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July 2014

上回大阪之旅 Best Buy。Samsonite Suitcases

今天往永安公司買小雜物,預備下一個旅程的時,無目的之下走到 Samsonite counter,偶然發現這兩個熟悉的 suitcases 正在減價促銷,看一看價錢,哈哈。。。


打了七折之後的價錢,兩個的總數,依然比 S 上次在大阪買時貴了差不多一千大元(港幣)!其實上一回去大阪時,完全沒有想過要買皮箱,只是在閒逛伊勢丹時,偶然碰上大減價,當時心想,這種公價貨,減價之後,就是不比香港便宜,應該也不會更貴,反正原來用的皮箱,通通也用了多過十年,是時候去舊迎新,於是便把這兩個漂亮“新寵”接了回家。今天偶然發現,原來還是一個 good bargainHappy

快樂,就是如此!

晚安 ^_^



Monday, 28 July 2014

好好愛自己,喝藥嘗人生甘味


中藥苦麼?

S:不苦。

然後,不止一個朋友問:針灸痛麼?

S:不痛。

朋友聽到 S 的答案,通常都有點驚訝。

其實,生老病死,乃人生的必經階段,除了這些,沒有其他什麼是人生不能或缺的。身體每次生病,就是一個訊號,提醒我們,也許是時候檢視一下現有的生活模式。

治病是一個過程,一個讓我們把生活重新排序機會,把最重要而平常忽略了的,重新放到生活丶甚至是生命最重要的位置。

再苦的藥,再利的針,也及不上愛不及時苦和痛。好好的去愛,包括自己和疼愛自己的人,在苦中也會嘗到人生的甘味。

Goodnight



. 

Saturday, 26 July 2014

頭暈(四)。。。去針灸


雖然已經好返佰份之九十幾,但病最好切底治癒,所以今日繼續去針灸,今次還拜託醫師把針灸時的情形拍下來。原來總共十針,細心看,髮根對下左右各一針,因為照片拍得比較懞,細看才看到右邊那一針。。。

沒有通電,只是以燈照,加熱。針完之後,繼續敷藥。。。
這是之前拍下的,相信今次敷的一樣


.

Friday, 25 July 2014

又瘦咗!


轉眼又一星期,最近聽得最多的一句:你又瘦咗!

頭暈終於好了佰份之九十幾,但依然未完全好返,喺某一個特定的情形之下,依然暈,雖然知道如何避開,但令人很累,而那種累,好殺人!

所以,blog 依然不敢寫,每晚十一時,已經乖乖待在床上,睡去睡不去,也好好愛自己,只有星期五晚,才來一篇周記。

S 快痊癒之時,這兩天竟然由同事朋友 Y “接力”,患上暑感而頭暈,我們的身體狀況不太一樣,但有一相似徵狀,暈!希望伊人也快快痊癒。

寫完這個,快快睡覺去,明天又針灸去!

祝大家周末愉快。



 

Saturday, 19 July 2014

恐怖頭暈(三)。。。失蹤兩星期


失蹤兩星期,S 去咗邊?有乜野可以令 S 連最鍾意嘅寫網誌都要停下來?

一字記之曰。。。病!

話說整完個心形芝士蛋糕個周末,之後嘅星期一朝早如想起身返工時,忽然感到旋地轉,好幾年之前試過嘅頭暈,喺毫無預兆之下,忽然來襲,驚!因為天旋地轉嘅暈法,好恐怖,令人無法辦認方向,隨時跌低,會撞傷,而更恐怖嘅係,病當然想瞓覺休息,但 S 嘅奇怪頭暈竟然係瞓低時暈得最勵害,簡直想死!

又暈又嘔,唔肯定乜事,想快啲治理先(一向覺得西醫快過中醫),於是,第一日睇去西醫,點知斷唔到症,只係比咗止暈同頭痛藥,食完唔止冇好轉,重惡化,食咗止暈藥都暈到天翻地覆!

