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October 2015

只煮愛吃的

有朋自遠方()來,又吃大閘蟹。剛巧遇上 S 放假自製長周末,在家吃比較自在,但總不成單吃蟹不吃其他的,不想太 heavy 加上 S 的廚技只是有限公司,那麼,就只煮愛吃又簡單的吧!

頭盤,帶子沙律,這個 fusion 做法偷師於鴻星,以鬼佬做沙律的菜做主,配上煎香的帶子,而特別之處,是以中式陳醋作醬汁,反正吃蟹也用醋,一物二用,以上次的煮法(按此閱讀)但不加薑絲去配這個,吃下去很相配耶,like!

另煮了醉豬手(按此閱讀)和蕃茄薯仔豬骨湯,雖然兩樣也是豬,但吃法不一樣,後者可作湯淨飲,也可以配烏冬作湯底。。。好一個豬骨濃湯豬手烏冬耶,好味道!

後記,做個記錄,是次也是在旭海買大閘蟹,也是吃陽澄湖的,但由於吃得太密,比上次小一點點的,每只大概 5 両半的,6 隻公共 $630。另,阿姐說他們的鋪頭從來不賣陽澄湖的乸的,因為那邊主要養殖蟹公,蟹乸長得不好的。。。原來如此,這個以後要留意了!

祝大家周末愉快!

相關網誌:

Thursday, 22 October 2015

塔尖下的日與夜


夏季去歐洲,雖然天氣炎熱,但引人入勝之處,非日長夜短莫熟,天晴時在日光之下戶外晚餐,別有一番風味。

早前到巴黎,遊塞納河的船票適用於全日各班次(但只能乘一次),我們選了乘晚上 8:30 的班次,去程時仍然天亮,在路上拍了鐵塔不同角度的姿態。。。






回程那半小時,感受着稍縱即逝的黃昏,天空從淺藍瞬色間被染成深藍,再沉入一片漆黑,兩岸的建築物亮燈,變成迷人夜景。一程船河,盡覽 River Seine 兩岸日與夜的美景,想一得二,不亦樂乎。可惜由於河流的水位比兩岸低,而船隻亦不會停下讓遊人取景,難以就到好的位置拍攝建築物,只能分享以不同角度拍攝的巴黎鐵塔。
月兒彎彎伴塔尖,可惜只是幾秒鐘,月兒俏俏消失於晚空。。。






Monday, 19 October 2015

食在屋企。陽澄湖大閘蟹

S 近期少了寫網誌,但間中會溜覽一吓小想法,從這處看看連結了的其他 blogger 有沒有更新,因而發現,由於又到了吃大閘蟹的季節,兩年前寫的那篇「唔食又食。太湖 vs 陽澄湖大閘蟹」是這個月最熱門的文章。想起也心癢,雖然上星期已吃過一餐,又相約了好友們幾個星期之後有蟹宴,還是忍不住再吃一次。


俗語有云“食幾多著幾多係整定的”,如大閘蟹這類高膽固醇又不健康的食物,隨着年紀增長,每年可吃的 quota 遞減,所以,要吃就吃好的,別浪費了 quota 嘛!由於上星期廚神母親隨意買,沒留意產地,已用了一次 quota,今天不能浪費,於是回到幾個好友和 S 都買了幾年的老字號,還指定要吃陽澄湖的,因為膏香肉甜,而價錢和太湖的比較,並不相差太遠,大概大概一成。今次把價錢寫下來,做個記錄,好讓未來再吃時,可作比較。

今天陽澄湖每只 6 両的 $368/斤(大概 $130/隻),買半籮 24 $2,650 (大概 $110/)5 両半的 $318/斤 (大概 $109/隻),另有 5 両的便宜一些。太湖來的都有這些重量和大小,都是大概便宜一成左右。另有更大的,每只 6 両半甚或更大也有,但 S 沒有過問價錢,因為個人喜好,吃大概 6 両的最適中,從前吃過更大的,覺得要用不成比例的功夫吃肉,吃膏的樂趣相對少了,所以覺得吃蟹並非愈大愈好,只吃心頭好,最有樂趣。於是以 $787 共買了 6 隻公。

