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October 2013

獨坐壽司巴


今天飯腳們全部都有其他約會,S 午飯時一個人往吃壽司,獨自坐在壽司巴枱前,一種奇特的感覺湧上心頭,想起一個早前買日本桃時已憶起的故友。。。

多年前,S 受聘於一間環球外資公司,第一個職位是負責一項公司自行開發的 internal costing model 的工作,當時亞洲區只有 S 一人,要和區內所有 offices 的同事合作才能完成工作,於是上班不夠一個月,S 已經認識了部門裡在亞洲區的主要人員,其中一個是日本 office N san,她比 S 高兩級,但沒有因此而丟難 S(其實其他大部份同事也很合作)。

隔了一段時間,S 轉換了工作崗位,集中做一些和日本分部有關的工作,於是經常要到東京出差,當時 N san 已經負責部門在日本的大部份範圍,包括 S 做的範籌,是以 S 和她的接觸和合作比前更頻密,每次 S 到東京出差,N san 總會抽空和 S 午飯或晚飯,要知道,S 並非 guest,出差的目的是 routine 工作,第一次會“接待” S 是禮貌,之後的,只是無可無不可,但 N san 每次也會抽空和 S 聚首,我們因而成為了朋友。後來 S 再次轉換工作崗位,無需再定時往東京,但 N san 每次到香港時,無論 schedule 如何的密集,我們都會抽時間聚一聚的。

後來 S 離開舊公司時,我們約定,任何一方要是到對方的地方,一定要探望對方,S 不肯定 N san 對這個有多認真,但 S 一直把這個約定好好記在心裡,皆因 S 沒多少個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 ,大多數只能形容為“舊同事”,可見可不見那種。

只不過,人生無常,N san 在升任日本部門主管一職後不久,証實患上血癌(是的,有如老土電影情節一般,卻出現在活生生的現實世界),大概兩年多前終於逃不過癌病的魔掌,魂歸天國了!N san 去世後不久,S 從前在 Singapore ex boss 來港時告訴 S I visited her at her home when I was in Tokyo last time.  She was very weak and lonely …

聽得 S 兩眼通紅。。。

其實,S 在三年前以另一筆名「單無雙」嘗試寫的創作故事「打開相箱」(按此閱讀)裡, Akina san 那角色或多或少就是 N san 的寫照,S 一心想着和她再見面時會把網誌小說給她看和把故事向她說一遍,只是想不到的是。。。

S N san 相約好的,已經成為一個無法實現的約定。。。


Mr. 【那年這天】



3 comments:

卡臣 said...


「打開相箱」我記得呀

原來based on true story

Ebenezer said...

那只好在天國相見好了。

S said...

卡臣,嘩,咁都記得!Thanks...個故事只有幾個 % 係真!:-P

Eben,但願如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