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October 2015

Under the Sunlight … My Tennis Rackets

同事朋友在她 fb 分享最近打網球的傻事,和她談到打網球種種樂趣,引得 S 手癢癢,把話題帶到和老友們的 what’s app group chat,唸書時候的波友男朋友 F 碰巧今天有時間,擇日不如撞日,相約好下午打網球,可惜 3 號風球,球場不運作!Anyway,把球拍拿出來看看,原來最新那一個,不知不覺已經封了塵三年之多!

Well,數一數,原來從開始打球以來,換過不少“拍檔”。。。

還記得第一枝球拍,是大概小學五丶六年班時,母親送給 S 的一枝全木製 Wilson,盛惠 60 大元,那時候是絕對的奢侈品,沒有多少人會打網球,因為母親對這種運動有一點認識,所以充當教練,可是網球場也不容易找,加上沒有錢買多一枝球拍對打,有一段長時間,S 不時獨自一人在家附近那足球場傍邊的山坡,把網球當成壁球打,練習姿勢和反應,這個只能練習正丶反手,並不能學習發球和 “volley”,但也不亦樂乎。

如此打“獨腳球”打了整個中學,升讀預科,終於遇上網球腳,那兩年,其中一項“常規活動”,就是和“鐵腳”們去打網球,有時候一大班同學一起去,一玩便是幾小時,還記得那個在山上的球場和那條長長的樓梯,為了打球,從來沒有覺得累,而 S 的第二枝網球拍,就是這個年代買的,忘了是什麼物料,只記得已經並非以木製造。

又隔了幾年,在美國唸大學,校園有多個網球場,都是免費供學生使用的,而且美國大學規定要修一些體育科,S 選了網球作為其中一個選科,終於有正統的訓練,加上遇上幾個也很喜歡的朋友,常常回校打球,一玩便是幾個小時,第三枝球拍亦是這個年代買的,那時候,網球拍開始以 graphite 製造,因為喜歡張德培,買了第一枝 Prince

回港工作之後,運動時間比唸書時少,但依然喜愛網球,眼見朋友用的球拍好像不錯,換了一枝算是 professional 級數丶但球拍本身的 power 比較高的球拍,又回到 Wilson 的懷抱。

如此又打了幾年,為了發掘適合 M 的運動,我們一起跟教練打球,因為教練有系統地訓練,技術比前進步得好,而且定時定候差不多每星期都打,體力比原來好,於是換了一枝 professional control 最高而球拍本身 power 最低的球拍,這個對於 S 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那是 grand slam 球賽中網球手用的級數,並不容易駕御,要有相當的體力,回過去的球才會夠 power,但連教練也覺得出奇,S handle 得不錯,不夠力時,回過去以角度取勝(還是取巧呢?)。

用這個一直打到幾年前,M 升上中學,由於他沒有太大興趣,原本的教練又就不了我們搬往居住的區域,S 不但停止了跟教練打球,亦疏於練習,再加上每年老多一點點,於是又換了一枝 power level 和從前那枝一樣的,但換了比以前那枝小一級的 grip size,好讓把球拍握得更緊,更容易掌控。

只不過,自從找不回一個合拍的教練,球打得越來越疏,那枝“新”球拍,只用過幾次,便被封塵了差不多三年,直到今天。。。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