有吃開這個的朋友都知道,大閘蟹是很容易煮的,只要梢作清潔,蟹蓋向下,加上紫蘇葉,蒸 20 分鐘(6 両大),就可以了。

然而,不知有多少人知道醋是要煮的,這個秘技。

S 從前有一兩年,每年蟹季,差不多每星期都到好友 JC 家吃蟹。JC 不但對吃很講究,而且是上海人,更重要的是,很喜歡親自下廚,每次吃蟹,JC 總會把醋以慢火煮熱,然後慢慢(每次少量)加入黃糖,直至適合自己口味的甜酸度,再放入適量姜絲(份量也是因應自己口味),烹調時滿室醋香,味道調校得而,很能把蟹肉的味道帶出,S 從未在外吃到同樣水準的醋,所以從 JC 那裡偷了師,今天自己以同樣方法烹醋,好味到。。。冇朋友耶!

一邊寫,一邊想再吃,但一想到吃一趟,不知要做運動多少才能抵銷,唯有寫下來望梅止渴!



Saturday, 17 October 2015

不如不探?

Notre Dame beside River Seine, Paris
好友 A:如果我第日有錢,會去瑞士安排安落死。。。

S:到時留低聯絡方法喎

好友 A:你要嚟做咩?

S:去探你囉!

好友 A:吓,都話去死咯,有乜好探呀?

S:咁我鍾意探吓妳吖嘛,萬一未死時好悶。

好友 A:我唔鍾意喎。。。

S:咁都可以留低定啫。。。話時話,如果你比咗錢 cover service 或時間過晒,都未死,咁點呀?退返錢比妳?定送妳返嚟呢。。。

兩人哈哈大笑,沒有答案。因為好友 A 想着一定死得順利,沒研究過這個耶!

說好的要把這個記錄在網誌,如今想來已經無法記起是何時的對話,好友 A 還記得麼?

生老病生,冥冥中自有主宰,錢能解決很多無謂的問題,但未必能人生最基本的幾件事,與其為如何死去費煞思量,倒不如活在當下,好好愛自己。

事隔這麼久才把這個記下來,皆因最近 A 的身體不大好,S 相信,戒掉穿高跟鞋,重投 A 年少時最喜歡的運動。。。游泳,一定會有幫助,到時候,對安落死的想法仍然一樣麼?


Saturday, 10 October 2015

不如不約

Louvre,Paris
小時候,對未來有許多想像,不時會計劃一下將來會如何如何。人大了,發現太多事情,確實在掌握之外,那些刻意追尋丶計算最多丶計劃更多的,結果往往未盡人意。學業如是丶感情如是丶工作也一樣;反而那些不太刻意經營,隨遇而安的,卻像冥冥中真的有安排似的。

早前相聚在倫敦,男朋友 V 說,下次相約別約得太遙遠,生命太多變化,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在那裡;回來之後,和男朋友 K 相約吃午飯,無巧不成話,K S 說同一番說話,剛巧我們對話那天大家都有空,於是,擇日不如撞日,就那天吧!

自從暑假渡假回來之後,母親比較疲累,但一早安排了,下一兩星期母親又出門,是次是和她的朋友們往遠程郵輪,上星期,母親說,下次旅行別太早安排,年紀大了,身體狀況難以預料,怎知說時遲丶那時快,早兩天,母親其中一個同行的朋友心臟有問題,進了醫院,今天還未決定,到底會不會如期出發。

是的,生命太無常,說好了的下一次,沒有人知道,轉身之後,要隔多少年,甚至有沒有機會兌現,對於關心的人,愛要及時,見也要及時,下次碰面別再說“搵日”(再見),不想見的,不如不約!


Sunday, 4 October 2015

Under the Sunlight … My Tennis Rackets

同事朋友在她 fb 分享最近打網球的傻事,和她談到打網球種種樂趣,引得 S 手癢癢,把話題帶到和老友們的 what’s app group chat,唸書時候的波友男朋友 F 碰巧今天有時間,擇日不如撞日,相約好下午打網球,可惜 3 號風球,球場不運作!Anyway,把球拍拿出來看看,原來最新那一個,不知不覺已經封了塵三年之多!

