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6 April 2013

通渠是有標準的


前言。。。

S 之前住在新界大西北一段好長的日子,單位是覆式兩層的“屋仔”,樓上樓下的浴室和座廁都是自己一家用,使用特別愛惜和小心,而樓下一層是地下,水和廁渠都直接駁通“街渠”,甚少出現“樽頸”倒流的情形,更加從來沒有試過“塞渠”的苦況。

後語(其實是今日)。。。

可是,自從搬返“上樓”做回九龍人以來,用浴室和座廁的習慣與過往無異,絕不會隨意投放有可能弄塞水渠的物件進 sink 或座廁,但短短兩年多以來在同一屋苑前後住過的三個單位,都出現 potential 塞渠危機,或是去水極慢丶或是座廁的冲水倒流,而愈低層,次數似乎相對愈多。

其實現居的屋苑樓齡只有大概十一年,但 S 懷疑由於幾十層樓 share 同一條渠,就算保養尚算得宜,“出事”的機會率至少比舊居多幾十倍!

早前 S 睡房裡浴室的座廁出現問題,最近又輪到客廳浴室內的座廁,於是今日又去買通渠的用具。。。

之前用過粉那種效果 Okay (上圖右方那盒,品牌是“獅王”),而且獨立包裝比較容易存放,雖然貨架上有其他選擇,但 S 二話不說,拿起了一盒“通渠粉”便預備往收銀櫃枱付款,但被一把女聲叫住。。。

售貨員 A (是另一品牌,牌子全是日文 S 一點也不懂):小姐,你不如試下我地呢隻,好過你買呢隻。。。

S:乜野好啲呢?(說話之時順便看看價錢,A 介紹的是$39,比 S 手上的粉貴了 $11,亦即 34%)

A:冇咁傷渠。。。

S:哦,呢樣我睇唔到架喎,個個都話自己好架啦,點証明?

A:冇得証明架喎。

S:咁效果呢?

A:佢冇咁傷渠,總之好啲啦,我自己都用緊。。。

S:咁效果係咪比呢隻(S 手上的)好吖?

AErr … 總之冇咁傷渠。

S(唔耐煩,預備走):都話問你點証明咯?如因你話效果好啲我重有眼睇,你講埋啲野我連睇都睇唔到,但又要比多啲錢。。。

A:我自己都用緊。。。

S:咁冇興趣啦。(說罷就離開)

然而,又有另一個售貨員 B 叫住 S。。。

B:小姐你有咩問題?有冇諗過試下新果種?好過你果隻。。。(指着 S 手上的通渠粉)

S(以為 B A 來自同一品牌):我冇問題,你地 sell 埋啲野貴咁多,雖然十一蚊我比得起,但你地連有乜好過人都講唔出,冇興趣!

B:我來自呢個品牌(又指着 S 手上那盒)。。。

SOkay,連你 sell 緊同一牌子都話冇咁好,又聽下你講。。。

B:新呢隻(都係獅王)比較強力,濃縮啲,用少啲就得。。。

S:但我鍾意粉狀獨立包裝,衛生啲。。。呀,頭先另外果個人話你地牌子比較傷渠,呢樣點比較?雖然我冇可能睇到(條渠)。

B:哦,呢樣,你應該唔洗擔心,放得喺呢度(永安公司)賣嘅都係“大牌子”,而通渠劑喺傷唔傷渠呢樣野係有標準嘅,都係來自日本的牌子,分別唔大,但如果你去街邊啲五金鋪,隨便買,有一隻牌子真係唔得架,會“嗱”爛條渠。。。

S(心想,原來如此,即係之前個 A 唔知啦):咁效果呢?通得好冇呢?

B:同另外的牌子比較我就唔知,但我地新呢隻液體狀效果強過你手上粉狀果種,係新配方嚟,只係貴過盒粉一蚊,如你唔係堅持要粉狀,可以試試。。。

Okay,幾有說服力,S 買了一盒試試,就是上圖左邊那枝,樽身上劃了線,好像飲藥水一般,每次一格。





3 comments:

Ebenezer said...

我忽然想起渠王詹。

naruto said...

我想知掂唔掂喎,我都要通騎樓

SKII said...

Eben,我唔識佢添。

naruto,新買果枝我字用,因為舊的粉裝重有兩包,粉果種 okay 的,overnight 浸完之後第二朝通返,佢有寫明如果加埋通渠”揼“應該更好,但前提係條渠本身唔係塞晒,只係去水慢或有“倒流‘現象,如果真係塞咗,梗係要搵通渠佬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