜歡他,皆因唱歌並非他的強項,雖然有“熱舞”去配合勁歌,但始終覺得差了一點點什麼似的。

之後他又轉型主攻演戲,明顯地,他在這個範籌獲得肯定,而 S 亦覺得他在四大天王之中丶甚至比起其他不少演員,是實至名歸地獲得影帝這殊榮的。只不過,S 算不上電影狂熱,對於看電影,一向無可無不可,從不抗拒看他的電影,但亦不會慕名而看。

今天看了「同謀」,撇除故事橋段丶導演手法或其他,單看最後一幕,當他終於解開了三十年來的迷團丶默默看着從前的回憶和片段。。。是釋懷?無奈?徬惶?驚恐?還有什麼?不曉得,但被他感動了。。。





Thursday, 11 April 2013

老花的英文


上上星期日,好友聚會,替返港渡假嘅 P & Y family 洗塵。

人到中年,話題由從前嘅吃喝玩樂開始轉移至養兒育女丶甚至離我地愈來愈近嘅病痛和死亡。席上雖然差唔多全部人都能操流利廣東話,但其實差唔多一半人係唔識讀、寫中文的 native English speakers ,當話題落在老花呢個中年危機時,又係學英文時間。。。

S:其實,老花嘅英文係乜呢?

Err …

哈哈,原來“英文人”都被考起,冇人知!!

七嘴八舌,有人話會唔會係近視嘅相反,就咁 translate “long-sighted”!?

結果,要出動 Google Translate 去搵答案。。。

S:老花係咪“學名”嚟架? Google translate 會唔直譯變成“old flower”架?

這個嘛,一樣冇人知,咁唯有試試 Google translate 啦!

原來,“老花”應該係學名,因為 Google translate 並冇直譯為“old flower”,而係 Presbyopia (看:註) 。咁,又會唔會真係近視嘅相反呢?皆因同 Myopia (近視)的串法真係幾似。

P 笑道:聽日見到 W S (也是從英國回來渡假的朋友),問吓佢地識唔識先,話晒佢地做 visionary business,應該識掛。。。

事隔一星期(即啱啱過咗嘅星期日),又見到 P

P S 講:我問過 W S 果個字,佢地識呀。

S:咩字呀?

P:老花呀。。。

M (插嘴):係咪 Presbyopia 呀?

P:係呀。

想讚 P 的認真(不過佢唔識睇呢篇野),又讚 M 的好學! ^_^

註:哈哈,有趣嘅題外話,S 正用 Word 寫呢個 blogspell check function 用紅線 underline “Presbypia”表示係串錯字,唔通真係深到連整 Word 字庫嘅人都唔識?





Tuesday, 9 April 2013

S 與表兄弟姊妹的緣


表妹 D 讀完「大舅父的走。。。」一文後,留言道覺得慚愧,因為 S 提及的親友,D 一個也不認識。

S 回應道,無需感到慚愧,因為 S 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冥冥之中自有主宰,這個與血緣並沒有直接關係,所謂相逢自是有緣,有緣相聚丶相知時,好好珍惜,緣盡之時亦無需強求。

另一表妹 TL 也留言道,讀了 S 的才知道太公的家族這麼大。。。

S 想了想,原來 S 是同輩中唯一一個認識和見過外公的兄弟的九乘九兒孫,於是想趁着還未有腦退化症,把 family tree 寫下來,做個記錄。。。

太公第一代,五個太太,S 全沒見過。

外公第二代,總共十二兄弟姊妹,五男七女,S 只見過外公和三個叔公,最年幼的叔公因英年早逝,與 S 緣慳一面,而姑婆們一個也無緣碰過面。

母親第三代,S 見過出自叔公們的所有姨媽姑嗲,總共十二人,全是跟太公姓的,而出自姑婆們的,S 只見過一個,細 B 表舅父。

到了 S 第四代,即外公和各叔公的孫兒女一代,連 S 在內共二十一人,十四人跟太公姓,七人(包括 S)為外姓,S 認識十八人。。。

其實,S 寫了一個非常詳盡的 free family 才統計出以上資料,但實在過於詳盡,不太適宜放到公開的網誌,有緣讀到這個又有興趣的老表,請讓 S 知道,把 family tree 傳給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