第二朝更食乜嘔乜,甚至唔食都嘔,n 年未嘔過嘅 S,一朝嘔咗 5 次,真係黃膽水都嘔埋出嚟,暈到連落樓搭的士去睇醫生都唔敢,原先無法入睡,但喺又餓又攰嘅 condition 之下“昏迷”咗幾個鐘!

之後原本想去睇耳鼻喉專科,但最近好友頭暈,同 S 幾年前結果都係由中醫治好,於是下午趁冇咁暈時速速去睇上次醫好 S 嘅中醫,診斷係感冒同中暑!食咗一劑中藥,當晚即時止嘔兼暈少咗,雖然依然“浮下浮下”,但至少不再天旋地轉!

食咗兩日中藥,好似好咗好多,星期四早上上班去,結果支持唔住下午要返屋企,但果朝最大嘅得着係,同上三代都係中醫嘅同事嘅一夕話,佢提醒咗 S 一個好重要嘅 point,於是同日下午再去睇中醫時,將一個重要徵狀話比醫師知,佢同同事嘅“診斷”一樣,於是除了開藥比 S 之外,亦開始針灸,於是又好轉咗一大步。

如是這一直“浮下浮下“咁生活,雖然暈少咗好多,但瞓低時四周圍都會轉幾個圈至回復正常,辛苦又好煩!

頭暈係好難治理同斷尾,加上今個星期感冒“返轉頭”, 所以今日繼續睇醫生同針灸,直至今日嘅兩星期之內,睇咗一次西醫,5 次中醫,其間針灸咗四次加(外)敷藥。。。

Finger crossedblessing for myself,頭暈遠離 S



. 

Sunday, 6 July 2014

芝士蛋榚,點解要整心形?


天時暑熱,今日家中各人都有節目,S 一個人在家開了冷氣走入熱廚房,嘗試自己整 cheese cake。。。

S 係佰份佰新手,所以係根據網上 Christine Recipes 的做法,如有興趣知道詳情請按此閱讀。這篇只係想將 S 自己做嘅過程同“蝦碌”做個記錄。。。

上次同朋友一齊整,唔知係咪因為冇落塔塔粉同檸檬皮,雖然個蛋榚外表好靚丶味道亦 ok,但裡面底層“發唔起”,個蛋榚分成兩層,下層 texture 有小小似“燉蛋”,好攪笑。

好友 JC 提議兩樣野,第一,加返塔塔粉,份量雖然少,但佢嘅化學作用不可小覷;第二,由於 S 的焗爐比較小型,溫度可能唔夠,所以可以自行因應情形加高溫度(例如用 170 度開始),等啲材料冇機會“沉澱”, 快啲“發起”,發到咁上下至調返低(自己執生)。


Okay,今次加返塔塔粉,但依然冇落檸檬皮,因為買唔到檸檬!另外,亦都調高咗溫度大概 10度至 160 度,但因為整時唔記得咗 JC 提議嘅原因,唔敢用太高溫。


結果,個蛋榚好靚又好香,裡面嘅 texture 比上次改善咗,冇分成兩層,但仍然係比較“濕”,只有最頂果部份至夠鬆,但整體好滑漏!

S M 急不及待一人食咗一件做下午茶,之後,“蝦碌”來了。。。

S 不單止冇細閱食譜最後果段話要放入雪櫃冷藏,重用一個蓋蓋住個蛋榚,荒食比“小強”偷食,點知隔咗只係一陣,啲倒汗蒸氣整到個頂都“林”咗!簡直係前功盡廢!>_<

不過唔緊要,S 重有夠做多一個嘅才料,下次再接再勵!

咁寫咗咁多廢話,究竟點解整心形呢?

除咗靚啲丶浪漫啲呢啲虛蕪飄渺嘅原因之外,實情係,圓形蛋榚盤賣 $65,心形只需 $56。。。

哈哈,慳家嘅 S,自然識揀啦!


. 

Thursday, 3 July 2014

Head Prefect 的產生。。。自我提名


晚上 M 把下學年參加 prefect training camp 的通告給 S 簽署,談到 Head Prefect 的提名和產生方法,有趣!