Well,數一數,原來從開始打球以來,換過不少“拍檔”。。。

還記得第一枝球拍,是大概小學五丶六年班時,母親送給 S 的一枝全木製 Wilson,盛惠 60 大元,那時候是絕對的奢侈品,沒有多少人會打網球,因為母親對這種運動有一點認識,所以充當教練,可是網球場也不容易找,加上沒有錢買多一枝球拍對打,有一段長時間,S 不時獨自一人在家附近那足球場傍邊的山坡,把網球當成壁球打,練習姿勢和反應,這個只能練習正丶反手,並不能學習發球和 “volley”,但也不亦樂乎。

如此打“獨腳球”打了整個中學,升讀預科,終於遇上網球腳,那兩年,其中一項“常規活動”,就是和“鐵腳”們去打網球,有時候一大班同學一起去,一玩便是幾小時,還記得那個在山上的球場和那條長長的樓梯,為了打球,從來沒有覺得累,而 S 的第二枝網球拍,就是這個年代買的,忘了是什麼物料,只記得已經並非以木製造。

又隔了幾年,在美國唸大學,校園有多個網球場,都是免費供學生使用的,而且美國大學規定要修一些體育科,S 選了網球作為其中一個選科,終於有正統的訓練,加上遇上幾個也很喜歡的朋友,常常回校打球,一玩便是幾個小時,第三枝球拍亦是這個年代買的,那時候,網球拍開始以 graphite 製造,因為喜歡張德培,買了第一枝 Prince

回港工作之後,運動時間比唸書時少,但依然喜愛網球,眼見朋友用的球拍好像不錯,換了一枝算是 professional 級數丶但球拍本身的 power 比較高的球拍,又回到 Wilson 的懷抱。

如此又打了幾年,為了發掘適合 M 的運動,我們一起跟教練打球,因為教練有系統地訓練,技術比前進步得好,而且定時定候差不多每星期都打,體力比原來好,於是換了一枝 professional control 最高而球拍本身 power 最低的球拍,這個對於 S 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那是 grand slam 球賽中網球手用的級數,並不容易駕御,要有相當的體力,回過去的球才會夠 power,但連教練也覺得出奇,S handle 得不錯,不夠力時,回過去以角度取勝(還是取巧呢?)。

用這個一直打到幾年前,M 升上中學,由於他沒有太大興趣,原本的教練又就不了我們搬往居住的區域,S 不但停止了跟教練打球,亦疏於練習,再加上每年老多一點點,於是又換了一枝 power level 和從前那枝一樣的,但換了比以前那枝小一級的 grip size,好讓把球拍握得更緊,更容易掌控。

只不過,自從找不回一個合拍的教練,球打得越來越疏,那枝“新”球拍,只用過幾次,便被封塵了差不多三年,直到今天。。。

Friday, 2 October 2015

挑戰大頭相

最近 S fb 的頭象相換了一幅近距離影的照片,是旅行時拍攝的,素顏上陣,相片沒有美顏、也沒有執相。同齡的朋友說 S 真夠膽,放如此大頭相,不怕別人看到臉上的風霜痕跡麽?

S 哈哈大笑,回應道:你怎知 S 沒有“執相”?又或是其實拍了一佰幾十幅,才找到一幅像樣的呢!?

其實,沒關係啦,只要心境 forever young,做好皮膚基本護理和保養,加上適量運動,希望別老得太快,看上去最好比同齡年輕一點點,就可以了。

最近美容院落力推銷一種新技術,話說可以不做整容手術也可以令兩邊臉龐"對稱"起來,對愛美的人來說,理應是一種非常吸引的技術,殊不知,S 一口拒絕了,原因是。。。

沒有人天生下來會兩邊對稱的,內臟的排位一定不同,臉容也如是,S 從小就明白此事,而且非常滿意自己自然的長相,並不覺得有需要弄至"對稱",要不然,早就去整容了嘛。

之後還告訴美容師姐姐,S 沒錯算是愛美,活到一把年紀,但不會以人工手法弄至皮膚完全平滑,因為實在受不了樣貌變成“膠樣”,攪不好達不至美容效果,反而照鏡變成看恐怖片就不好了耶!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