話說任何 prefect board 的成員,都可以報名(或自我提名)參選 Head Prefect,參選人數沒有設定上限(即 extreme case 可以是所有 prefect board member 都參選),而 Head Prefect prefect board members 投票選出,由得票最多者擔任 Head Prefect,勝出者無需獲得“最低票數”(例如過半數支持)。

M 說完以上,加了如此 comment:呢個“出閘”門檻好低下,由於冇最低得票要求,有可能得係“九比七”就得架喇,認受性可能好低!

哈哈,S 離開校園已久,不知道原來現在是如此民主的!Head Prefect 傳統上是一個極重要的“職位”,是校風的象徵,亦是低年班學生的 role model,沒理由學校的制度會寬鬆至只讓一小撮學生完全自主的。

細問之下,原來要成為 prefect board member,是要經“民主”提名,但嚴緊的“篩選”程序的。。。

首先,每個學生皆可自由報名參加成為 prefect,收齊報名之後,學校會根據程序作出評估和面試(M 不知道評估的 criteria,但學校這種 community,不外乎良好操行丶成績或服務參與程度等),決定誰可以成為 prefect,而所有 prefect 都是 prefect board 的當然成員。

原來如此!無怪校方在選舉 Head Prefect 的程序如此“寬鬆”,皆因所有有資格參選 Head Prefect candidates,本身都有一定的水平耶!

這個算不算是提名程序“門檻低”,但成為會員程序“門檻高”,但“出閘”成為 Head Prefect 的程序又變回“門檻低”的例子呢?

之後,S M,覺得學校有篩選程序合理嗎?M 答,是合理的,雖然 depends on 篩選程序的合理性,但某程度上的“篩選”是需要的,攪不好,“跑出”一個操行成績都沒有代表性的學生成為 Head Prefect 怎麼辦!?

S 沒有詳細研究民主派三個“跑出”的方案,只知道全部都極力主張只有“公民提名”才“收貨”,而陳方安生 “2020”提出比較溫和的方案,被拼了出門外,泛民是否可以借鏡以上例子作為參巧或反思一下呢?

另,M 被提名成為下學年 Senior Form Debate Team Captain,能夠被提名 Captain,是他的努力得到認同,但這個 position 並不易勝任,希望把握機會好好吸收經驗。鼓勵丶鼓勵!


 

Wednesday, 2 July 2014

用腳投票


七月一日,S 沒有去遊行,認真地考慮過,最後決定是沒有去,而是相約表妹一塊兒做 “C9”(師奶)往街市買餸,在家吃廚神母親主理的私房菜。


其實,也不是對政府沒有不滿,只不過,又無法認同另一邊的極端。

而且,沒有去遊行,並不代表永遠不會用腳投票,早在上世紀八丶九十年代, S 這一代,就見証着移民潮的興起與沒落,每個人身邊都總有些“太空人”朋友,家庭成員分佈在地球不同的角落,直至回歸之後,表面上的太平盛世,來一個反高潮的“回流潮”,又把家人凝聚在這片我們成長的土地上。

十七年過去,雖然“馬照跑丶舞照跳”,但我們的文化丶精神生活的環境和制度,確實在改變。而另一邊廂,就連 S 年輕時信奉的民主派,不知從何時開始,變成“逢中”丶“逢政府”必反的“反對派”,好像要是他們不反對的話,就沒有人支持他們似的!而激進聲音的興起,終日 obsessed 在沒有建設性的吵鬧之中,社會正在步向被撕裂的邊沿!

其實也不是不關心的,但實在是兩個極端都無法認同之時,會否是另一個用腳投票朝代的開始?

Who knows!但也不用等太久,只待三幾年時間,客觀數字會把答案告訴我們耶!

寫這個之時,偶然在電視節目中看到,Abraham Lincoln 的金句。。。

You can fool all people at some time or some people at all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t all time!

S 相信,真理是存在的,但大家等得到在用腳投票之前看到麼?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